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恐惧症

2021-09-27 07:28 阅读 33 views 次 评论 0 条

老家三叔的儿子想结婚,想拆祖屋,在原址盖新房。 为此,三叔特意打电话给王宇的父亲回去商量。 然而,王宇的父亲中风,行动不便,王宇只好代替他回老家。
孤零零的老房子建在王家竹园旁边的山坡上。 三叔带着王宇和几个侄子进了老屋。 这座房子已经废弃了 20 多年。 要不是这个宅基地,恐怕没人会插手。
“小宇,这房子是你家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可你家已经在城里落户了,农村的财产你也不在乎。正好你哥要盖一座新房,请你回来办手续。”三叔歉意地说,推开半塌的腐烂木门,一束阳光照进漆黑的老房子里,王宇闻到一股呛人的灰尘味。 . 一排木制画框挂在老房子的土墙上,厚厚的灰尘让人很难看清画框里是谁。 三叔扫了一眼房间,目光落在墙上的画框上,“房间里只剩下这些老祖宗的画像了。所以,我们哪天去祖坟,把画像烧掉。”
那天晚上,王宇在三叔家休息。 三叔的房子离老房子不远。 下坡路过竹园,是一栋二层楼房。 王宇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一大早,他就起身到窗前,点了一根烟。 窗外,黑暗笼罩了一切。 忽然,一道红色的光点闪过,宛如一个小火球,又是一闪而过。 王宇感觉有点像老房子的方向。
闹鬼了吗? 王羽想起了那些阴森森的画像,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在乡下清晨的薄雾下,王宇独自转身上山,来到了老屋。 他想一探究竟。
当王羽走到老宅门口时,地上的脚印在尘土中凌乱不堪。 昨天三叔带着他和几个堂兄弟去老房子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 王宇盯着脚印,后背突然冒出冷汗。 昨天和我们一起来的男人个个都高大帅气,今天为什么多出一排娇小的女人脚印?
王宇伸出手,测量着脚印的线条。 他的手掌只有一半大。 脚印看起来不像现代女性的高跟鞋。 这种鞋的高跟鞋在鞋中央,踩在地上。 中间是凹槽。 脚印在晨光的微弱​​中走到了墙根,然后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直到消失在墙上的一个画框前。
王宇擦掉多年积累的灰尘,在画框里看到了一幅女人的全身画像。 她身穿晚清刺绣双排扣长袍。 王羽低头一看,双脚张开。 大眼睛。 这些诡异的脚印,只是这幅画像中女人的旗鞋上的台阶。
王宇不敢再呆在老房子里,赶紧回去找三叔。 听了王宇的交代,一向冷静稳重的大叔不由打了个寒颤,喃喃道:“冤枉,这都是冤枉啊!” 说完,三叔从旧木箱里拿出一本破旧的线装书。 对王羽:“小玉,这是我们王家的家谱。那个女人,是你爷爷家谱中的一个人,名叫姚耀红,原本是你爷爷买来的妓女和妃子。”
王宇的祖父王喜陵,生于清朝,曾任广平县令。 没多久,姚瑶红就将他赎回。 王希玲因得罪老板被弹劾下台,带着姚耀红回到了老家。
一直在乡下生活的原配,自然不能容忍这个妓院的小妾,说她是天生的扫帚星,要不是她,王希玲说不定也不会落马。
没有人相信这一点,但时间久了,就连王希玲自己都有些怀疑了。 一天,一怒之下,瑶瑶红被锁在木屋里,每天只杀了两顿剩饭。 瑶瑶红得无法辩驳,一个冬夜,委屈的她点燃了木屋里的稻草塔,烧了老房子,把自己烧死了。
相传瑶瑶红生前施下毒咒,要求王家世世代代永不超生。 说来也怪,从那以后,王家果然没落了,王家大老婆也变得唠叨了起来。 她总说鬼整天缠着她,捏她打她踢她,半年后。 死于震惊。 今年冬天,王太太所生的独子突然失踪,再也没有找到。
王希玲后悔对瑶瑶红太苛刻了。 为了赎罪,他为瑶瑶红修了一座坟墓,还请人画了一幅她的全身像挂在家里。 但这并没有阻止王家的没落。
“那现在这个脚印是怎么回事?” 王宇疑惑的问道。
”我听老一辈说,瑶瑶红自焚自焚,鬼也太伤心了,鬼也坚持了。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来捣乱,她看的人也有没有好结果。”
王羽心中一寒:“你有没有盯着我看?” 三叔吸了一口烟,缓缓道:“恐怕是这样。”
晚上睡在床上,王宇正要睡着,忽然觉得肩膀一沉。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淡绿色的手从床底下伸到了自己的肩头,还在抚摸着自己的胸膛和心脏。 王宇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他躺在床上,旁边站着几个人。 三叔关切的问道:“小宇,你没事吧?”
王宇摇了摇头。 三叔问昨晚的事情。 王宇回忆起那可怕的一幕,不禁心悸。 当他把自己的离奇经历告诉三叔时,三叔沉默了半晌,才道:“看来瑶瑶红的鬼魂知道你是太子家的长孙,所以才来找你的。”
“那我能做什么?” 王宇担心的问道。
“对于现在的计划,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老房子的主人换成你哥,他也想拆老房子盖新房子。他趁机庆幸,说不定还能挽救我们国王的劫难.”
王羽想起了之前的问题:“三叔,你不是说高爷爷的独子突然失踪,再也找不到了吗?那我们的后代是怎么来的?”
“外公外公唯一的儿子失踪后,在亲戚家收养了一个孩子,我们兄弟都是那个孩子的后裔,只有你家不是。西陵的外公死后不久,你外公就回来了,说他是失踪的孩子,而且出示了证据,那是一把长命的银锁,锁面镶嵌着一块翡翠,是西陵老祖在位时得来的宝物,因为金贵,所以传给了独子, ” 并且是套在他的衣领上。后来荆家老爷子确认他就是那个失踪的孩子,最后认出了祖宗,把老房子的地契改成了你爷爷的名字。
王宇闻言,松了口气。 “可惜,你父亲十三岁那年,你爷爷遇到了瑶瑶红的鬼魂,将他打死。前年回来扫墓的时候,连你父亲都被瑶瑶红的鬼魂吓坏了。中风了。” ”
王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有这种经历,不由的愣住了。 想想看,他父亲中风前确实回过老家,回去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只是他从来没有跟王宇说过。 难怪平日里他总是不让自己回来。 这一次,如果他中风了,人事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叔又着急,王宇是不会不告诉父亲就回来的。 没想到回来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着实让人震惊。
按照他三叔的想法,王宇办理了旧宅地名免费转让的协议,然后拿着协议带回了城里,让父亲留下了手印。 坐在回城的车上,他心里还是有些着急,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摆脱家族百年宿命的诅咒。
他靠在座位上,耳边充斥着陌生又熟悉的口音,听得不自觉有些入迷。
到了省城,王宇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同学李强打电话。 他在省勘察院工作,王宇用他确认了刚才在车上听到的某个八卦,然后就回家了。
他把协议书读给躺在床上的父亲听,然后把自己的经历和一些想法都说了出来。 父亲那双苍老的眼睛里含着混浊的泪水。 显然,他之前已经想到了什么。 虽然不能动弹,但思绪还在。 他看了看协议,坚持要王宇帮他按手印。
王宇又回到了老家。 当他把印有父亲指纹的约定放在三叔面前时,三叔一家人都高兴坏了。
王羽冷冷道:“三叔,老实说,你要这个宅基地到底是为了什么?” ” 三叔尴尬地笑了笑:“当然是给你弟弟盖新房结婚,然后是为了救你。死了。”
“别骗我,我回去的时候听说省城要开龙山,要修高铁,正好路过老房子,你做的就是为了那高昂的赔偿金和一个安置工作的场所。” 三叔顿时愣住了。 NS。
“其实,如果你老实告诉你父亲或者我,我们都会给你的。毕竟我们家现在的生活已经很不错了,为了这点小钱,和老亲戚做红眼病也没什么冤屈的。只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动了我的脑子,装作骗人,欺骗和伤害他人。”
三叔的脸又红又白,全家人都无语了。 王宇推门而去。
在回城的车上,他听到了城里人的议论声。 在向李强询问了几条关于修建高铁的传闻后,王宇得出的结论是,里面有鬼。 但当他想到那个闹鬼的人是他的三叔时,他就不想再打扰了。 就在父亲挣扎着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的时候:“毕竟是兄弟……算了。” 在金钱面前,亲情是那么脆弱。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电话响了,是李强。
“王宇?高铁的建设方案已经敲定了,为了打通京九大通道,你们老房子的那一段被搬迁了。可惜啊,巨额的赔偿!”
的确,人不如天。 王羽最后看了一眼老宅,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肖像恐惧症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