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秘密接生婆

2022-01-11 10:36 阅读 3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康熙年间,扬州府江都县有一位富豪,名叫赵和恒德。换句话说,在布业发家致富的赵恒德,从他成家开始,就是一个仁慈的人。可赵恒德虽然财源广进,心怀菩萨心,心存心愿,却多年不见!年近五十,妻妾承四家,膝下无子,无后继。

多年来,赵恒德求医无果。直到去年,一位炼金术士来到这里,绝望的赵恒德向炼金术士求教。这位炼丹师画了一个符咒,命他挂在妃子寝室的纱帐上,开粥棚帮助百姓一年,才可以生孩子。赵恒德一一服从,次年妃子就怀孕了。

半夜,妃嫔的房间里出现了临产的迹象。赵恒德立即吩咐车夫赵三,吩咐赵三尽快去问接生婆。生死未卜,赵三也不敢耽搁,搭上马车,朝屋外赶去。这赵三车子开的不错,可是他爱喝两口。这一夜,黑风大起,趁着开车的时间,拿起酒囊喝了两口,驱走了寒意。喝完之后,赵三忽然觉得有些疲倦,眼神有些迷离,直接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从来没喝过两坛子,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醉人?”他擦了擦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睛。路,不好!这辆车要出城了!他立刻回过神来,勒紧缰绳,转过马头。马顿时惨叫一声,扬起前蹄,不听赵三的吩咐。它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把将赵三扔下车,撞在了路边一棵槐树的树干上。赵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赵三醒来,不顾全身的疼痛,扶着大树站了起来,发现马车还在不远处,这才松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来,把他吵醒了。他猛地一拍脑袋,“啊!我没看错,助产士还没找到呢!”他说他起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担心,这是第二只手表。”赵三透过灯笼的昏暗看着声音。在漆黑的大树干后面,站着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婆。如果你不仔细看,你不认识一个人。 “不急吗?赵府的接生婆还没请到,生死攸关!”赵三焦急的说道。老者仰头望天,道:“小兄弟,别慌,我老婆只是个助产士,我们在附近刚生完孩子,这天下大雨,蝗虫下躲避不了人。”树。顺便进城,顺便帮赵府接生?”赵三看了看天空,今晚果然下着大雨,老婆还没有请来,不知道再去会错过多少个小时。他在灯笼微弱的光芒下,仔细打量着黑暗中的两人。两人一身黑衣,老妇人戴着一顶帽子遮住脸,脸色青紫,冰冷,老者却一脸无辜。 “如果你能生下你的孩子,那就完成了。”赵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答应了下来。三人上了马车,匆匆赶往赵府。

赵横德心急如焚,在府邸门口踱步,听到巷口处马蹄声逼近,连忙上前迎接。 “快,快,快!”三人下车后,也没有问老爷子是谁,直接招呼了助产士,就往妾室走去。管家请老爷子到偏殿喝茶。

接生婆没来,房里的妃子疼得连连呻吟。见助产士进屋,房间里的女仆倒满了水,拿来毛巾准备。当助产士进入内室时,门从里面关上了,女仆不准进入。助产士进了房间,房间里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一时间诡异的安静。赵横德很着急。他在内殿里来回走动,让人叫老娘过来。他急忙问道:“情况如何?”我不敢再问了。” 话未说完,两个丫鬟就扶着妃子房里的丫鬟进了屋。恐怕我已经死了。 ”老妈一听,着急了:“快说!快说!” “我……我看到房间里没有声音,怕老婆长短,所以我在窗纸上戳了个洞往房间里看,然后……那个妈妈公婆双手捏着妻子的肚子,仿佛捏着人的脖子。我吓坏了,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她……她没有脸。”话音一出,大厅里的人都愣住了。另一个眼尖的丫鬟道:“老太太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她踮着脚尖走路,感觉很奇怪,很不稳。” 老太太吓得跌倒在地:“这……这是个死人! ” 我妈说,只有死去的悲伤的尸体不会腐烂,死去的人会踮着脚尖走路!屋子里的人都不知道,赵恒德更是心慌,自言自语道:“我行善积德多年,怎么会招来邪灵?”

很快,张道人进了屋。他已经在路上从管家那里查到了原因,直接找赵三询问原因。赵三不敢欺骗,以后会一一讲述。张道人听完后,道:“槐树自古被称为‘鬼’树,二更,槐树下,怕是脏东西。而且,这身子,东西没有腐烂,肯定是满脸的委屈。”赵恒德双膝跪地,磕头道:“帮帮首领,救救我的妻儿!”张道人五指合拢,捏了几下,然后道:“我算了个算命,房里的物太阴阳怪气了。就是用委屈压制你腹中的孩子。如果委屈不已,天道酬勤。”明明,你老婆孩子就在去黄泉的路上了!不过前因后果,事情是有原因的,重要的是先救人命,赶紧带我去。”管家那是带路,赵恒德,姑娘,老妈,急忙跟了上去。

妾房门口,张道人一脚踹了进来,所有人都吓得后退。只见房里的老妪,上身倾斜,双脚踮起脚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掐妾房里的孩子,低声道:“父债还,父债还。 !”嘶哑而可怕。道人连忙画了一张符箓,大喝道:“莫伤人!”迈步流星,将护身符贴在未腐尸的背上。

张道人立即走出房间,对赵横德道:“这可不是夹在你妃子腹中孩子的腐尸,可见你的仇恨之深!我只是暂时将她束缚住,如果有灵魂, ”我可以把它掰开,但这只是一具尸体,无法破坏它的容貌,只怕后患无穷!这就是需要系铃铛才能解铃铛的人!”

就在这时,与老太婆一起来的老者,不知何时站在众人身后,开口道:“三十年前,你忘记了吗?”声音严厉而震撼。

原来,赵横德年轻时做了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情。三十年前,赵家是个绊脚石,赵父赵母连娶儿子的钱都没有。听说去京城做布生意很赚钱,赵父和赵母刚搬家,凑了点钱让赵恒德进城做生意。赵恒德进京,在茶馆被骗子引诱,钱都赔光了,更别说做生意了,回去也没有什么纠葛。赵恒德想到了家人,现在却背叛了父母,犯了大错,回去见家人面无表情。他走得像烂木头,又累又饿,昏倒在郊外的树林里。就在他迷茫之际,草丛中突然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他以为那是什么有害的东西,一看,是草丛中的一个老太婆。这个老太婆肯定没有注意到草丛中的任何人。女子站起身来,赵横德定睛看了一眼,只见她的手腕和脖颈,金光闪闪!他手上还有一个包,一定很值钱。

赵恒德突然想到,外人是找不到这片荒野的。想到这里,他三步两步,将老妇人轰倒在地。老太婆刚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就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浑身都在颤抖。赵恒德骑在老妪身上,抓起手镯往她身上塞。就在他正要接过项链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条小路上,一个老者喊道:“好吗?”赵恒德一愣,没想到会还回去。有一个人心里一跳,生怕老太婆答应,连忙抓起身边的石头,往老太婆头上扔。老妪双手反抗,过来掐住赵横德的脖子。赵横德顺着呼唤之声的方向看去,手中的石头不断的砸碎。半晌,他冷汗涔涔的停住了双手,低头看了看。脑袋快要贴近肉饼了,看不清他的脸。然后他折断了掐住他脖子的手,站了起来。他没有杀人的意思!这个时候,他也很害怕。见老妇人掐着自己的脖子发呆,嘴角扬起,他不敢接项链,抓着老妇人的包袱跑了。后来,他找了一块周围没有人的土地,打开包袱,见有五十两银子,就是用银子在京城做生意,直到发家致富。手镯他一直不敢用,一直藏在书房里。

说到这里,老爷子满脸悲痛:“我和老婆在路上,不想遇到这样的灾难。那天,我把老婆的遗体抬回家,安上了棺材,安上了棺材。”灵堂。我求我不要埋葬他的尸体,等我找到凶手报仇后安息。这些年来,你与你无关。是我的妻子抓住了来的小到你家陪你到去年。里面有一个象征,有积德,让你有一个儿子。但这并不能保证你能出生!”

眼看天亮了,房间里的老婆孩子也快死了。张道人在一旁大声说道:“这种委屈不是不可抗拒的,就是拿人还人。”赵恒德起身跑进了妃子的房间,跪在老太婆的尸体前,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改变过,犯罪了,大错特错,现在我愿意服从政府的惩罚。散家财济贫。我用最好的棺材,找个好地方安葬你的尸体,求你饶了你无辜的妻儿。血债还清了。赵恒德小心翼翼地将血边开口手镯戴在了尸体的手腕上。

鬼使者,捏着孕妇小腹发呆的手,居然轻轻安然放下!管家下令将尸体抬入棺材。刚放上去,皮肤就由黑变烂,只剩下一根淡淡的白骨。这老太婆的冤屈没了!

可过了一会,房间里传来小妃子的呻吟,一声婴儿的啼哭,迎面而来的是一只公鸡。

赵恒德到县衙投降,秋后被要求杀在市井里。

 

康熙年间,扬州府江都县有一位富豪,名叫赵和恒德。换句话说,在布业发家致富的赵恒德,从他成家开始,就是一个仁慈的人。可赵恒德虽然财源广进,心怀菩萨心,心存心愿,却多年不见!年近五十,妻妾承四家,膝下无子,无后继。

多年来,赵恒德求医无果。直到去年,一位炼金术士来到这里,绝望的赵恒德向炼金术士求教。这位炼丹师画了一个符咒,命他挂在妃子寝室的纱帐上,开粥棚帮助百姓一年,才可以生孩子。赵恒德一一服从,次年妃子就怀孕了。

半夜,妃嫔的房间里出现了临产的迹象。赵恒德立即吩咐车夫赵三,吩咐赵三尽快去问助产士。生死未卜,赵三也不敢耽搁,搭上马车,朝屋外赶去。这赵三车子开的不错,可是他爱喝两口。这一夜,黑风大起,趁着开车的时间,拿起酒囊喝了两口,驱走了寒意。喝完之后,赵三忽然觉得有些疲倦,眼神有些迷离,直接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我从来没喝过两坛子,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醉人?”他擦了擦眼睛,看着自己的眼睛。路,不好!这辆车要出城了!他立刻回过神来,勒紧缰绳,转过马头。马顿时惨叫一声,扬起前蹄,不听赵三的吩咐。它似乎是被吓到了,一把将赵三扔下车,撞在了路边一棵槐树的树干上。赵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赵三醒来,不顾全身的疼痛,扶着大树站了起来,发现马车还在不远处,这才松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冷风吹来,把他吵醒了。他猛地一拍脑袋,“啊!我没看错,助产士还没找到呢!”他说他起身准备离开。 “小兄弟,别担心,这是第二只手表。”赵三透过灯笼的昏暗看着声音。在漆黑的大树干后面,站着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婆。如果你不仔细看,你不认识一个人。 “不急吗?赵府的接生婆还没请到,生死攸关!”赵三焦急的说道。老者仰头望天,道:“小兄弟,别慌,我老婆只是个助产士,我们在附近刚生完孩子,这天下大雨,蝗虫下躲避不了人。”树。顺便进城,顺便帮赵府接生?”赵三看了看天空,今晚果然下着大雨,老婆还没有请来,不知道再去会错过多少个小时。他在灯笼微弱的光芒下,仔细打量着黑暗中的两人。两人一身黑衣,老妇人戴着一顶帽子遮住脸,脸色青紫,冰冷,老者却一脸无辜。 “如果你能生下你的孩子,那就完成了。”赵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答应了下来。三人上了马车,匆匆赶往赵府。

赵横德心急如焚,在府邸门口踱步,听到巷口处马蹄声逼近,连忙上前迎接。 “快,快,快!”三人下车后,也没有问老爷子是谁,直接招呼了助产士,就往妾室走去。管家请老爷子到偏殿喝茶。

接生婆没来,房里的妃子疼得连连呻吟。见助产士进屋,房间里的女仆倒满了水,拿来毛巾准备。当助产士进入内室时,门从里面关上了,女仆不准进入。助产士进了房间,房间里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一时间诡异的安静。赵横德很着急。他在内殿里来回走动,让人叫老娘过来。他急忙问道:“情况如何?”我不敢再问了。” 话未说完,两个丫鬟就扶着妃子房里的丫鬟进了屋。恐怕我已经死了。 ”老妈一听,着急了:“快说!快说!” “我……我看到房间里没有声音,怕老婆长短,所以我在窗纸上戳了个洞往房间里看,然后……那个妈妈公婆双手捏着妻子的肚子,仿佛捏着人的脖子。我吓坏了,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她……她没有脸。”话音一出,大厅里的人都愣住了。另一个眼尖的丫鬟道:“老太太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她踮着脚尖走路,感觉很奇怪,很不稳。” 老太太吓得跌倒在地:“这……这是个死人! ” 我妈说,只有死去的悲伤的尸体不会腐烂,死去的人会踮着脚尖走路!屋子里的人都不知道,赵恒德更是心慌,自言自语道:“我行善积德多年,怎么会招来邪灵?”

很快,张道人进了屋。他已经在路上从管家那里查到了原因,直接找赵三询问原因。赵三不敢欺骗,以后会一一讲述。张道人听完后,道:“槐树自古被称为‘鬼’树,二更,槐树下,怕是脏东西。而且,这身子,东西没有腐烂,肯定是满脸的委屈。”赵恒德双膝跪地,磕头道:“帮帮首领,救救我的妻儿!”张道人五指合拢,捏了几下,然后道:“我算了个算命,房里的物太阴阳怪气了。就是用委屈压制你腹中的孩子。如果委屈不已,天道酬勤。”明明,你老婆孩子就在去黄泉的路上了!不过前因后果,事情是有原因的,重要的是先救人命,赶紧带我去。”管家那是带路,赵恒德,姑娘,老妈,急忙跟了上去。

妾房门口,张道人一脚踹了进来,所有人都吓得后退。只见房里的老妪,上身倾斜,双脚踮起脚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掐妾房里的孩子,低声道:“父债还,父债还。 !”嘶哑而可怕。道人连忙画了一张符箓,大喝道:“莫伤人!”迈步流星,将符纸贴在不腐尸背上。

张道人立即走出房间,对赵横德道:“这可不是夹在你妃子腹中孩子的腐尸,可见你的仇恨之深!我只是暂时将她束缚住,如果有灵魂, ”我可以把它掰开,但这只是一具尸体,无法破坏它的容貌,只怕后患无穷!这就是需要系铃铛才能解铃铛的人!”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