倓虚大师:《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录

2022-01-15 09:22 阅读 2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湛山倓虚大师着

民国叁十一年,壬午农歷二月十叁日,青岛湛山寺,观音息灾法会。今天头一天讲经。经者、径也。就是给人们说的,壁直一条大路。叫人照着去行,这通条大路,是人人能行,古今不变。所以这经,又有经常不变之义。不同歧途小道,有走不通的时候。

(上段解释经字,作路径说。言其径直超捷。正合品中执持圣号,简易妙法。虽不同寻常解经旧义。却是极奇极确。阅者幸勿以词害义。又歧途小道。正指旁门外道。及不回向小乘声闻而说。可见此经,为壁直大道也。编者识。)

妙法莲华经者,这是法喻为名。妙法是法。莲华是喻。法为妙法。先讲法字。法为名词。妙是形容词。法字所包甚广。十法界四圣六凡任举其一。皆名为法。无论形形色色,有形有相,名之为法。甚至无形无相,凡有可名,亦皆名为法。约而言之。可分叁类。即为佛法。众生法。心法。佛法太高。因其超出九法界之上故。众生法太广。因其阶级差别。无有数量。无有边际故。心法,即是吾人现前介尔一念心性。然此心佛众生叁法。即叁而一。即一而叁。佛心中有众生。众生心中有佛。所以佛法即是心法。心法即是佛法。若无众生,佛之名字,亦了不可得。所以经云。心佛及众生,是叁无差别。若无佛无众生。是心亦无所寄。则心之名字,亦了不可得。故分之不可。合之不能。所以称妙。又妙者,不可思议之谓也。即不可心思。不可言议。试就宇宙山河形形色色。任举一物。皆属不可思议。即如现前所见红绿花草。鲜艷夺目。并非由染而成。宁非奇事。再就此花草种子。穷究由来。其前无始。由此演变。其后无终。岂非不可思议也哉。人须知道天下事,一切法,皆属不可思议。所有一切法上名字。尽属假名。并无实际。又须知不论有情无情,皆是众生。盖众生者。集众多成分而生。因缘和合。幻相不无。人亦如是。不过集地水火风空识。六大成分所成就耳。有形有相有知觉。就中若觅人字假名。亦了不可得。是则人从何来。谁亦不能说其究竟实际。人若能知一切法本来如是。不于其中,妄加分别。如镜鑑物。来则有相。去则不留。这就对了。若于世间一切人我是非。荣辱得失。妄加分别。执着不捨。则争端蜂起。热恼互生。甚且操同室之戈。结万世之雠。揆厥根源。皆由未能识佛所说之修行大道耳。凡夫有我,我所。而佛无我,我所。我即身见。我所,即眷属财产等。佛无我,我所。视众生如一体。故无障碍。众生之名言习气。染之已深。由劫至劫。不惟不捨。反更固结。最难破除。所以本具妙法。竟成不妙。佛欲破世迷情。所以示现受生。娶妻生子。示同人道。令人知佛亦由众生修成。只在迷悟之分。所说之法。皆是妙法。要在翻迷成悟。否则五浊恶世之众生。便无出苦之分矣。

(上段解释妙法)

莲华在此经为喻。若单言莲华。亦为法之一种。莲华之为物。花果同时。表佛法因果同时。非有前后。至圆至顿。即净即秽。而亦非净非秽。无法不具谓之圆。因果同时谓之顿。莲华出淤泥者。即净即秽也。淤泥出莲华者。即秽即净也。净待秽,而有净名。秽待净,而有秽号。相待而始显。若莲华淤泥。各就本体。单独立言。所谓是法住法位。求其净秽了不可得。故曰而亦非净非秽也。

(上段解释莲华)

初学于此。每有无法下手之憾。不知佛法清净。无有憎爱。无有取捨。世法巧到极处。即是拙到极处。佛法拙到极处。即是巧到极处。何以言之。世人执着身见。起心动念。无一不在自己身上打算。不知此身。即是吾人慧命之牢狱。世间牢狱不问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均属有限时光。即可脱苦。最大不过一死。亦算告一段落矣。吾人此身内之主人。出一皮袋。入一皮袋。从生至生。从劫至劫。杳无了期。可不哀哉。然此皆由观念错误。观念能令人生天堂。观念能令人下地狱。观念之所繫。顾不重哉。佛初为小根弟子,说声闻法。令其观念音声为生灭法。闻性非生灭法。小根弟子毛羽未丰。只知绕树穿枝,不能远飞。但从见闻嗅尝觉知,六根门头悟入。不知言外思义。教外明宗。其结果仅能证得偏真理而止。分段生死虽了。变易生死未除。此盖小乘根性如此。非佛有所吝惜而然也。然其观念,固已超出天堂地狱之人天乘万万矣。小乘所受。名为权法。佛虽说的是权。却是为实施权。盖权者。实家之权。惜乎其时声闻根性。尚未足以语此耳。直至法华会上。声闻根性均已迴小向大。成熟待脱。佛始开权显实。正直捨方便,但说无上道。声闻小果。皆授记莂。举手低头。皆成佛道。可谓极畅我佛出世之本怀矣。诚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若能知一切法皆妙。随处寄託。随处解脱。无入而不自得矣。

(上段总解妙法莲华经五字之实义。)

妙华莲华经。此为一经之通名。(经之名字)。上来业已略释。至于名后之有体、宗、用、教。实为经前。五重玄义。尚须一一分别略释。以便行人有所领会。不至深浅莫辨。错误修持耳。

(上段总提五重玄义名目之关係)

何谓名后有体。因为名依体立。若无实体。则此名字。便无从安立。故继经题名字之后。再出此经之实体。此经以诸法实相为体。诸者,众也。诸法,即一切法。法,有法则轨则之义。此处法字。作样子解。举凡宇宙山河大地,森罗万象,飞潜动植。无不各有各的样子。所以诸法,就是形形色色。如口之所言。心之所思。这些样子。实相者,真实相状。不虚不假,不幻不妄,所谓本体也。有人问,前言名为假名。此处又言诸法实相。一假一实。不几于自相矛盾乎。不知世人于一切法。每执假名为实相。偏于有边。二乘圣人矫枉过正。视一切法。皆幻不实。则又偏于空边。所谓扶得东来西又倒也。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又云。治世语言。资生事业。皆顺正法。皆入实相。法法圆彰。法法皆妙。独怪世人分别心重。反把妙法。弄成不妙耳。而诸法之实相。固自若也。诸法实相。是现量境。不可揣测。不可分别。一经揣测分别。便成障碍。兹再设喻以明。即如世间世字。包括叁世而言。有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问者,隔也。即是此处非彼处。彼处非此处。此与彼隔。彼亦与此隔。互相间隔。不相融通。似乎确有定相矣。究实而言。过去世中,亦具过去,现在,未来叁世。现在世,未来世,亦然。无定相也。方向处所,亦復如是。譬如东南西北。东之东更有东。南之南更有南。又如前后左右。亦照此例推。故谓名为假名。然而实相在其中矣。又如依正二报亦然。例如人之眼依头脑。头脑又依身。而人身中之虫。又各以其所依之处。而认为世界也。人每每以此五尺之躯。执着为我。而不知其中,固有大多数自以为我者在也。试问谁肯承认,吾人身中,果有如是众多之我乎。经云,四大非有。五蕴皆空。以其唯是假名。亳无名之自性。若不执空假而实相即在其中矣。人奈何随业识流转,而不知返耶。世间称讥苦乐,语言赞毁,但有假名。都无实义。二乘圣人只能悟到诸法寂灭相。未悟到不可以言宣。故名声闻根性。是以闻言会义未能入实理故。即是吾人见分上之知觉性。比诸凡夫。固已超胜多多矣。若比诸大乘菩萨。确又有我执已破。法执未除之分。即是吾人执远离相分上之知觉性。尚有此不明瞭者在也。妙法莲华经。实为二乘回小向大之圣人说法。然虽有大根凡夫顿悟。亦须渐修。如龙女者有几。若博地凡夫空言对境无心。遽然承当。便有一切废弛。慢不经心之弊。不可不知也。所以佛于法华会上。对舍利弗***言。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诸法实相。本不可说。强名之为实相耳。对诸法有分别。是凡夫之情见。无分别。尚有无分别之执着。亦是凡夫之情见。总而言之。法法皆妙。皆不可说。乃所谓诸法实相也。

(上段解释此经以诸法实相为体。)

此经以一乘因果为宗。宗者宗趣。一乘者,表开权显实。经云。大乘因者。诸法实相是。大乘果者,亦诸法实相是。盖表因果同时也。如有感即应。即是因果同时。趣者趣向。人能发大菩提心。就是成佛之因。经云。发心究竟二不别。是则即发心时。即成佛时。因必感果。果必酬因。即因即果。即果即因。故谓之因果同时也。然因果二字。亦无定相。望后为因。望前为果。后不定后。望前为后。前不定前。望后为前。斯亦谓之因果同时也。然非此中本意。又如发心是因。成佛是果。此就次第言也。若成佛后。倒驾慈航。果后行因。则又即果即因。即因即果。因果不二。亦谓之因果同时也。如观世音菩萨是。此为因果同时之余义。

(上段解释此经以一乘因果为宗。)

此经以断疑生信为用。用者力用。言此经之力量效用。开述显本。开权显实。令人成佛。盖以此经二十八品。前十四品断权疑生实信。后十四品断近疑生远信。亦即断迹中之疑。生本中之信也。梵网经云。我是已成佛。汝是当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人能确信自己,是将来之佛。并信一切众生,均是未来诸佛。则一切人我是非。无边烦恼。当下清凉矣。但此信字。在大乘起信论上。修行一万大劫。方能成就。金刚经云。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叁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吾人无始劫来。虚生空过。流浪生死者。何止千万亿尘点大劫。若两两相校。所谓一万大劫之修行。真如沧海之一粟。大地之一尘矣。吾人生末劫。处乱世。幸闻佛法。此固一隙之微明。虽不能遽然以此自豪。要亦不可因信心之难发。而以之自馁也。

(上段解释此经以断疑生信为用。)

此经以无上酝醐为教相。醍醐者,上味也。譬如牛乳。由乳以水提炼而成酪。由酪提炼而成生酥。由生酥提炼而成熟酥。由熟酥提炼至极点纔能得醍醐上味。以喻妙法莲华经。为诸经之王。高出华严阿含方等般若诸经之上。盖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说法四十九年。谈经叁百余会。最后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使一切众生,悉皆成佛。故为无上醍醐上味也。

(上段解释此经以无上醍醐为教相)

按法华玄义,文相甚繁。兹以时间有限关係。略说本经五重玄义已竟。

上来经题,解释已竟。经题是一部之通名。全经共分二十八品。通通显的是妙法。此一品经。名为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观世音菩萨五个字是人名。普门品叁个字是佛所说的法名。合而言之。谓之人法为名。为甚么要研究这个品的名字呢。因为这一品之名目。即通摄这一品经之大义。正是一品之纲领也。能知道纲领。则品内文句,便好明白了。先说菩萨二字。菩萨为梵语之略。具足应云菩提萨埵。菩提翻觉。萨埵翻觉有情。上觉为自行。下觉为化他。言菩萨者,具有自行化他之义。自行含有因果之义。化他含有能所之义。合而言之。谓之自行因果。化他能所。自行约因果说。有因必有果故。化他言能所者。能化者是为菩萨。所化者,为众生故。菩萨自既由因剋果。离苦得乐。亦欲令他,由因剋果。离苦得乐。所谓以先觉觉后觉也。观世音观字,应念贯。但习俗相沿全都念官。菩萨慈悲的很。就是把他名字念错。也一样的有感应。甚至把菩萨即念成观音老母。或念成天后圣母。只要诚心祈祷。也是一样的有感应。所谓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度之也。观者,观想之义。是菩萨用功之法。世音者即世间音声。观为能观之智。世音为所观之境。上为自行因果。下为化他能所故有人问菩萨用功。何不多读佛经。观想世间音声,做什么呢。不知世界一切事理。不出因缘果报。佛经所明。亦不出因缘果报。然则虽谓统大千世界隐显事理。尽名之为佛经。亦无不可也。况菩萨果后行因。广行化他。寻声教苦。有感必应。则观音之义。尤重在寻声救苦一边也。

观世音菩萨,最初观想,由闻海潮之音声悟道。因潮有去来。潮来则有声。潮去则无音。是潮之声音有生灭。而吾人能闻之性。虽不闻潮之时。仍可别闻风声鸟声。及一切人声等。是闻性常在。无生灭也。是由反闻闻自性。性具无上道。所谓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可见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也。然观世音菩萨,实係叁观圆修。叁谛圆具。何以言之。菩萨初由耳根修入。知音声无性。此空观也。再观所观之境。虽然无性。却係缘生。歷歷在心。此假观也。假不自假。由空而显。则假亦非假。空亦非空。空假不二。不可思议。此中道第一义观也。盖由中道不可思议。方可会人圆理。若知闻性了不可得。谓之体空观。由此悟真谛理。世音是俗谛。因缘和合而有。亦名假观。假中有空。空中有假。空假不二。空假一如。不可思议。此为中谛。亦即中观也。在智为观。在境为谛耳。

(上段解释观世音菩萨五字)

普门二字,普为普遍。门以能通为义。合而言之。即普遍是门。无有隔阂不通之处。因菩萨寻声救苦。有感即应。如影之随形。响之应声。绝无救援不及。或力不从心之处。是何也。盖以菩萨法身。譬如皓月在天。影印千江。岂惟千江。即小而一勺一滴。无不影现。经云。众生心水净。菩萨影现中。即令众生心水不净。菩萨亦无不现之时。特以众生心水昏浊,而不自知耳。若在凡夫。通身业力。固未易妄测菩萨境界也。盖此观音菩萨业已破尽无明,圆证法性。不同六道凡夫,日在烦恼思想中,作生活也。人之上达或堕落。皆在知识上分途。识以了别为义。法相宗于此,简单言之。犹有百法。今为易于明了起见。假定为五种。即是从知识上判起。上焉者,知识明了。悟世幻妄。而入知觉。由知觉,而证得妙觉。此上达之菩萨也。下焉者,由知识昏闇,而堕入思想。由思想错误,而堕入烦恼。此堕落之凡夫也。以堕落之凡夫,妄测菩萨之神通力其间相去。又何可以道里计耶。无怪乎对于普门示现之义。而不容易生信。又门为能感。普为能应。合而言之。即众生处处感。菩萨处处应也。关于菩萨之广大灵感。耳目所知。书册所纪。繁不胜述。人能知道众生常在菩萨心光之中。菩萨亦常在众生心光之中。互摄互融。有感即应。理极平常。则向下经文中事理。一经解说即能明白矣。品者,类也。以别于他品。故曰普门品也。

(上段解释普门品叁字)

姚秦叁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上来经题品题。解释已竟。译者,翻译。亦为变易。言其能翻变梵语为华言也。译者为谁。即鸠摩罗什也。鸠摩罗译言为童。什为寿义。合而言之。即名童寿。什师七岁。随母入寺。见大铁恪6ザ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