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人不知鬼不觉》世间没有巧合,皆是命中注定

2021-09-25 20:16 阅读 4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这些年一只看贴吧了,也算老涯友了,以前都是看帖,现在我也准备把我以前的经历和一些真人真事,改变成故事讲给大家听,但请勿对号乱坐。

  先感谢每一位朋友的回复与回帖。非常感谢大家了。

  1、与狐仙结缘

  我叫佡山峰!是不是感觉我的名字读起来很生硬!按照出生的八字算啊,我五行缺土,俺老爸一想,哪里土多?山上土多呀,那就叫山峰吧。而我的姓平时组字念佡(xiān),在姓里念,佡(nǎo)你会想这是什么姓?没听过呢?根据某部门查询显示,佡姓是辽宁一个特有的姓氏,就连百家姓和《康熙字典》里面,都没有收录,《中华大字典》收录了,但未注明其为姓,至今辽宁有些地方姓佡的身份证上还写的是“恼”去银行和公安局还得反复说明,闹出了不少笑话和麻烦。我小的时候也因为这个姓而被大家拿来逗乐,因佡与脑同音,所以经常有人给我起外号,比如什么,脑血栓、脑震荡、脑电波等等,开始我还会回击两句,后来我都自然了,随便叫吧。看他们笑的一个个像弱智似的,我也挺开心的,等长大了也就没人这么叫了,我在家也有个小名,大家都叫我核桃。小时候听家里大人们说,我们这个佡姓,追起源头来,是和狐仙有一些关系的,提到狐仙,就不能不说说我们东北的马派!有人会问了,什么是马派?民间常说的一句话,南茅北马,南茅指的是茅山派,北马指的就是我们东北的马派,民间有叫出马仙和马家仙的仙家又分保家仙和出马仙,出马仙又分上方仙和下方仙,上方仙不管是出马仙还是保家仙都用黄布或黄纸,下方仙都用红布或红纸。有人会问!什么是上方仙?上方仙都是渡劫成功的,是有身份编制的,都有身份证的,也有具备上方仙的资格,但不喜欢受到约束,这类叫散仙。上方仙来到尘世,都是与弟子有缘而来,或是应劫数而来,下方仙就是临时工,为了编制而努力提升修为,找弟子出马后,也不提醒弟子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出马仙看病收费,都是弟子规定的价格,仙家一分钱也拿不到,它们只拿公德。所以民间新出马的都很灵验,时间久了,仙家一看,这个弟子就认钱,也就不在来了,而这个弟子靠以前的名声开始骗钱,大家都会觉得这出马弟子突然算什么都不准了,这才是开始,时间久了,这些出马弟子都会遭到一些报应,下场没有几个好的,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有明白道理的弟子,就自己和仙家修炼。所以说,有了这份缘,要珍惜!说完身份在说堂口,堂口分大堂口和小堂口,大的堂口里应该有,狐、黄、白、柳、灰,还有一个老悲王,狐指的是狐狸、黄指的是黄鼠狼、白指的是刺猬、柳指的是常和蟒、灰指的是老鼠,悲王是指死后的灵魂也叫清风,这些都是主流的,还有一些非主流的仙家,比如乌龟、狼、野猪、野鸡、大树等等。想做堂口教主的,必须是有能力的,一般狐仙居多,黄仙跑的快,都做弟子的贴身报马,就是传话加保镖。白仙精通医术制药,柳仙就厉害了,是堂口的将军,擒鬼降妖的,冲锋陷阵。灰仙精通搬运之术。清风比较若,一般跟踪、查实、看堂家。小的堂口比较简单了,有一个仙家就可以,有的是两三个仙家,所以有的出马仙只会算命,有的只会查事,有的只会看一些小病。因为它们的仙家能力有限。保家仙则是,人救过某些修炼有灵性的动物,或者是前世今生的缘分,暗中护佑这一家的周全、保家仙一般不会显身。就是默默的保护。现在跳大神的,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个现在比较少了,吉林和黑龙江还有,为什么少了呢?出马仙看病不管给多少钱,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拿,跳大神的需要两个人,一个大神儿和一个二神儿(儿化音),钱就得两个人分。而且跳大神还得会打鼓,还得会唱,有一些技术含量在里面,也有人就喜欢找跳大神的,感觉又是跳又是唱的,能有真东西,其实都一样,有的出马弟子也是,请仙后一顿摇头晃脑,还叽里咕噜说几句宇宙语。不管怎么说,顾客有什么需要,就给你表演什么,谁让你是顾客,你是上帝了呢!这些仙家不管多厉害,都得听胡三太爷、胡三太奶和黑妈妈的。他们三位是整个东北的总护法,当年小日本不甘心投降,却又无回之力,小日本鬼子就开始憋着坏,使用他们的必杀技,出损招!带不走的全炸掉,包括老百姓,据说围着城,里外埋了几十吨的炸药,这个时候,天!开始下小雨了!足足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小雨,炸药都被雨水浸透了,怎么整也点不着了,这给小鬼子气的够呛,老百姓可高兴坏了,有感谢老天爷的,有感谢过路神仙的,也有感谢自己家祖宗十八代的。还有感谢胡三太爷、胡三太奶和黑妈妈的,有朋友会问!既然有仙家保护着,为什么还有列强的入侵?对于这个问题,真是小孩没娘 说来话长,后面会写到,听家里大人们说,以前东北的冬天非常非常的冷,尤其是腊月里。东北有句谚语,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还有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鸡。就是说最耐寒的鸡,腊月这几天也能冻死它。在外面尿尿你都得晃悠着,慢了就冻成冰棍了。我小的时候还特意试了试了,虽然没被冻成冰棍,但没一会的时间,地面上就结上了冰。以前过年鸡肉和猪肉都是放在外面的一口大缸里,上面在扣个大铁锅,也有直接放外面窗台上的,都不怕狗叼走,因为它根本啃不动,冻的嘎嘎地。东北的冬天还很长,春天秋天短,夏天更短,有那么一句老话是这么形容的,在东北!一个月过年,两个月耍钱,三个月种地,六个月干闲,东北人到了冬天都有个习惯叫“猫冬”。这个时候也是串门和走亲戚人最多的时候,家中的火炕烧的热热的,亲朋好友往火炕上一坐,边聊天边摆弄着家里的零活,口中聊的也都是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而男人们聚在一起,地上点个火炉子,围在一起打牌逗哏,练就了东北人诙谐幽默的语言天赋,天气好出去打个猎回来在喝个酒。当然!现在是不允许打猎了。毕竟那个时候物质缺乏,现在的东北也不像以前那么寒冷了,南北极都开始融化了。而本文中的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夜,像一幅淡青色的幕布罩住了整个山村,远处的山林间,还时不时的会传来几声狼叫,风在不停的吹着,天空上在飘飘洒洒的下着雪,“汪汪”一连串的狗叫声打破了这沉静的黑夜,一位少年从房子里赶忙走了出来,大黄狗可能觉得自己主人出来了,更有胆了,朝着门外不停的狂叫着,少年喊了几声大黄,又瞪了它一眼,大黄这才呜咽了几声转身回到狗窝里看着他的主人,他抬头看了看正在下雪的天,少年自然自语的说:“用不了多久啊,就要大雪封山了呦。”少年又朝院子外看了看,隐隐约约看见,蹲在自家院门口的东西,体形和大黄还有点像,因为是夜间,所以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动物,少年头脑第一个想法就是,不会是狼吧?那个时候的院墙和院门和现在的可不一样,那个时候的院墙都是用树根草绳捆绑起来的,有和没有完全一个样,防君子不防小人,这样的建筑叫篱笆,少年转身四下张望,想拿个东西防身,四下看了看,只有一把破镰刀,有个傢伙总比啥也没有强,少年拿起镰刀,拽了拽身上披的外套朝门口走去,开始以为是狼,等走近了发现是一条大白狐狸,看后腿还有个夹子,伤口还在往外流血,白狐眼神充满了渴望,好像在向自己求救,在东北的民间,百姓比较相信山中的胡黄常蟒,它们具有灵性,大多数猎人都不会轻易打这些,,但也有那虎了吧唧的,不信邪非要试一试,试完的结果就是轻者残,重者亡,这样的传闻民间有很多,那真是一箩筐一箩筐的多。看见这只白狐受伤,少年警惕的打开了院门,蹲在白狐的旁边,一股很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少年还纳闷呢,狐狸不都是骚骚的吗?这个怎么酒味这么大?也许是吃了很多用烈酒泡过的诱饵都让它吃了,少年心里想只有这个解释,比较靠谱,他开始观察这个夹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别动啊,这玩愣你越动它夹的越紧,你忍着点我帮你把夹子拆下来。”白狐就像听懂了似的把脸朝另一个方向看去,把带夹子的腿一伸,尾巴在地上不停的扫来扫去,那意思,来吧!少年一看这幅场景就乐了,笑呵呵的说道:“这玩愣和狗一样啊,都能听懂人话。”少年话音刚落,这只白狐猛的一下转过了头!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原创连载】《人不知鬼不觉》世间没有巧合,皆是命中注定 | 布达拉宫
分类:灵异事件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