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父子两条路

嵇康父子两条路生个儿子当像谁?从外貌上来看,可能都想生个儿子都是自己的翻版的,如不像自己,那问题就大了。可是从对生活的设计上,是不是都想儿子是自己的翻版呢?大半人都希望儿子走的路不是自己的那条。鲁迅是中国第一文豪,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去做空头文学家,如果实在无能,就做点小事,学一点小艺也能养家糊,鬼段子分享:五岁女儿天天哭着要找幼儿园的小鹏,他来到幼儿园,老师们告诉他,根本就没有小鹏这个孩子。 紧张,害怕,他送女儿去看心理医生,将她转到了新的幼儿园。 女儿一开始很不适应,慢慢的就正常了,他试探着问女儿,还想小鹏不,“不想啊。”他舒了一口气。 女儿继续说:“因为小鹏已经住到咱家了啊!”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民间故事栏目!

生个儿子当像谁?从外貌上来看,可能都想生个儿子都是自己的翻版的,如不像自己,那问题就大了。可是从对生活的设计上,是不是都想儿子是自己的翻版呢?大半人都希望儿子走的路不是自己的那条。鲁迅是中国第一文豪,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去做空头文学家,如果实在无能,就做点小事,学一点小艺也能养家糊口。”

魏晋七贤中的嵇康,出身高贵,关系资源大大的好,他是曹操的侄孙女婿,嵇康时代,曹操虽死,但余威还在,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循着这层关系去爬官,那是一张通行证。皈依体制,去过锦衣玉食的官宦生活,对于嵇康,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太容易了。但是,嵇康采取了一种“反叛”的姿态,与其他名士一起发动了一场“不合作运动”,不但不当公务员,而且连国营工厂都不进,只在洛阳郊外开个铁匠铺,当个体户。当个体户,本来无所谓,吃自己的饭,流自己的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真是好汉。但嵇康应该明白,在中国当私营企业主或者说个体户,那是需要保护伞的,人家是没有保护伞都要去找,嵇康却是保护伞主动来保护,他却不要。在洛阳城里当了大官的钟会,带领各个部门来给嵇康挂“重点保护”的牌子,来给他“现场办公”,给优惠政策,他却连睬都不睬,待人家要走,甩出一句冷话:“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大官钟会哼了哼鼻子:“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鲁迅先生说:“嵇阮二人的脾气都很大,阮籍老年时改得很好,嵇康就始终都是极坏的。”嵇康所谓“始终都是极坏的”,就是到死都不肯向权贵低头。人家山涛好心好意,所有的关系都给打通,只待征求本人意见,就差下发红头文件的任命书了,他却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把人家臭骂一顿,而且还宣布“绝交”。如果说与山涛绝交只是个人之间的过节,那么与整个时代唱反调,那就是与组织过不去,胳膊岂能扭得过大腿?当朝主张以尧舜孔孟的“忠孝治天下”,嵇康却一味揭露其“指导思想”的虚伪,常发表不合时宜的时评,这不找死吗?公元262年,当朝觉得消灭思想的最好方法,就是消灭肉体。嵇康于是被押上刑场。这时候了,嵇康依然不认罪,死不悔改,他叫人拿来一把琴,从容地弹起一曲《广陵散》。曲终,人散。

老子英雄儿好汉。像嵇康这样铁骨铮铮的硬汉子,按常理,他应该教育后代继承自己的“遗志”,传承自己的“衣钵”,发扬光大自己的节操与风骨。让子孙也当个响当当的硬骨头的,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嵇康在临刑的前刻,做了一章《家诫》给10岁小儿嵇绍,教育他千万不要学他的样,其诲语敦敦,洋洋千言,把其“精神实质”概括起来就是:不要当硬汉,只能当软蛋。他教嵇绍:领导送人时,不要跟在后面,因为将来领导给别人穿小鞋时,别人会怀疑是你煽的阴火(这是嵇康吗?嵇康什么时候会跟领导在一起?他天天打铁,领导来看他,他睬都不睬,会有机会跟领导一起?);他教嵇绍:公款酒宴,碰到有人争论,不要在旁边看,要走开(这是嵇康吗?嵇康就是嘴巴管不住,经常发表时评,经常与组织唱反调);他教嵇绍:别人劝你喝酒,你即使不愿意喝,也不能拒绝,而是要谦卑客气地端起杯子,一口干(这是嵇康吗?嵇康碰到这样的事搞“不合作运动”,他教子却要搞“不抵抗运动”,不但不抵抗,而且要接受)……

苏东坡也曾对他与爱妾朝云生的儿子写过一首诗,也是教儿子别走他的老路:“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聪明的爹,却希望生一个“哈宝崽”,是真的这么想吗?这里,东坡先生既有对自己儿子的祝福,更多的是自嘲,牢骚成分多于祝福的。而嵇康不像是发牢骚,似乎是出自内心的?对孩子语重心长的教导,他教育孩子不要再当嵇康第二,要去服从统治者,去服务统治者,从而换取安稳的生活,过上幸福的日子,最少不会像他一样被当朝所不容。

我并不怀疑,嵇康对自己所坚守的人格有所动摇;我不怀疑,嵇康对自己认定的信仰有所改悔,我相信的是,这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大爱,几乎每个父亲,在儿子的幸福面前,都有可能向现实低头,向生活投降,向自己痛恨的丑恶投诚,而他本人呢,不,坚决不。他本人说不,而且坚决说不,却让儿子说是,千万说是,这就是父亲对子女的爱!这里呈现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苍凉气象与割喉滴血的悲壮情怀。

(0)
上一篇 10分钟前
下一篇 2022年4月3日 08:59

相关推荐

  • 磨盘街

    磨盘街北宋年间,定阳县常清街出了件怪事,洪记”旧货店的洪老板贴出了张告示:本店收购旧磨子,不管大磨小磨,即便是单扇磨,只要工艺精巧的就收,收购价将高于市场价的1至3倍。…

    2022年7月24日
  • 朋友介绍的客户

    真实鬼故事《朋友介绍的客户》讲述了菲菲跟老公结婚后不久,老公就发生车祸去世了,老公给她留下了一家服装公司。她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没有管理过公司,甚至没有上多长时间的班。但是现…

    2022年7月28日
  • 纸质笔记

    主人没有孩子或女儿。 他去世后,留下了唯一的“融记纸领带”作为唯一的遗产。 此外,还有一本纸质领带手册。 纸贴笔记记录了各种刺破纸的人,贴各种器物的方法,以及各种注意事项。 这张泛…

    2021年12月8日
  • 校园异闻录之阴间路

    恐怖鬼故事《校园异闻录之阴间路》讲述了“我说子华,咱们要不就回去吧,这地方臭的我实在忍不了了!”阿峰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 可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阿峰回头一看,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

    2022年7月14日
  • 丰都旅馆之潮湿之女

    鬼段子分享:一个人坐火车去邻镇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来的路上火车经过一个隧道,这个人就跳车自杀了。为什么?您看懂了吗? 张子轩脸上火辣辣的,双手攥成了拳头,他有好几次都差点儿忍…

    2022年4月23日
  • 罪恶迷宫

    灵异鬼故事《罪恶迷宫》讲述了晓兰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设计和破解迷宫,为此她耗费了大量时间,参加了很多迷宫比赛,获得了很多奖励和奖品。这天,一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出现在她的邮箱里。她以为…

    2022年6月9日
  • 姥姥吃人

    恐怖鬼故事《姥姥吃人》讲述了苏墨从小是姥姥带大的,她的父母都很忙,所以就把苏墨放到乡下,让姥姥带着,可是最近姥姥变得异常的暴躁,特别是苏墨的父母来看苏墨的这两天,姥姥的变化让苏墨感…

    2022年4月23日
  • 木门

    校园鬼故事《木门》讲述了青年男作家瓦子是个网络写手,平时他的工作就是写些武侠小说,工资不高也不低,为了取材方便些、丰富些,瓦子在市里郊区的一个村子租了个廉价的平房住,一院一房正合他…

    2022年5月22日
  • 我又想你了

    恐怖鬼故事《我又想你了》讲述了今天晚上特别想你,两年半了,还是没有从这里走出来,现在也不敢回老家,回家的路上都有你的影子,关于你的一切,以前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会叫你来帮我提东…

    2022年5月29日
  • 二手房

    灵异鬼故事《二手房》讲述了许慧和丈夫在f城打拼多年,终于在今年年初市区里买了一套二手房。价格低廉,地段也不错。出门就有商业街和地铁。这几天他们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搬家,因为两人都工作…

    2022年5月22日
  • 午夜火锅店

    灵异鬼故事《午夜火锅店》讲述了亲,你找的内容好像不存在,推荐你阅读:《蛇恋(4132字)》《笔仙吓人》《残酷的蜜月》《鬼新娘》《恐怖死宅》 亲,你找的内容好像不存在,推荐你阅读:《…

    2022年5月2日
  • 夺命“地狱魔火”

    夺命“地狱魔火”大部分科学家认为地狱魔火”是一种罕见的人体自焚现象。人体在没有和外部火焰接触的情况下自然焚烧起来,燃烧的温度达到1000℃以上,焚烧时会冒出少量的烟和气…

    2022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