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纪念碑

2021-09-05 07:01 阅读 33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查煌是个画家,这天他背着画夹独自进山写生。 正走着,两只巨大的燕尾蝶从他面前飞过。 五彩斑斓的色彩让他的眼睛熠熠生辉,他不知不觉地跟在蝴蝶后面。

人类纪念碑

两只蝴蝶在茂密的灌木丛中飞了半天,转过一个山坡就消失了。 查煌这才意识到自己迷路了。 夜色茫茫,群山环抱,猫头鹰诡异的笑容不时在耳边回荡。 他推开灌木丛,朝着罗盘的方向走去。 忽然,他看到前方的丛林中有几道火光在闪烁,他加快了脚步。 他认为,在山上找个人凑合住一晚,才是最重要的。 走了两步,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几道火光和蓝色的眸子正快速的向着他移动,夜风中传来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

他惊呼:“不好!” 转身,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回去。 两只小牛般的巨狼已经跃了上来。 好在查华身体健康,早早醒来。 他拼命地跑着跑着。 他不知道跌倒多少,翻筋多少。 他跑出七八里,一道悬崖陡然耸立在他的面前。 要不是把脚收的快,我怕是要撞到头了。 查煌身体一扭,以防御姿态拔出自卫匕首。 两只狼张了张嘴,上前一步,就要朝他们冲过来。 忽然,查煌听到身后的峰顶传来悠扬的笛音,感觉脸上有几道清凉的月光。 两只巨狼忽然做出了奇怪的动作。 他们双腿跪地,却又高昂着头,疯狂地嚎叫着,仿佛在祭拜月亮。 然后他们转身就跑了。

就在查煌不解之际,一根绳索垂了下来。 月亮停在崖顶,像一个透明的鸟巢。 就在月亮的身边,站着一位胜过雪的白衣美人。 她似乎在向查煌招手。 像是被妖魔化了一般,查皇爬上了绳索。

到了山顶,他不禁在心中暗暗呻吟。 没有白衣美女胜过雪。 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冲上来,把他绑得跟猪一样重,然后领着他下了山坡。 查皇吓了一跳,却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仅仅几个转身之后,一个月光下的陌生村庄,蓦地出现在了察煌的面前。 几十户人家分散在一个缓坡上。 石屋和木门围起来的院子里,到处都是各种果树。 一条石街上挤满了身着演员服装的人。 两个大人物之一喊道:“人来了!” 人群开始齐声欢呼。 查煌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遇到了拍电影被他们变回演员的人? 两个大汉扶着他,爬上了石板路。 路边的人群像两条小溪逆流而上,缓缓地跟在他们身后。

路的尽头,似乎是一座祠堂,用巨石砌成,门上方写着“碧落神殿”的字样,但陈旧有些模糊。 庙门前摆着一张八仙桌。 桌子上放着一张御师椅。 一位头戴凤冠、身着厦门的年轻女子,背对着人群,正对着庙门坐在椅子上。

察煌被绑在庙门前的一根柱子上,抬头一看,发现那高高坐在太师椅上的女子,与方才崖上的白衣女子一模一样。 女子瘦削的瓜子脸,精致的眉毛,修长的身段,在山水的映衬下,宛如女神一般。

八仙桌前,几名衣着奇特的魔女神仙开始狂舞。 唢呐声悠扬,古朴而神秘,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低头行礼。 半夜这么吵闹之后,人才渐渐散去,只剩下一个大汉,手中拿着鬼剑守护。 查煌一开始并不太明白这些人的话,他们的话具有明显的古读音特点。 但即使是猜测和误导,他也明白,这些人明天就要拿他祭祀某位大神了!

查煌绝望得要死,想着如何逃走。 守卫他的大汉顿时惨叫了几声,倒在了地上。 他也分明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脑子开始有些晕眩。 就在这个时候,几滴凉水洒在了他的脸上。 他猛然惊醒,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伸手搂住了查欢。 察煌只觉得文祥软玉贴在自己的胸口,心里有些苦涩。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他临死前的另一种仪式。 女人已经松开了他,将他拉进了圣殿。 月光下,察煌发现,中央是一尊方额前额、面容凝重的雕像,数十尊女性雕像并排而立。

走到神像身后,女神在墙壁上摸索,一扇暗门忽然打开,露出一条通道。 紧接着,那女子甚至还说着,做了个手势,终于让察煌明白,她是这座神殿中的神女,需要一生陪伴山神雕像。 死后,她将成为等待在山神身边的雕像。

女神说她不想过这么无聊的生活,她要他带她远走他乡。

查皇大喜过望。

两人跑出村子不到两个小时,就听到身后村民的呼喊声。 好在查煌有着丰富的野外求生、躲藏藏匿、巧妙摆脱追兵经验。 首先,他在另一个已经与外界相连的村子里租了一辆机动三轮车。 然后他坐了车,坐了火车。 三天后,终于将女神带到了她居住的城市。 历经两千多里的同样命运,他爱上了这个单纯、优雅、狂野、不知名的女孩。

每次查煌看到她,都会有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他以女神为模特画了许多轰动性的作品,并举办了他的第一次特展,受到了艺术界的好评。 查煌给了女神一个诗意的名字,叫做雪守月。 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和教学,薛守月已经从几乎一无所知的野蛮状态融入了现代社会。

两人很快就结婚了。 新婚之夜,无论茶璜怎么哄,雪守月都不肯脱下自己的紧身内衣。 他还严厉地告诉他,如果她被逼迫,她会离家出走。

查皇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们现在结婚了,有什么不能坦诚相见的?你身上有什么巨大的伤疤吗?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是离你最近的人。”保持距离。” 雪守月低头看着地面,道:“不就是一层薄薄的衣服吗?” 查煌道:“一层衣裳,两心相隔万里。” 两人同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一年多来,查煌从未见过妻子的上半身。 各种借口和理由都达不到他的目的。 这让他更加好奇了。

但答案终于揭晓了。 一天,薛守月买菜回来,惊慌失措地对茶黄说道:“我看到了,他们还在找我!” 查煌问道:“是你们村里的人吗?” 她说:“是的,如果他们找到我,他们会把我带回去,用火烧死我。” 查皇道:“是不是因为你身上的秘密?” ” 她叹了口气,道:“这不是秘密,正因为如此。事情太可怕了,我怕会吓到你。” 查煌道:“我不怕,我就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说话间,抬头一看,发现雪守月已经脱下她的上半身,背对着自己。 她原本很光滑的背脊上,被烙上了一幅栩栩如生的老人肖像,方额的额头和一张宽大的嘴巴。 她的肌肉一动,那人影就显得很凝重,脸色凝重,像是要抓人吃饭。 一般来说,这真的很令人不寒而栗。 下面密密麻麻地刻着一些类似印章的小字。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人类纪念碑 | 布达拉宫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