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赌

恐怖片,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她吓一跳。是她邻居,他喜欢吓唬她,曾试过来电话扮鬼,她恼怒地敲墙报复。那边有回应,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半小时后敲墙声消失。第二天,警察在隔壁进出,他死在入屋强盗手里。她终明白那敲墙声意义。这夜她独自流泪,突然隔壁又传来三下敲墙声。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民间故事栏目!

张德瑞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异人必有高技,看来这个人一定大有来头。张德瑞已经很久没赌马了,因为逢赌必赢,周围没人敢再跟他赌了。没等张德瑞回答,聋老汉已经掉转马头离开。

第二天一早,天下起了牛毛细雨,镇子上的人听说张德瑞要赌马,都来看热闹,也想跟着押一把。他们把张德瑞的铺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可等了一上午也没见人来,过了中午雨停了,人还没来。到了晚上,看客们的兴致消耗殆尽,纷纷扫兴而归。张德瑞也觉得让一个聋子给耍了,想关门睡觉。可是他回到里屋突然发现夫人李勤儿不见了,怎么找也没找到。张德瑞正在着急的时候,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那个老汉,后面还跟着一个骑着白马的白衣少年。

他领着二人进了院子,掌起了灯火。白衣少年牵过那匹白马,这是一匹上好的肉马,张德瑞仔细看了看,心中估摸了半天,说出了三个数字。白衣少年跟师傅比划了一阵子,只见聋老汉手一抖,刀光一闪,那匹白马当时就倒了下去,血流出来,聋老汉又一刀下去,竟把四个马蹄齐刷刷削了下来。

张德瑞当然不甘心变成残废,他趁师徒二人不注意,一刀飞了过去,没想到这一刀却让聋老汉接在了手上。

双方撕破了脸,张德瑞上马操刀和聋老汉拼死一搏。打了十几个回合,张德瑞占不到一点上风,他眼珠一转,何不将灯火灭了,聋老汉看不见又听不着,杀了他还不是易如反掌?想到此,张德瑞挥挥刀,将灯都挥灭了,四周一下子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声音分辨对手的方位。张德瑞自以为得手,大胆出击厮杀起来,可是他的马却不听使唤了,对方的马却能行走自如。张德瑞心里一惊,这才想到,对方那匹马可不是什么瞎马,那是一匹从小训练出来的夜行马,那马的眼睛是人为缝上的。

张德瑞心里怯了三分,下手也弱了几分,没几个回合就让老汉把刀震飞了,他也被震落马下。白衣少年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灯被重新点燃了。

张德瑞原名叫叶祥宇,二十八年前,他还是一个心怀大志的年轻人,一心想出人头地,于是就到了千朵莲花山,拜在李公堂的门下学武艺。同门的师兄弟总共九人,他排在最后。李公堂要在这九个人中挑选一个成为他的传人,选中的这个人不但会得到李掌门的真传,而且还能得到掌门女儿李勤儿,所以这几个人不但勤学苦练,而且各怀心机。

师傅让他牵来一匹马,一试,叶祥宇说得果然相差不多。李掌门见叶祥宇机灵又有悟性,就决定选他作为自己的传人。从此以后,李掌门让叶祥宇跟女儿李勤儿一起练功,两年后,叶祥宇的武功大有长进,和李勤儿更是两情相悦。

表面上叶祥宇春风得意,可是他的内心一直很矛盾,因为他并没有悟出师傅的绝技,只不过是事先杀了一匹体型差不多的马,称好了重量后才蒙对的。如果不说出自己的秘密,可能这辈子也学不到师傅的绝技了,但说出来又怕师傅怪罪。有一次,叶祥宇和师傅一起进山采药,他想只有学到师傅的绝技,才能巩固住自己的地位,这才说出了实话。叶祥宇料定,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师傅只能把绝技传授给他。

叶祥宇听了心叫不好,以为师傅这是推脱,不愿再教他了,看样子,娶李勤儿的事也没希望了。回去的路上,走过山顶悬崖的时候,叶祥宇突然闪出了一个邪念:现在师傅对自己的前程和爱情都是致命的威胁,不如就在这儿把师傅推下山崖,一了百了。就在他刚要动手时,被师傅发现了,李掌门自己一不小心摔了下去。下面是万丈深渊,叶祥宇知道师傅肯定没命了,就回去报信去了。

他们找遍了山谷,也没找到师傅的尸体。后来,同门师兄不服他,叶祥宇就领着李勤儿隐姓埋名到了这个小镇子上。这时,李勤儿已经有了身孕,不久生下一个男孩。叶祥宇以贩卖马肉为生,每天看到妻子李勤儿就会想起师傅,他深为自己的过错感到自责。没想到师傅不但没死,事隔这么多年,还会找到他们。

张德瑞拿起刀,看了看自己的脚,他双眼一闭,一刀下去,将双脚剁了下来。他又看一眼自己的左手,一刀也砍了下来,张德瑞放下刀,让刀刃朝上,然后举起右手,向刀刃猛挥了下去。

叶祥宇的手脚疼痛难忍,他后悔当初,越想越觉得没脸见人,就想自己了断算了,可是现在连自行了断也不能了,叶祥宇一急晕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了,叶祥宇发现自己的手和脚还是好好的,原来和聋老汉赌马的整个过程只是场梦,真是虚惊一场。

叶祥宇接过来,是一个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老朽不才,明天和你赌马。这正是梦里他看到的那个纸条,张德瑞又仔细看了看,发现后面还有一行小字:当年我已看出你的心思,为了不让你以后背上欺师灭祖的骂名,所以抢在你动手之前,自己先摔下了悬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