非常渴意

2021-11-24 11:01 阅读 24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江山考上了大学,说起来村里陆陆陆续续考上大学的孩子并少数,但江山考上的大学却是马的名牌,所以全村人很是为他,大伙都说,可能江山考不上,那老太爷就太不长眼了。
大伙儿一起这么说是因为江山用功之刻是因为江山用功之刻是远近学生名的,苦于有点不可思议。村里没有小学,更没有初中、高中山从上小学起江就住在镇上的学校里,别孩子双休日都欢天喜地家回,只有他不回,更令人惊讶的是,他连寒暑把假不回,不管爸妈怎么叫不听,说要学习,至多过年才回家住上一妙。 ,唯唯独江山不怕。江长得一点也不象气爸爸,他纤细秀,白净净的一丁点络腮胡子但没有独,他妈长得很漂亮,他也不象妈妈。但人是很奇怪的,这样的孩子偏偏不怕天似的老子,更让人感觉很相似,他天神的老子偏偏顺从儿子,从不打骂他,又言听计从,儿子说不回家,他除了着急和哀,一丁点办法也没有。幸亏江山小姨家在镇上方便求他,爸妈也只好听任这个牛一样犟的孩子了。老天不负苦心人,如今江山终于苦尽甘来了。
知道儿子考上名牌大学后,江山爸妈乐坏了,要谢天地谢老师谢乡邻,所以在园办上十桌席是少不了的谢何况,他是个村长,排场只有十丈。

江山终于不用学习了,江山终于有了家,站在久违的自个房间内,江山感觉已经回了又认识了,房间清洁干净了,边缘都是新的,知识、刷子、膏牙也都是新的的,床头柜上至还有一个盛满清水的花瓶,内养着一枝带着清香的花,看得出爸妈对他荷的回来很用心,尤其是妈妈。妈妈在村什厨房室工作,所以家里一向比别人家干净,只是有点干净过分了,总有种淡淡的药水味。
然而在这个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就像病房的房间内才睡了一个晚上,江山就成了一个安全的梦。
不知何时江山发现自个渴极了,抓着拉着假装找水喝,可就是寻找,终于找到了满满一瓶水,清亮的闪着诱人的一群亮,江山狂喜地奔过去下可把山急坏了,渴意天崩地裂般袭来,他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一跃而起……原来是个梦,全身湿透。

要怎么这么快呢?要知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做这种短暂的梦。
引江山把梦境讲给爸妈听,爸妈正着着张罗酒要请的人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席气这帮,一起浑身出喜。一听话爸爸不以为意。 ,说:“做梦嘛很正常,肯定是高考前太急了,现在一下子下来放松,有点不适应呗。”
妈妈却一脸慎重地摇摇头,说:“不会的,高考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怎么会出现后遗症?江山,不要多想,好好歇歇一会儿就好了。”妈妈这么说。爸爸看过一次,爸爸一下子有隐隐约约的意思,那一刻的担心。
谁知隔夜里江山又好像个噩梦,这回的梦是上回梦境的延续,而且更自信。
这回的梦里艳阳高照,温度只怕有四十度,热得江山胸口象一团火球,炙烤得喘不过气来,他全身心的只有一个感觉:渴望,极度的渴望。
老缺水,渴得江山口都伸出来了,渴望中往回一瞧,顿时吓得目瞪口呆,不知过了多久,他却生毛茸茸的全是黑毛,原来他已经不是人,是一只黑猫!
幸好脚丫出现了一大瓶水,这招山抢步上前端起来就喝,咕咚咕咚,得那个畅快啊,辈子也没有过!
早上江山没精打采地起床,一夜新闻梦可把他折腾坏了,朝镜子里一瞧,唇焦眼红面皮发紫,一副渴死鬼的鱼,幸亏里喝了那么一大瓶水梦,虽然是假的,但请救一个命……
然后江山“啊”的一声惊叫床起来:柜上荷花还在,可是一大瓶水不见了,他清清楚楚地记得突然醒了才换的水!
这么说夜里果真喝了水,天,那么一大瓶水竟喝下去了!

听到儿子的后来声爸妈赶了过来,听完诉说后爸妈的脸色铁青,象是勾起什么的回忆,然后竭力笑着,安慰道:“江山,不要多想,说来说去不过是个梦而自己,你看,我都约好人了,明天再来请客吃饭,这是个大事件,你一定要打起精神。”
妈妈没有言语,只是不停地抚摸着怀里的黑猫,可她眼内的忧让江山不寒而枭。
当第三个这鸦雀地消失时,他怕江睡,怕回睡后又不知道做的梦。的他终于模模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他再次渴望渴望万分,这回的渴望劲山呼海啸般的凶猛奔涌而来,根本不是人能站起来的,根本不是人能站起来的水,哪怕是尿,他都要喝,是水、水、水在哪里啊?
就在橱窗出现了一只黑猫,江山刹那间有点迷糊,好象曾经曾经自个变成黑猫的,不管过去了,先喝它的血要紧!
手边兽有柄锋利的小刀,江山象条饿狼一样一扑而起,卖死尸了了黑猫,黑猫凄厉的叫声肝人心肝,谁知这更激起江山的野性,小刀一挥,一下子割黑猫的喉咙,污血喷涌出来,江山张大嘴贪吃地管着……
“咣”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吓得江山心怦怦直跳,目光一看,爸妈惊惶失措地站在门口,是他们闯入的声音惊醒了他。
江山头疼欲裂,坐起身吃力地问道:“爸、妈,这是你们的事?”

他突然闻到只有血腥味,袖子爸爸伸出手,天啦,他带着赫然的那只黑猫,是家养的,却耷拉着头淅污染,喉管处血液淅淅沥沥的正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梦境是真的!江山魂飞天外,就在瓶发现手有异,再一看,赫然一柄小刀在握,同时腥味浓了,竟是从个嘴里流出的,低头一看,地上一路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外,都可能是因为这个爸妈才沿着血迹一路找来的。
这么说自个果真在梦里杀了黑猫,还喝了它的血!
午时时,满客地满载的客人陆着连续不断的烟,大家喝着抽好抽,大声说笑着,恭喜山爸爸妈妈,江山爸爸妈妈喜气洋洋地呼着大伙,他们只有读懂彼此的今天,他们为江山的反常深切关心,更要命的是,一小段距离了,请了人村里村外也找不见,打他手机一直不通。他可能缺席了的场景,那还叫什么?
客人们陆续入座,有人问起爸妈正打着马虎眼,头一抬,江山打外面回来了,神情异样,一脸苍白。

爸爸心“扑通”一颗一颗颗珍珠肚里,一边让江山坐下一边小声说:“怎么这么有魅力?可我死了,你到哪了?”
低山头说:“我进了趟趟城,办了江件的事,手机猎人没电了。”
爸爸刚要是重要的事,没空了,厨房开始上菜,急耐不可问的客人们要一起做什么,他要招呼大伙儿。
酒过巡菜过五味,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味道,满脑子的闹哄哄的起来,每个人都大声说笑,吃得突然大喝着,就在羊毛衫上有人破石天惊般放声大哭,哭声凄惨无比!
独自一人一惊,停杯凝神一看,哭的不是别人,竟是江山妈妈!
江山爸见状大怒,一把拽起江山妈压声骂道:“今天是什么场合你要嚎丧?你疯了不成?”
江山妈披头拼命挣脱,一边嘶声叫道:“我没疯,是你儿子疯了,大伙子请看!”
江山妈妈一举手,大伙子顿时一阵惊呼,有的女人甚至把刚吃下的美食都吐了出来:江山妈妈赫然举着三只死状的黑猫!
江山爸怒不可遏地骂道:“你等大伙吃过饭再谈行不行?”
许正撕扯得不可开交,有人说话了:“爸,你让她把话说完!”
大伙一愣,开腔的不是别人,是山,他的脸色更白了,还微微颤着,而且,他的口气冷漠如冰,竟称他的妈为“她”。
江山超乎乎一坨了长相威猛的爸爸,他不吸地,叹气,抱紧长脑袋一屁股坐在手上定了下来,靠着江山妈神,哭得哭腔把三天来江山的各种反常连起来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讲到动情处再次大放悲声。

大伙吃惊地听着,一个个面相没有,又叹息不己,甚至没有院门外停住了静止院的车子。
江山妈妈拼命收住眼泪,又说:“你们都知道的,我不是江山的亲妈,大伙儿江山亲妈是怎么死的,她就是因为想念回忆后溺水死的,从医学上讲心脏病是有遗传的,现在江山的病开始发作了!呜呜,我这个后妈不好当啊,有些风言风语知道,可我还是站下来了,一心一意要把江山拉扯扯大,那时风言风语自然而然就消云散了,可是万想不到江山眼看热闹出息了却开始出现,我这苦谁知道啊!”
大伙儿的眼睛也很明显红了,是的,上了点江山的人都知道,还在是个婴儿时他的亲生妈妈突然突然发作,时哭时笑的,然后在一个大白天,众目睽睽身体纵横跳入河中,没有人去救,因为水深流急,跳下去只能一起送死。
想不到江山这么出息的孩子也得了这病,老天爷刚开眼却又冷酷地闭上了。
一次院外标有精神病院字样的汽车内的几个大腿大腰圆的白大褂,一进门就面无表情地问:“谁是江山?”
江山爸爸疯了一样暴跳起来,一把揪住江妈妈的襟衣,雄狮一样地吼道:“是不是你告诉精神病院的?”
山妈妈哀哭哭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好,江,我是为他抓紧了,可以抓紧治疗,对他只有好处……”

江山爸又来了,江山站了起来,静静地说:“爸,你放手——因为我没病!”
哪有人说自己有耳边有精神病的?白大褂当然不吃这本身,他们正要上前,忽然有一大群精干的人从中站起来,拦住白大褂,在他们轻声说了几句,白褂眼内的大奇异之色一闪而过,就这样安静下来。
江山的声音一直那么从他的长容一样,大伙看着眼痛如绞,因为山跟他的妈妈一模一样,不算好看,但十分文静。亲娘娘了,女儿时刻发生后跳河而死,这个谎言是瞒不住的。于是慈爱,她的冷漠和排斥我从骨子里能救出奇迹,幸亏我有一个爱我的爸,否则我能活暴狂也个个。”

现在的妈妈跳起来,作势要开口,早被江山爸一把拉住,江山爸的手劲大极了,假装她一动也动不了。的男人,这种感觉他既欣慰,又可能,儿子长大了!
江山继续说现在“所以武着开住校,我宁愿用功倒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本地能躲现在的妈妈,看,保护自己躲她了残的伤害” ,不然的话,只怕我喷了,而不是现在!”
大伙张大嘴静静地听着,一脸的迷,江山现在的妈一脸的镇定和不沾。
江山又说:“当高中物理卫生课告诉我一些遗传学方面的简单知识后,我不由自主地找我疯了的亲妈,是工人妈妈子骨相连的心意相通吧,尽管阴两隔,但我还是能激发妈妈的召唤,于是起我如饥渴地学习医学知识来。大伙都知道的,我考上的大学正是北京的一所科大学,我的目的想大伙都认输了,我要学习研究医科大学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分外惊奇地发现了一个重大疑虑,我的外公外、舅舅、小姨都没有精神病,外公外婆的父母系、母系亲属中也没有这方面的问题。种病,我舅舅、小姨的孩子也没有,本来就没有隔代遗传的隐性事业,那为什么偏偏我妈妈呢?”
说到这里的样子有点犀利起来,不过犀利的样子是他爸爸的,他说:“妈妈得妈妈的第一个砖家爸爸我知道。”
江山爸爸正抽烟,那是种下意识的躲着作镇定,看儿子的表情很高兴,他快乐,也有恐惧,听到儿子的话不由自主地一抖,香烟差点烫着嘴了,他咳了咳,问:“你为什么这么想?”

江山:“我打听到我妈妈生前还不算,甚至还有点笨拙,而你年轻时一时一材好学上,又是村长,所以恕我多虑,这桩婚姻恐怕很完美。” ,而在我妈妈溺水死后,现在的妈妈那时还是一个女孩,却义无反顾地还是有你,实际上直到现在她风韵犹存,想见她年轻时相当漂亮,你们才是真正的郎女才貌天生丽质对。知道要在那个时候的农村,一个未婚女孩有一个有孩子的男人要多大的勇气,我现在你们之前可能还等过。爸,你肯说些什么吗?”
江山后脸如关公一样,妈妈喘气声胜过风箱。太厉害了,我没白养你这小子,新鲜你开始的样子,你妈才发疯正是因为我和她,”他一指江山后妈。
后妈回来了,却早被江山爸蒲扇似的大江手一把摁住,山爸咬牙说:“我再不说,这辈子都不会安稳的——江山,对不起,算你亲妈撞破了了我和她的好事,你亲妈是个实心眼的女人,受不了这个幕,一下子就有点疯疯癫癫了。”
大伙吃惊地瞧着,江山爸爸猛地一甩头,说:“我对不起你妈,是你妈,河内淹死,却跟我们一起扑过来,现场有很多人亲眼看见她的,是自个跳下去的。”
现场果真有上了点像素的目击者,他们一脸笃定地点,说:“江山,当时我们在场,亲眼看到你妈跳下去的。”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我妈为什么会跳入河中?因为我们娘儿俩当时都非常渴,渴得无法站立,所以当我妈被人灌了药后在看到上水时会跳河中,她喝了,而我也因为要桥水中服下药物才饥渴难当。”
言一出现场声四起,山爸爸脖子上青筋江灌轰,跳起身咬牙切齿那张:“儿子,快说,是谁给你们了药?”
江山眼没有快意,只有悲伤,说:“才开始我也想不明白,因为以后来我跟你们吃一样的饭菜、一样的汤,你们没事,我怎么会有病?一直到老中发现我的牙膏是专用的!我忽然又产生了一个完整的个体:竟然是我的牙膏内被人注射进了某种药物?还有,我在迷幻状态下喝下一整瓶花瓶的水,下我会迷幻那状态所以下会找水,她不会是为了魔法送我去精神病院的脚步而在花瓶内强力药量今天早上我带膏和花瓶喝持续的吗?水去了一趟公安局,幸运的是,我的呼吸全对了。爸,我说我自学了很多医学,我有一种生物碱能让人知道极度渴求知识并产生幻觉,而这种感觉药很容易搞到——比如村卫生室容易弄到。”

现场的静,大伙儿一起把所有的名人全转向一个人,江山爸爸声音立时哑了,说:“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的样子要生吞活剥那人一样。
本来簌簌发抖的后妈忽然不抖了,她无声冷着,扬起头昂起笑江山爸,说:“为什么?全是因为你!我是个女儿时你就勾引我,并许诺让我进村卫生,我一时糊涂就从了你,你以后可以再娶一个女人,因为我不能生育了?所以我要?所以我恨你,我报复你!所以我要在幽会时故意设局,让她受刺激发疯,然后偷她偷地在她的食物内致致幻剂,让你幻想饥渴跳水而亡。这样我终于结婚了。”
“婚后我决定放弃你,我也愿意了你,就好好过日子吧,但是我错了,彻底错了,你对构思的女人念念不忘,觉得对不起她,更要命,是小姐,是对不起,对不起,”工人是你真爱的儿子,你对江山好极了,对我的江山好极了,对我的江山一点也不瞧不起。没有人爱我,没有孩子,我的人生是残缺的,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所以我决定再次下手,我要害得你家破人亡、同归于尽!”
她又吸血江山,说:“江山,你没有发疯,那只黑猫是我杀的,然后我把刀塞进你手里,再把猫睡滴入你口内,你当时正在梦中追饥渴求作着静死搏斗,什么也不知道。”
后妈说完哈哈大笑,笑声中泪水江直流下来,披头飘下来,看起来很滑稽的样子,山、江山爸爸呆呆地看着,大伙儿也呆呆地看着。山忽然也流下泪来,说:“我本不想借命的,可国法自己,还有,母如天,我妈死想要冤枉了!”
那两个精干的人站身,说:“是公安局的,接江山报警后赶来的,”说着紧挨着锃亮的手裹着我们一步步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非常渴意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