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孤独寂寞的城市

2021-09-02 19:57 阅读 2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一大早坏消息就传来了,后院的野猫咬死了邻居老陆家的八哥。 那只小八哥,没几天就学会了“公喜致富”这句话,是老陆的宝贝。

  

那个孤独寂寞的城市

探过门后,老陆的眼神和冰冷的话语,补偿和道歉,总算处理了这倒霉的一天。 最后,老陆说:“我看你也不喜欢猫。养那群野蛮的东西你怎么看?这让邻居们都不愿意在春天一整天安宁,从”他时不时地偷偷溜进屋里偷鱼,我防不住!我亲眼所见,大黑猫杀了我家八哥!”

无语了,我真的不喜欢猫。 直到四年前的冬天,一只大黑猫跑进我家后院,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碰巧那天家里做糖醋鱼的时候,把剩菜给了它,野猫留了下来。 然后后院这样的野猫越来越多,因为这个城市的猫很多,但是猫很少,不时还能看到被遗弃的流浪猫。 这院子的大门一打开,他们就自己涌了进来。

几个月后,近二十只野猫独自在后院落脚。 但我没有太多事可做。 随便搭几个方便的窝棚,每天多做饭,准备一些鱼干供应。 除了食物,其他的我都不在意,而且都是这几年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生活空间已经饱和,后院的野猫数量一直维持在20只左右,而大黑猫却一直活着,没有离开。 我从不觉得我是他们的主人,他们从不取悦我。 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主体和恩惠,而是主体和客体。 就好像人生旅途上的同路人,在陌生中保持着熟悉的距离。

但渐渐地,他们开始给我带来各种麻烦。 邻居们抱怨,还跑到居委会投诉我,直到今天又捅了这个大楼子。

回到后院,我想抓住那只大黑猫,给它一个教训。 没想到,这似乎是年老体衰的家伙,精力旺盛,看到缝隙,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三道肉肉划痕。 我痛苦地嚎叫着,愤怒地抓起一根木棍,为他们砸碎了窝棚。

他们四散而逃,我在他们身后喊道:“出去!走开,以后不要回来惹我!”

大黑猫蹲在远处,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将手中的木棍扔向它,它终于“喵”的一声转身逃了出去。 “去——”我又冲着它的背喊了一声。

老卢把头探出窗外,给了我一个颇为满意的微笑。

隔壁的小张闻讯,打开门问道。 我把整个故事告诉了他。

小张听完,连忙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老陆昨天死了,离他远点,死人会想办法把活人拉到水里。”

“胡说八道,老陆就站在那里。” 我惊呆了。 这小张是不是吃错药了?

小张深深叹了口气:“谁说死人不会动的?不信,你去看看他有没有心跳和呼吸。”

我半信半疑的走过去和老卢说话,凑近了仔细观察,发现他真的没有呼吸了。 我找借口再次和他握手,发现他没有脉搏,浑身僵硬,冰冷……

确认后,我压下心中的恐惧,尽可能冷静地告别了老陆,然后急忙敲响了小张家的门。 小张只隔着门道:“别问了,天黑之前回家,锁好门窗,晚上不让任何人进屋。”

我逃回屋里,急忙锁上门窗,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一天。

但后来我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我不需要上班吗? 我的家人在哪里? 我什么时候住在这里? 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怎么一点都不饿……

这么一想,还真的睡着了。

半夜,我被一阵奇怪的尖叫声惊醒,睁开眼,就看到了窗台上两只墨绿色的眼睛。 “喵——”它又叫了一声。 我认出是那只关在窗外的大黑猫,此时正凶狠地盯着我看。

“走!” 在它从窗户消失之前,我紧张地对它大喊大叫。

我定了定神,走到窗前,看看窗子是不是跑远了。 但透过隔壁小张卧室的窗户,我看到老陆像青蛙一样爬在熟睡的小张身上。 嘴巴和鼻子好像在从小张的身上吸着白烟一样的东西,小张没有察觉,脸色却渐渐从红润变成了苍白。

这时老陆注意到了我,转过头来阴沉地看着我。 我连忙拉上窗帘,扶着门,在惊恐、恐惧、半梦半醒之间度过了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

天亮后,我透过窗户仔细环顾四周,确定周围安全后打开门。

我直奔小张家,敲了敲门,才发现他家的门早就被撬开了。 难道是昨晚老陆干的?

小张打开门:“怎么了?”

“昨晚老陆……”我一开口就停止了后面的话,因为小张脸色发青,没有了气息。

看来他也死了,应该是昨晚的老陆干。 然而,“死者”似乎直到晚上才露出真面目,他们白天的行为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我敷衍了小张,决定向这个社区的其他人寻求帮助。 该社区共有19名居民。 我去找他们之后,发现这里的每个人都一样:没有工作,没有家人,没有食物……这是什么鬼?

转了一圈,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这才发现,这个社区里,包括我在内,只剩下四个人还活着。 我想问他们答案,但他们问了我同样的问题。 四人疑惑半晌后,有人开口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似乎只有死者才知道。”

在那里坐了一会儿,我回到家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我赶紧收拾行李,一打开门,就看到老陆征正靠在他家门前的椅子上。 他看到我的行李,狐疑地问:“你要出去吗?”

“不是,这是居委会之前寄到我家的一些东西,我会寄的。” 我拍了拍行李。

“哦,它看起来很重,要我帮你拿吗?” 他突然变得勤奋起来。

“不不不,我一个人可以。” 我赶紧回答。

他一把拽住我的行李:“不行,很重,你一个人不行。”

这时候,小张也打开门走了出去,像是提前和老陆约好了一样,抓着我的行李,执意要帮我搬,他也拒绝不了。

我没能抓住他们,所以我丢了行李就跑了。

不敢回头看他们有没有追,一口气从小区里逃了出来。 这座城市依旧显得十分热闹,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每个人都是匆匆忙忙的,表情僵硬而冰冷。 如果你对他微笑,他会认为你生病了。 我知道他们实际上已经死了,只是假装还活着。 我可能是感染了这种死法,所以老陆和小张过于友好的反应让我觉得他们另有打算,让我莫名的害怕。

我在这寒冷的城市里像一条丧犬一样奔跑,四面空空,却无路可逃,没有方向。

天已经完全黑了,不知道这样逃了多远,似乎逃到了城外。 远处有灯火,应该是另一个城市,我冲了上去。

当我走近时,我意识到我已经一路回到了社区。 难怪他们没有逃走,因为他们根本逃不掉。 我知道这里唯一被认为安全的地方就是那个像家一样的地方,虽然没有我们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亲戚。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那个孤独寂寞的城市 | 布达拉宫
分类:灵异事件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