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女鬼

2021-09-03 16:17 阅读 30 views 次 评论 0 条

1939年秋,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国民党某军经过我的家乡,在那里稍作休息。 官兵分散到乡亲家中留宿。 村子里有一个叫杨立秋的豪门,家里住着一个湖南老兵。

  

地上的女鬼

杨立秋家的房子分前院和后院。 杨立秋夫妇住在前院,儿子杨金友单身未婚住在后院。

湖南士兵被安排和杨立秋的儿子杨金友住在后院。 湖南士兵搬进来后,似乎对杨立秋家的房子很感兴趣。 一有空,他们就不停地向屋里屋外看,时而跑出院子,在屋子里转悠。 夜里,夜深人静,杨金友睡着的时候,爬上梯子到了屋顶,躺下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几次见到杨立秋,他都不敢说话,神情很是古怪。 当我问他时,他犹豫了,说没有什么问题。 直到部队出发前夕,湘军才郑重地对杨立秋说道:“叔叔,你家怎么了?”

” 杨立秋想到这几天湖南士兵的神秘行为,心中不禁“砰”的一声,问道:“为什么?难道你看到了什么失败的东西?

湘军犹豫了一下,道:“没有……没什么,既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就算了吧。”

杨立秋道:“老大,有什么事请告诉我,我家不会忘记你的!”

湘兵道:“别瞒着舅舅,你说那天我一进你家,就觉得很阴森。晚上我在屋子的屋顶上看到屋后的石磨上有什么东西。” ,有时我跳进你家。在后院。根据我的经验,我敢断定,三年之内你家就会有癫痫症(癫痫患者),刚入院的新婚妻子的特殊癫痫症。房子。”

杨立秋闻言,不由大惊,倒在地上。 原来,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村里的一个姑娘和邻村的青年幽会,生怕晚上回来的杨丽秋撞见。 陷入困境的杨丽秋将此事告诉了女孩的父母,女孩遭到父母的毒打和严厉训斥。 女孩是个凶悍的女人,一时想不通,就来到杨锦友房间后面的石磨坊上吊了。 从那以后,村里再也没有人使用过这家磨坊。 杨立秋觉得女孩的死和自己有关系,心里一直郁闷不安。 他没想到,迟早还会有意外。 这怎么可能好? 他连忙问道:“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湖南炳道:“有,但我军有纪律,我不敢帮你破解,只能告诉你这个。”

次日,湘军离开杨家,随军出征。

从此,杨立秋一整天都在发愁,请来了几位法师和阴阳先生。 但看完之后,他们说没有什么大事。 湖南士兵故意编造来吓唬他。 只要他们在假期多烧纸钱,他们就会安全。 杨立秋听了有些释然,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忘记了。

一年后,杨金友二十岁。 据有人介绍,他娶了邻村的一个叫陈的女人。 新房布置在杨锦友住的后院。 新娘进门后,尊重公婆,思念丈夫。 一家人都很和睦。 整个村子都没有什么可夸的。

刚过完新婚蜜月,当晚杨金友去朋友家喝酒。 喝完酒,几个年轻人打了会儿牌,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因为太晚了,杨劲友怕从前门回家会影响父母的休息,又怕被父母骂,就想让妻子打开后窗跳进去。房子后面的新房子。 想到这里,他又走了一条路,走到了屋后。

夜深了,村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和偶尔的狗叫声。 杨锦友快步走着,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房子。

新房后面是死胡同,石磨就在死胡同,离后窗只有几步之遥。 自从湖南兵走后,杨金友对屋后的石磨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此时,夜的寂静,更增添了恐怖的气氛。 越是接近家,杨锦佑越是紧张,心跳加速,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近了,离新房子越来越近了。 透过后窗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新房子里的灯光。 杨锦佑知道妻子还没睡,还在灯下等着他。 他心中不禁感到一丝暖意,恐惧消失了。

穿过前面的矮墙,我们来到了新房子的后窗。 杨锦幽心一松,快步走到后窗前,抬起右手准备敲窗,同时下意识的转过头,抬头看了一眼石头……

突然,就像电影中的定格镜头一样,杨劲友悬在空中的手停了下来,身体一僵,一动不动——

因为他清楚地看到,在昏暗的月光下,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子正坐在磨台上,对着他微笑……

月光皎洁,杨锦幽甚至能看到她白如粉的脸庞和笑时露出的洁白牙齿。

一股寒意从头顶迅速蔓延到脚底。 杨锦幽只觉得头皮一紧,头发直立,脸上的冷汗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心脏像张了张嘴一样跳动着。 仿佛要跳出来一般,全身的血都凝固了,整个人绷得如磐石一般。

还没等他多想,杨劲友就失声叫了妻子的名字,大喊“开门!”,握紧拳头,用力往后窗砸去……

“哇!” 一声巨响,后窗上粗腕的窗框啪的一声劈成了两半,窗门打开了。

然后,杨劲友就疯了似的进来了。

房间里,新娘正坐在炕边做针线活。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她吓得半死,她抬头一看,只见丈夫头发直立,脸色苍白,三分之一似人或鬼。 新娘更加害怕,仰面倒在炕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震惊的杨锦佑见妻子昏倒在炕上,急忙冲上前摇摇妻子,叫道:“小姐,你醒了!”

片刻后,新娘醒了过来,睁开眼看了看杨瑾佑,又看了看周围的一切,顿时惊恐的叫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说完,她又坐了起来,又哭又笑。 大喊大叫。

新娘疯了!

从那以后,尽管求仙拜佛、求医求药的方法很多,但新娘的疯狂并没有好转。 经过这一次震惊和震惊之后,杨劲友也变得忧郁,不愿再上进。 面对这一切,杨立秋时常叹息,不时拍拍脑袋。 从此,杨家一蹶不振,家族地位逐渐下降。

2001年春节,我回老家过年。 我的朋友和亲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二叔讲过这个故事,我记住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地上的女鬼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