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死婴哭

夜半死婴哭明朝洪武年间的一天,广宁知县于天开正在衙中和师爷聊天,衙役进来禀报说,城外西柳庄柳家发生了一起命案,女主人万雪娘和伙计三宝死在了家中。他们家的丫头杏儿赶来报的案。于天开起轿带领衙中人等赶到了柳家。厨娘早上将饭做好,去喊女主人吃饭,只见万雪娘悬梁自尽,三宝死在地上,胸前扎有一把尖刀,这才叫杏儿跑到衙中,鬼段子分享:一条母狗带着小狗过马路。小狗不慎被车撞死。母狗绕着小狗哭泣,被另一辆车撞死。有人感怀其母子情深,将两狗并埋于路旁。两民工馋食,偷偷将母狗挖出,煮食。食毕,想起狂犬病,惴惴不安。夜半,一民工突然梦魇,大叫着从床上坐起。另一民工以为他狂犬病发作,恐伤及自己,遂抓起菜刀将其杀死。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明朝洪武年间的一天,广宁知县于天开正在衙中和师爷聊天,衙役进来禀报说,城外西柳庄柳家发生了一起命案,女主人万雪娘和伙计三宝死在了家中。他们家的丫头杏儿赶来报的案。

于天开起轿带领衙中人等赶到了柳家。厨娘早上将饭做好,去喊女主人吃饭,只见万雪娘悬梁自尽,三宝死在地上,胸前扎有一把尖刀,这才叫杏儿跑到衙中报案。

于天开吩咐人将万雪娘从梁上取下。于天开发现,这万雪娘虽然横死,面目有些狰狞,可是不难看出,她生前是一个端庄淑美的女人。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一位淑雅俊美的女主人走上不归路了呢?于天开又仔细打量起三宝来。那三宝年轻俊秀,一看便知是憨厚诚实之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三宝为何死在女主人的房中?女主人又因何悬梁自尽呢?于天开百思不得其解。

工夫不大,仵作便呈上了验尸格目,仵作说:\"大人,那万雪娘舌头吐出,脸色铁青,身上没有被害的伤痕和中毒的症状,是自缢身亡,三宝被人用刀扎死。从血液凝固的时间和万雪娘脖颈勒痕的深浅上来判断,这两个人的死亡时间应当在昨天子夜。\"

于天开又将地上的板凳立起,量了量万雪娘悬梁时,双脚离地面的距离还没有板凳高,便认定仟作勘验无误。以往,于天开碰到过这样的情形,凶手将人害死,然后又悬在梁上,造成自尽的假像,可是作案人在忙碌中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板凳和死者悬梁离地的距离。有很多次,于天开发现,板凳立起来的高度远远小于死者悬梁时双脚离地的距离,仅仅凭着这一点,于天开就断定,死者是被凶手杀死后悬在梁上的。

可这两个大活人,一个悬梁,一个被害,怎么也得闹出点动静来呀。于天开问厨娘和杏儿,昨天晚上可否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可这二人摇头,说她们早早就睡下了,并没有听到一些什么异常的声音。从这二人的嘴里,于天开了解到,柳家主人早在五年前就死了,家里只靠万雪娘一人支撑门户,下人只有她们两个女佣和死去的三宝,偌大的宅院里只有他们主仆四人。不知为什么,于天开感觉到,这个宅子里有一种阴森森的雾气笼罩着。

于天开明显地感觉到,厨娘和杏儿似乎有一些话在含糊其词。于天开想,只有这两个人和死者平时关系最为密切,要想打开案情的突破口,必须得撬开这两个人的嘴巴。于天开分别将厨娘和杏儿隔开问询。他先问厨娘,那三宝和女主人的关系如何?厨娘说,三宝老实厚道,女主人最喜欢他,最近,有意做主将杏儿许配给她呢。女主人对他们几个下人体贴入微,就和一家人似的。自打男主人死后,万雪娘便发誓不再改嫁,为丈夫守节。尽管许多亲朋好友赶来相劝,可万雪娘心意已决,众人便不再相劝,暗暗佩服万雪娘的德操。在西柳庄,提起万雪娘,没不翘大拇指的,都说她是一个贞节的好女人。于天开又问了一些柳家与本案有关的话题,可厨娘东拉西扯,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于天开又问询杏儿,女主人最近可有一些反常的行为,杏儿摇了摇头说,女主人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常现象,只是近些日子有些闷闷不乐,似乎有什么心事。可究竟女主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杏儿说:\"可男主人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她不是在思念男主人,至于她因何近日有些闷闷不乐,我也想不通。\"柳家在这一带可是富足人家,既然杏儿肯定地说女主人不是思念亡夫,于天开就想,这万雪娘倒底是什么心事让她闷闷不乐呢?

从现场上的情形来断定,万雪娘是自杀无疑,可是三宝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定论似乎为时过早。

这时,衙役在窗外发现一只鞋,于天开一看,这是一只男人的鞋,鞋上沾满了泥巴。窗子外边便是后花园的院墙,院墙外边是村后的另外一条街巷。这只鞋比三宝脚上的要大得多,再说,三宝穿着鞋袜,这只鞋会是谁的呢?万雪娘虽然年过三十,但是生得花容月貌,会不会是万雪娘有奸情被三宝撞见,奸夫开窗逃走,万雪娘恼羞成怒,杀了三宝,自己想不开悬梁自尽了?或者说是三宝也见其生得美貌起了淫心,万雪娘怒而杀之,然后又悬梁自尽的呢?于天开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仵作过来耳语了一番,于天开脸上不由露出惊异的神色。

于天开破案无数,堪称断狱高手,他破案,最重真凭实据,调查取证。于是,于天开便命手下将死者盛殓起来,眉头一皱,想出了一条计策。回到衙门后,于天开吩咐几个精干的捕快乔装改扮在人群中悄悄监视一切来往可疑人等,一有消息便向他或者师爷禀报。捕快应声而去。

第二天,一个长着八字须身材瘦弱的卖丝线的小买卖人来到了西柳庄。卖丝线的走街串巷,由于嘴甜,工夫不大便招来了不少买主。万雪娘的娘家人正在为她办丧事,柳家门里门外挤满了前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卖丝线的打发走了一批买主后有些累了,便坐在村中间一方碾盘上休息。他一边擦着汗,一边吆喝着卖丝线喽,工夫不大,引来了不少买丝线的姑娘媳妇。他一边卖着丝线,一边和这些买主拉话儿。

卖丝线的指着柳家问一个高个儿中年妇女,这是谁家办丧事,妇女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丝线一边说:\"这您都不知道啊,柳家大娘子昨个儿悬梁自尽了,还有那个下人三宝,也被人用刀子捅死了。\"妇女说到这儿咂了一下舌头,无限惋惜地说:\"那大娘子可是个贞节烈女啊,当初,有多少人劝她改嫁,她都不肯,谁想到竟落到了这般下场。县太爷昨天赶过来,也没有查出这两个人的真正死因。\"卖丝线的说:\"大嫂,都说好人不长寿,恶人活千年哩。我看您对柳家大娘子评价可不低,那个人生前一定如您所说是个贞节烈妇。\"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柳家娘子独力持家,实属不易啊!我们街坊可是看得一清二白,那可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好人哪。\"

这当口儿,就听旁边有人说话:\"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那柳家娘子花容月貌,大好年华,谁又能保证她没有做出格的事儿呢?\"卖丝线的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位四十来岁的瘦长汉子。那汉子手里拿着一个竹篮,一边和中年妇女说着诨话,一边拍着中年妇女的肩膀,被中年妇女给骂跑了。卖丝线的就问中年妇女这是何人,如此张狂,中年妇女说,他是庄里出了名的泼汉,复姓西门,名振。这小子仗着家里有些资产,平时坏事作绝,常干一些偷鸡摸狗诱骗良家妇女的勾当,大伙儿恨透了他。中年妇女说着拿着丝线进院去了。

卖丝线的又在屯子里走了大半天,他一边卖货一边和大伙儿唠着嗑儿。快到下午的时候,就听一棵树下有两个人在小声说着话。其中一个精瘦汉子对一个矮胖子说:\"兄弟,这西门振不知又做下了什么缺德事儿,我刚才在庄外的河里遇见他往河里扔一个竹篮,您猜测那里头装的是什么?\"矮胖子凝神静听,精瘦汉子说:\"我问他,他说是几块放过日子的臭猪肉,等他走远了,我过去将那竹篮子打捞上来一看,里边哪里什么臭牛肉啊,分明是一个拿油布包着的被石灰腌制的死孩子!\"\"这小子哪来的死孩子?会不会又做了啥缺德事儿了?\"矮胖子惊问。精瘦汉子说:\"这小子鬼鬼祟祟的,谁知道又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他一个光棍家的,哪来的死孩子呀!\"两个人说得正欢,卖丝线的走过来:\"二位,说什么说得这么起劲?\"矮胖子说:\"我们哥俩在扯闲篇呢!我们不买丝线,你还是到别处叫卖去吧。\"卖丝线的只好挑着货担走了。盏茶工夫,过来两个人,那两个人说明来意,矮胖子和精瘦汉子的脸蓦地就变了......

晚上掌灯时分,西门振正在家里喝着闷酒,忽然听到外边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刚开始他并没有在意,可这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到大,西门振的头发就竖起来了。他分明听到,这屋门外有婴儿的啼哭声。他披了件衣服,拿着宝剑来到屋外寻找,屋外边冷月西沉,哪有什么声响?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又回屋继续喝他的酒。他刚到桌子旁坐好,那哭声又传进了他的耳鼓。西门振不由得毛骨悚然。

如此,一连三天,西门振让这个恐怖的哭声弄得寝食难安。到了第四天,忽然街上传来敲打竹板的声音。西门振走到门外一看,街上来了一个游方的相面先生。那先生五绺长髯,手里拿着一个幌,上书:\"刘铁嘴\"三个大字。刘铁嘴边走边喊:\"麻衣神相,识阴阳,看风水。\"

刘铁嘴走到西门振面前就站住了,上下打量了西门振后说:\"这位官人,您脸上印堂发暗,如果老朽没有看错的话,您脸上被邪气困扰,日下定有鬼厄之灾啊!\"西门振一想,这刘铁嘴果真人如其名,自己这两天被婴儿啼哭声弄得心神不宁,这刘铁嘴或许能施法驱邪,想到这儿,西门振便将刘铁嘴让到家里上坐,刘铁嘴说:\"官人要老朽作法驱邪,这并不难,官人有什么心事老朽得知道,不然,如何对症施法呢?不过,就是你不说,官人的一切也都显在脸上。\"

西门振心下一愣,可面上却没表露出来,他冲着刘铁嘴一翘二郎腿,指了指桌上一锭银子说:\"老先生,那您就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困扰我?您要是说对了,这锭银子就是您的。\"刘铁嘴点了点头:\"如果我所说不差,困扰官人的,是一个没有满月的婴儿的魂魄!\"西门振一听就跪下了:\"请老先生救我!\"刘铁嘴嘴里念念有词,掐指一算说:\"这婴儿是因为你将他扔入水中,身撒石灰,阴魂不散,故此啼哭。不过,我观官人相貌,并无家室,何来死婴啊?官人须说实话,不然,要引来杀身之祸呀!\"西门振说出一番话来。

刘铁嘴给西门振施了法走后,西门振的心才稳当了。刘铁嘴的法术真是灵验,当天晚上,西门振就睡了一个安稳觉,再也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之声。

第二天一早,西门振刚刚起床,打外边闯进两个捕头,不由分说就将他用锁链锁了。西门振就问捕头因何抓他,捕头让他到堂上理论。进了大堂,喊堂威过,知县大人和师爷从后堂走了出来。不知为什么,西门振看着这知县大人有些眼熟,可在哪见过,却怎么也没印象。就见知县大人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西门振,还认识刘铁嘴吗?\"西门振这才想起,知县大人竟然是给自己看相施法的刘铁嘴!西门振早没有往日的狂妄劲,点头不迭。原来,刘铁嘴也是于天开乔装改扮的。

那日,于天开乔装成卖丝线的,在庄里四处打问关于万雪娘和三宝的一些事情。仵作勘验,说万雪娘肚皮松弛,不久前生过婴孩,再加上从窗下发现的那只男人的泥鞋,心下就明白了几分。他安排人等乔装改扮成吊孝的亲朋,自己则扮成了卖线的。当他无意间听说西门振扔了一个死婴,就命捕快将那个发现这件事情的精瘦汉子请到了衙中,精瘦汉子找到了被他深埋在土里的死婴。于天开知道西门振口碑不好,再加上仵作验尸时说柳大娘子不久前生过婴孩,从孩子的大小,于天开断定,这只是一个刚生下来就被溺死的婴儿,十有八九这孩子就是万雪娘的。可这死婴怎么到了西门振手里,又为什么被撒上石灰,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于天开让一个精明的捕快晚上隐在暗处学婴儿啼哭之声,目的是打乱西门振的心理防线。第四天,他就以刘铁嘴的身份出现在西柳庄,西门振果然上钩。一进屋,于天开就看到了屋角一只和在柳家发现的那只一模一样的男人鞋。这只鞋上也沾满了泥巴,另外,他们家前院便是柳家呀!所以,于天开就断定,这个西门振就是那个丢鞋人。于是他使出手段来,连套带引,察言观色,晓以利害,没想到西门振果然着了道。

\"西门振,把你昨天跟我说过的话再说一遍。\"于天开一拍惊堂木。于天开接着就将昨天说过的那番话原原本本地又叙说了一遍。

西门振说,万雪娘因为耐不住寂寞和下人三宝勾搭成奸,没想到万雪娘身怀有孕,生下了一个婴儿。万雪娘怕传出去让人笑话,就将孩子溺死了。三宝和他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早就知道三宝和女主人有情,所以,和女主人之间的事情,三宝也不背着他。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三宝下不了手将孩子埋了,就托他将孩子给埋葬了。西门振接过孩子,知道来了财路,就威胁三宝去万雪娘那换银子。万雪娘无奈,一连通过三宝给了几次银子,西门振仍不满足,就将孩子用石灰腌了。西门振早就垂涎万雪娘的美貌,于是就在那天晚上从柳家的后花园潜入诱逼万雪娘就范。万雪娘不从,以刀相刺,西门振跳窗逃走,丢下一只鞋。至于三宝被杀,万雪娘悬梁,他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见死婴没了用处,就将死婴扔到了河里,没想到被人给打捞上来让乔装改扮成卖丝线的知县大人给探听个一清二楚。

从种种迹象上来分析,于天开判断,一定是在西门振走了以后,万雪娘又羞又恨,杀了坏事的三宝,然后自己悬了梁。怪不得杏儿和厨娘含糊其词。不利于女主人的这种事情怎能说出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