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回头的路

2021-09-05 04:59 阅读 36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年轻貌美,涉嫌走私犯罪的严俊东,对年轻漂亮的女警玉仪一见钟情。 然而,就在他们盛大婚礼的那天,黑洞的枪口指向了这对新婚夫妇……

一种

无法回头的路

初夏,天气不会暖和,羽衣早早穿上薄纱裙上班。

外表柔弱浪漫的雨衣选择了当警察。 她有一种英雄情结。 但她很快发现,当刑警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侦查取证的繁琐繁琐工作,极大地考验着人们的耐心,尤其是在案件没有进展和突破的情况下,人们会处于焦躁易怒的状态,于是刑警大队的男人们爱上了香烟。 . 会议期间,每人抽一根烟,男人深邃而刚毅的眉毛,是云雾缭绕的地方,火花四溅。 透过车窗往外看,羽衣一定会停下来感慨:这真是一群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啊!

现在,羽衣与他们同处一室,却被烟熏得心烦意乱。

会议讨论了一起相当头疼的走私案。 羽衣花了一天的时间查看有关此案的材料。 涉案人是市内某知名企业的负责人,财力雄厚,人物显赫。 社会关系和非凡的影响使这起案件变得复杂和不确定。

有两种观点。 一是要继续调查,获取更多确凿证据。

另一种观点主张直接逮捕犯罪嫌疑人并进行突击审讯可能会带来新的收获。 就算没有,也可以用来敲山。

张浩北队长是后一种观点的拥护者。 说话间,羽衣忍了半天,被烟熏得剧烈咳嗽起来。 张浩北不满的看了羽衣一眼。 会议结束,张浩北拦住了拿着会议纪要走出去的玉仪,阴沉着脸说道:“请治好感冒,晚点回来工作。” 还有,刑警队不是时尚队,所以不需要为了美而穿衣服,有些衣服,就算因为感冒耽误了工作,也会报销医药费。

羽衣还想反驳,张昊北却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走了很远,雨衣也听到了他的抱怨:我说不能要女电影。

玉仪委屈得想哭。 她是整个刑警队中唯一的女孩。 她没想到她会遭受性别歧视,而不是得到特别的爱。

在张浩北的坚持下,警方将嫌疑人抓获。 审讯过程中,作为记录员的玉仪也在场。

嫌疑人是闫俊东。 羽衣没想到他这么年轻。 那年他 32 岁。 很多人还是对未知一无所知,还是在努力工作,而他已经是一家知名公司的老板了。

审讯非常困难。 严俊东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张浩北尽力了,但他还是坚持不说话,只要求见律师。

毕竟,他是一个见过风吹雨打的人。 颜俊东一直保持着优雅洒脱的气质。 相比之下,张浩北更像是一个黑嘴黑脸的土匪。 羽衣忍不住想笑出声,但她忍住了,却没有逃过严俊东的眼睛。 他回应了羽衣的笑容,眼中带着笑意。

由于证据不足,人们不得不被释放。

在刑警队的院子里,羽衣遇到了正要离开的严俊东。 来接他的司机已经给他开门了。 看到玉衣,颜俊东停下脚步,笑着迎了上来:“漂亮的警姐,能有幸带你一程吗?”

羽衣笑道:“谢谢,不用了。”

严俊东也不勉强,坐车离开了。 玉仪心中有些犹豫。 如此完美而杰出的人,真的是罪孽深重的罪犯吗?

羽衣叹了口气,一转身,就看到坐在车里的张昊北看着自己,若有所思。 她从张浩北的车旁走过,故意不看他。 谁规定下班一定要跟领导打招呼? 看领导的脸!

昱一好心情走到公交车站,张浩北也开车跟了上去:“走吧,我去见你。”

“谢谢,不用了。” 于毅拒绝了。

“怎么,你不觉得我的车很豪华吗?” 张浩北冷笑说道。

哼! 这个男人说话怎么像女人? 雨衣心想,是看到张浩北停下车,打开车门,只好坐进去,却用力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发泄心中的怨气。

张浩北笑眯眯的看着她,却是笑眯眯的说道:“怎么,被人说是最重要的了,我就郁闷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到呢。审讯室里,你们是耀眼,他们是第五钻石王。为什么?当当夫人,这样我就不用在我们的小地方受苦和累了。”

“张浩北!你……” 雨衣想骂他,可是她从来没有骂过人,只是心里着急,眼泪就掉了下来。

张浩北慌了,急忙道:“哦,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次我学会了,我结婚买房,十楼以下谁都不考虑,免得老婆哭了……起来,我去把被子搬上楼去。”

羽衣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恶狠狠的说道:“别臭了,谁敢娶你为妻!”

C

闫俊东居然拿到了羽衣的手机号码,温文尔雅地邀请羽衣观看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的表演。 羽衣知道这张票又贵又难买,但严俊东毕竟是被怀疑的对象,现在和他交往绝对不合适。 她犹豫着拒绝了。

闫俊东好听的声音又传来:“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别担心,我只是想找个人一起看芭蕾。你知道在这找个合适的人看芭蕾比较好。”市里比赚100万美元还难吗?如果我的资料没有错,玉仪小姐跳了七年芭蕾,在大学的新年晚会上表演了精彩的芭蕾。”

“你在调查我?” 玉仪警觉起来。

闫俊东也很诚恳:“对于一些人来说,我渴望了解她的一切。”

余逸在心里叹了口气。 对有些人来说,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拒绝。

和严俊东在一起,无疑是一种享受。 他尊重女性,理解女性。 他永远会让女人觉得自己像个公主,一个爱她的公主。 羽衣一直担心他会问起案子,却一句话也没说。 整个晚上,他们都在谈论世界各地的舞蹈、音乐、旅行和奇闻趣事。 严俊东知识渊博,幽默风趣,从不冷漠。

晚上12点前,闫俊东开车送雨衣回家。 楼下,严俊东抬腕看了看手表,然后笑着说道,幸好还有五分钟,灰姑娘就可以从容地回家了。

羽衣脸色一沉,低声道:“原来我只是灰姑娘。”

颜俊东一本正经的道:“当然,因为只有灰姑娘才是王子的最爱!”

严俊东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架势。 他开始每隔一天和羽衣见面吃饭和喝茶。 他每晚通电话直到深夜。 最后,他开着自己的宝马车到刑警的院子里去接下班的玉仪。

张浩冷着脸看着他们离开。 第二天一上班,他就开了个会。 在会上,他直截了当地批评了玉仪。 最后,他说:“如果你要糖爹,你可以找个干净的。总有一天我们会给他戴上手铐,只为了陪他哭。” 羽衣也着急了,问道:“什么日子?你哪天有本事给他铐上手铐。”

张浩北气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打人了,他站起身来准备拉他,却只是狠狠的盯着羽衣。

终于,雨衣哭了,说:“好吧,我走了。你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我辞掉工作也没关系,对吧?”

D

玉仪真的辞职了。 我们离开的那天,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那里。 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大家都不愿意说这个说话轻声细语,勤劳勤奋的美少女。 张浩北呆在办公室,没有出来。 没有人敢敲他的门。

玉仪开始到处找工作,在烈日下,她挤着公交车,一一应聘。 严俊东一脸受不了,道,何必这么辛苦?

玉衣调皮一笑:“灰姑娘还是灰姑娘的时候,当然要努力了。”

闫俊东说:“你算不算求婚?问我?”

羽衣叹了口气:“你为什么愿意结婚?你身边美女那么多。”

闫俊东笑眯眯,一脸落寞的说道:“有什么用?百万财富没有救命钱,一群美女还不如知己热情。”

羽衣走过去,从沙发后面倾身抱住了他的头。 这个男人也有一颗脆弱的心,不忍再被触动。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无法回头的路 | 布达拉宫
分类:灵异事件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