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里的错身

2021-09-02 18:57 阅读 2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和平花园是一个新开发的社区。 我是和平花园的售货员。

这一天,我带了一个新客户去看陈列室。 看房中途,客户和我签了购房协议。 这是我这个月卖的第十三套房子。

  

黑夜里的错身

正好是发工资的那天,收到了一个沉重的红包。 我冲着帅气的白经理笑了笑,白经理也挤了我一下。 我觉得恶心,但我无法拒绝这样的暧昧,因为我需要钱和这份工作。

晚上,我回到住处。 巨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巨大的照片。 床是一张双人床,铺着黑白相间的床单,庄重而诡异。 照片也是黑白的,是帅哥的写真。

这个人名叫许寒,是我的男朋友,因意外不幸去世了。 为了想念他,我把租来的房子弄得像个灵堂,全是黑白的。 我想只有这样,才能离他更近一些。

我抚摸着照片中许涵的脸,然后将身体紧紧靠在许涵的照片上。 我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用一只手臂托着我的身体。 我猛地转过头。 房间里仍然只有我自己,但我拉着的窗帘在风中摇晃了几下。

我的神经紧张起来,对着空气喊道:“许寒,许寒,是你吗?”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回应。 我松了口气,这才想起窗户关得很紧,密闭的房间里的风吹得窗帘在哪儿摆动! 我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白色的窗帘,仿佛背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那天晚上,我一直盯着窗帘,久久不敢入睡。 天快亮的时候,我终于闭上了眼睛,但我觉得有人在压着我。 睁开眼,巨大的房间里,依然只有我和许涵的照片。

半个月以来,我每晚都经历同样的事情。 我想也许是我太想念许涵的幻觉吧。 给我女朋友小兰打电话,她直截了当地说:“你家太像灵堂了,怎么能不闹鬼!”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片刻后,我的女朋友劝说:“让过去的事情过去吧。 不能因为许寒的死就让许寒死,自己追上来! 快速找到一个受欢迎的房子并搬家。 开始新的生活!”

我在电话里哽咽着说:“从来没有。” 小兰生气的挂了电话。

由于睡眠严重不足,上班时显得憔悴。 白经理走到我面前,模棱两可地问:“秦梅,我最近怎么了?”

我回答:“没关系,我住的房间太吵了,晚上睡不好。”

白经理和蔼地说:“营业部三楼有客房,要不你就搬进去吧!”

白经理的家在外地,公司在销售部三楼为他准备了一间卧室。 白经理说的客房离他的卧室很近。 如果我搬进去,晚上营业部三楼就只剩下他和我两个人了。 他的意图是不言自明的。 我心里十分不甘,但高兴地答应尽快回去收拾东西搬进去。

那天晚上,我又给小兰打了电话。 我对她说:“我要住在销售部,希望你今晚和我一起安排事情。”

” 小兰的话畅通无阻:“女人变化这么快,我一天就想通了!” 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小兰是我唯一的女性朋友。 虽然她不宽容,但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其实我的行李很简单,不用收拾,只需要换几件衣服和那张大大的照片。 我和小兰躺在床上,互相交谈着。

小蓝道:“你真想一想,要那个白白吃豆腐?”

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 小蓝突然吼道:“秦梅,你为什么要操我?”

我敷衍着说着,心又乱了。 因为此刻我的手正安详地搁在胸前,而就在小蓝的呼唤前一秒,我的右腿被狠狠的捏了一下。 不知道是谁的手,也许是照片中那个叫许涵的人吧。

第二天,我搬到营业部,但晚上没人吃我的豆腐,因为白经理去省开会,营业部就只剩下我了。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睡好,很困,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夜晚非常平静。 睡梦中,我仿佛回到了以前,许寒还在我身边,温柔的抱着我,轻轻的抚摸着我。 我感觉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也感觉到有人给我擦眼泪,那个人的手那么大,那么冷。

半个月后,白经理回来了。 他走到我身边说:“今晚我等你!”

然而当晚,白经理却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找到了尸体。 早上敲白经理的门,发现门是藏着的。 我打开门进去,就看到白经理躺在地上。 此刻,他正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双手攥着领口,身上却是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我报了警。 我知道我不能互相争论,因为销售部只有我和白经理两个人,门窗完好无损。

幸运的是,警察在我住的房子里找到了监视器,并且监视器的灯是亮着的。 他们打开监视器上的视频,看到我整夜盯着沙发上的照片,再也没有离开。 他们让我走了,虽然我还有很多疑惑,但我有一个很好的证据。

事实上,那天晚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但我确实听到隔壁房间白经理惊慌失措的尖叫声,那声音传达给我的除了恐惧或恐惧。 白经理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掐住了自己的喉咙,直到发不出声音。

慢慢的,他的房间里没有了声音。 我看着许涵的照片直到天亮。 不是我不困,而是恐惧让我无法入睡。 我知道隔壁房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白经理,另一位经理很快就从上面调来了。 房子还是卖的很好。 我的工资奖金还是很高的。

整个社区在半年内就被抢购一空。 每个楼盘的销售结束后,销售部将被拆除。 我收拾好行李,搬出了营业部。

销售部要拆除的那天,陈总来了。 他是真正的老板,也是真正的受益者。 他给了销售部的每个人一个巨大的红包。 中午,陈先生邀请客人,说要给我们销售部庆祝他的成功,还说我们要卖下一个楼盘。

庆功宴上,我给陈先生倒了一杯又一杯。 喝了三轮之后,他喝醉了。 我说要帮他回营业部休息。 他醉醺醺的眼睛扫了我的衣领,半推半推我的腰,跟着我来到了售楼部三楼。

搬得乱七八糟,剩下的只是一文不值的破烂物。

我把他送到白经理的房间,让他躺在沙发上等我。 没想到片刻后从浴室回来,发现他居然倒在地上,头撞在茶几上的三角架上,额头渗出鲜血。 他哼了几声,却没有任何动静。 血还在蔓延,流到我的脚边。

我跑出了销售部。 我知道下午五点钟,装载时机准时将这座建筑夷为平地,然后陈先生的死将被视为意外。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虽然听到了碰撞的声音。

我搬回了原来的房子,仍然是黑白的。 房子还像灵堂,主人几次想把我赶走,但我加了房租后,他不情愿地离开了我。

我拿着许寒的照片说:“韩,他们都是意外死的,杀你的两个人,都是意外死的。”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黑夜里的错身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