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工的建筑

2022-01-15 16:13 阅读 15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李斯和麻子搬进了镇上未完工的楼房。 大地下室冬暖夏凉。 除了偶尔的几只老鼠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警察来了,他们会在迷宫般的地下室玩得很开心。 这是李斯偶尔发现的地方,他称之为天堂,只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李斯是贼,麻子是他的同胞。 他来投奔他,被他拉进了帮派。 麻子小时候脑外伤,有点傻,一副傻傻的样子。 每次李斯出来偷东西的时候,他都让麻子小心。 两人怕被发现,时不时动一动。 前天晚上。 李斯发现了这个好地方,立刻收拾东西和麻子一起搬了进去。 更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一个狭窄的出口。 原本的设计是车库的入口,但是没有通过,被半人高的杂草挡住了。 因此,他们会突然消失在距离大楼十米的地方,五分钟后,他们就会来到大楼的底部。
这些天,李斯过得不是很舒服,也没有偷过什么贵重物品。 他责备麻子愚蠢。 今天又是这样,他们在外面逛了一天,却一无所获。 麻子跟在李斯身后,不停地四处张望,让李斯很生气。 两人走着走着,走到了小镇的一边。 在一排柳树后面,露出一座两层楼的别墅。
天一黑,李斯就扯了一个麻子,示意他看过去。 麻子上前敲了敲门。 有人接了,他说他是来要一碗水的; 如果没有人来,就证明家里没有人。 这栋别墅100米范围内没有邻居。 在李斯看来,这样的人是专门等着偷窃的。
别墅里很安静,没有人。 李思意推开门,门竟然开了。 院子里灯光昏暗,麻子又叫了一声:“有人吗?” 仍然没有答案。
走到门口,李斯拿出了一个专门的开锁工具。 可还没等他动用,门就打开了,并没有锁上。 客厅里一片漆黑,李斯拿出小手电拍了张照片,只见桌子上有两盘香肠,一盘腊肉,还有两个空酒杯。 麻子伸手接过香肠要吃,却被李思意扇了一巴掌。 当手电筒照在沙发上时,麻子顿时吓了一跳。 帘子后面,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武器。 麻子吓得差点尖叫,往后退了一步。 李斯转身,也被吓到了,拿起身边的一个花瓶。 可幕后的人却是一动不动,李斯咽了口唾沫,手电直接照在了人的脸上。 原来是一尊铜像!
李斯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瞪着麻子,以为他是在小题大做。 让麻子在门口等着,他上楼看看。 根据他的经验,贵重物品存放在楼上。

麻子站在门口,现在他的视线已经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 橱窗里的雕像栩栩如生,居然拿着一颗手榴弹。 麻子走到桌边,端着香肠吃,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到十分钟,李斯踮着脚尖下来。 麻子见他一脸激动,就知道自己成功了,肯定是偷了贵重物品。
“来吧,我们这次要发财了。” 李斯说着,他的腿跑得比兔子还快。
二楼的一个抽屉里,居然放着一沓厚厚的钱,起码几万块钱,李斯高兴得手都发抖了。 麻子跟在他身后,快步出了门。 刚走进院子,麻子突然停下来,对李四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李斯问是什么声音。 麻子让他仔细听。 李斯一愣,果然,墙角传来了隐隐的呻吟声。 我朝声音走过去,这次我听得很清楚,声音是从地上传来的。 李四看到前面有一个半开着的塑料棚,下面应该是地下室。 麻子打开塑料棚,呻吟声听得更清楚了。 麻子探出头来,就见一个穿着睡衣的老者坐在地上。 地下室里,昏暗的灯光亮着。 李斯伸手抓住麻子的后领,低声道:“你这是找死吗?你还不快走。”
麻子犹豫了一下,说这里偏僻,几天没人来,他会死吗? 李思毅摆摆手,说我们不是来教人的。 然后,李斯见麻子还在发呆,不耐烦的催促他离开。 刚跑到大门口,麻子又停了下来,让李斯先回去。 他把老人背在背上,去找他。 李斯瞪大了眼睛:“你他妈是个傻子!你不是背着他玩游戏吗?”
“好吧,没有人来。如果他死了怎么办?” 马子结结巴巴地说。

“他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李斯想敲这个傻子的头。
“我吃了他的东西,你拿了他的钱。” 麻子又说道。
李斯气得要命,狠狠的对麻子说道:“你去吗?你不去,我马上去。”
麻子的牛脾气还没完,倔强的道:“他会以为钱是被别人偷的,我就说我是路人,过来要口水。” 李斯只好赶紧离开。 他说他会去他的住处等他。 跑出去,李斯心里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九九,一共存了一万多块钱。 并且有成千上万的麻点。 它被缝在一个脏枕头上。 回到未完待续的尽头,他带着几万块钱飞走了,把麻子给打掉了。 再过一次好日子。 波克太傻了。 和他在一起,迟早会出事。
见李四远了,麻子又跑回塑料棚底下,顺着接送梯走下去。 他看到老者不仅腿断了,头部也受伤了,几乎昏迷不醒。 看起来他正在滚下楼梯。
“喂,醒醒,醒醒。”麻子用手拍了拍老人的脸。
老者睁开眼睛,麻子躬身行礼。 说要把他抬上来,他得赶紧去医院。 老者看着麻子,指了指身后,让他去拿一瓶酒。 麻子站起身来,这竟然是一个酒窖,里面藏着数百瓶各种酒。
麻子接过酒,背着老人,慢慢的爬上楼梯。 把老人放在客厅后面。 麻子说:“马上去医院,你的头在流血。”
老者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忽然闭上了眼睛,示意麻子也闭上眼睛。 麻子惊讶的看着他,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麻子结结巴巴地问老爷子为什么不快点去医院。 老人把手放在嘴边,示意他不要说话。
“五、四、三、二、一……” 老者话音刚落,麻子就感觉脚下的大地颤抖了几下,如同地震一般。 紧接着,轰隆隆的巨响传来,麻子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震耳欲聋的声音持续了整整10分钟。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老者的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 麻子吓得脸色苍白,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说,今晚镇上的未完工建筑将被爆破拆除。 这是儿子独立完成的第一个爆破项目。 他去地下室取酒,就是为了庆祝儿子回来。
麻子想起李四,目瞪口呆。 走出院门,麻子仿佛看到了远处升腾的浓烟。
而就在爆炸发生前5分钟,李斯竭尽全力绕过守在边境的武警,悄悄地从草地上爬到了隐蔽的车库入口处。 掏出麻子的钱,李斯急忙走了出去。 还没等他的头露出地面,那座未完工的建筑就倒塌了……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