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没之路

沉没之路PART01我叫陈墨,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微电影小导演,自己给自己写剧本,在微博上自诩为文艺女青年,可拍的都是悬疑电影。说来可悲,我这个穷得只剩下梦想的人啊,却连\”梦想\”这事也做不好。女导演要承受的压力和困难外界难以想象:朋友不理解,亲人不支持,男友还因我没有正式工作在几天前提出了分手,再加上竞争对,鬼段子分享:午夜十二点不能洗头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那时洗头会看见鬼……而是:十二点洗头会……你洗的……可能就不是你自己的头……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栏目!

PART01

我叫陈墨,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微电影小导演,自己给自己写剧本,在微博上自诩为文艺女青年,可拍的都是恐怖悬疑电影。

说来可悲,我这个穷得只剩下梦想的人啊,却连\”梦想\”这事也做不好。女导演要承受的压力和困难外界难以想象:朋友不理解,亲人不支持,男友还因我没有正式工作在几天前提出了分手,再加上竞争对手的暗中使绊子与公然嘲笑–说是每时每刻都活在煎熬中着实一点儿也不为过。这不,刚刚浏览网页时,又看到了我最强劲的对手–同行落宣萧近日写的一篇关于我的博文。

照例换个马甲进去浏览,文章内容无非是对我上部作品的奚落。我并不是心理脆弱到不能接受质疑和批评,但如她这般在批评中夹杂尖酸的嘲讽甚至侮辱,我想无论是谁都会怒火中烧吧。不过类似的事情多了,现在的我已经能很快平静下来。况且这事我也曾做过不少。近两年来我与她在网上比作品比口碑比人气,唇枪舌剑口诛笔伐,这种日子我早习惯了。

话虽如此,但如果有个能让我亲手毁灭她的机会,比如将她推入飞驰的车轮里或深不可测的断崖下,我想我必定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就这样边回忆这些年的争斗经历边粗略浏览完了博文,我正要退出博客时,偶然瞥见几分钟前她新发的博客,标题是:我的新作品,大家多多支持哦。

够了,仅这几个字,足以击碎我的心理防线。四个月来,处于瓶颈期的我每日浑浑噩噩,连男朋友都被我气走了,想不到她却在我孤独的日子里享受着工作带来的乐趣,现在还得意洋洋地宣传新作品!我要崩溃了。

鼠标在博文内的链接地址上徘徊,我犹豫着要不要点下去。虽知道不会被发现,却还是有如输者一般狼狈之感。少许,我咬咬牙,看就看,看完了才好写文章挖苦她。这么想着,我按下了鼠标左键。

PART02

电话那头高绍的声音毫无温度:\”陈墨,咱俩在一起五年了,这五年你没正式工作我养着你,我抱怨过没有?但现在我想放弃了,我不愿意为了让你追求梦想,独自扛起未来生活的全部重担!\”

\”我明白,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十分坚定,\”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一天都不想再等!\”他烦躁地怒吼一声,挂断电话。

我没有再打过去,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唯有拿出实际行动来向他证明。可到底要怎样才能拍出一部让我声名鹊起的影片?我苦苦思索着。

电话响起来:\”有您的快递,请下楼签收。\”

回到家里,我捧着纸盒倍感困惑。最近我没在网上购物啊,究竟是谁给我寄的快递?看看\”寄件人\”一栏,明显是化名。带着好奇拆开盒子,揪出里面的东西,顿时一阵彻骨的寒意由那东西蔓延到我的双臂,继而袭遍全身。手中,是一条长裙,色彩斑斓。如果可以穿,我想我一定会非常喜爱它。

可是,它的材质冰冷,拿在手里毫无重量,还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裙摆僵硬地垂向地面。

纸裙子。这是一条应当烧给死人的纸裙子。

箱子里还有张纸,白纸上用毛笔写了一行字,像极了花圈上的挽联。

\”骂我的人都去死吧。\”

如果之前还有疑惑,那么在看到这句话后,我已能断定,这个包裹的寄件人,是落宣萧。

我想起了五天前发生的事。

那天我犹豫再三后点进落宣萧博客里的网址,仔仔细细观看了她的新作,看完后之前的阴霾竟一扫而空,心情瞬间明朗起来。这部宣称倾注了她许多精力的片子,其质量之差甚至可以送去参选\”金酸梅奖\”。演员失败,剧情呕血,内容脱离不了欺骗、分尸、冤魂索命等恐怖片俗套元素,从头至尾充斥着血腥、暴力及导演本人狭隘阴翳的世界观。以为满屏幕的血浆就能吓到观众?不知她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现代影迷。

晚上再点进那个网址,如我所料,电影评论区已被\”烂片\”二字刷了屏,影片弹幕也是密密麻麻的吐槽。看着网友们毫不留情的声讨我既激动又得意,还特意拿个本子抄写了几段十分精彩的话,准备一会儿用到我为这部电影写的\”影评\”里。其中一条评论因字字狠毒句句戳心,被\”赞\”的数量最多,一直悬在评论列表第一位。我咧着嘴读了几遍后,特意登陆自己真实的账号,庄重而笃定地点了个赞。

什么也没发生,那个晚上以及后来的几天,一直都很平静。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恶评,导演落宣萧如消失了一般,没做出任何回复或反驳。于是有网友说,导演一定是太过羞愧,自杀了。

我真希望是这样。

可事与愿违。现在我盯着手中那条泛着冷光的纸裙子,就知道她还活着,并且依旧对我充满仇恨。

被一个戴着\”最没导演天赋\”的帽子的人蔑视,这是让我无法忍受的侮辱。

落宣萧,你等着,我必将拍出震惊四座的作品,我必将让你知道,我才是胜者。

PART03

说也奇怪,在受到落宣萧的变相激励后,第二天晚上我就有了灵感。当晚我便开始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写剧本,紧接着创作分镜头剧本,全部完成仅用了三日。之后我通知了几个熟识的演员来试镜,接下来的几天,找赞助、找场地等一系列琐碎事情让我焦头烂额又乐在其中。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网上对我的讨论已炸开了锅。

收到一个朋友的提醒后我连忙登上主页,平日无人问津的博客在短短几天内竟有了上万的访问量,留言内容喜恶参半。我仔细搜索,发现事情的源头来自于落宣萧的一条微博。

前面几句照旧是不堪入目的挖苦,接着她写道:\”陈墨作为同行,先用小号讽刺我的作品,再用大号给自己点赞!简直是寡廉鲜耻!\”并附了两张截图,一张是我用小号浏览她博客的记录截图,另一张是我点赞的截图。

我苦笑一下关了页面,没有反驳。我不能为自己辩解什么,因为我真的那样做了。

如果你也跟我一样有过低潮期,你就会明白来自对手的轻蔑,会幻变成让你再次飞驰的鞭策。

我知道落宣萧是有仇必报的人,我若挖苦她,她必定会回击。但我确实没想到,她会用那样阴毒的方式回击–这也刚好给了我超出预料的激励。

最终拍摄场地定在近郊一座没有完工的烂尾楼里,所有工作人员都暂时住在了这里。新剧如期开拍,各位演员很用心地诠释着各自的角色,甚至有一个女演员因入戏太深,半夜要躲在房间的衣柜里才能睡着。看着他们精彩的表现,我仿佛看到了未来观众对这部片子的赞扬。

仅在开拍五六天后,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我和所有工作人员的临时房间以及道具仓库在三天之内相继被盗。奇怪的是,贵重物品一样没丢,只是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盗贼似乎在找某个东西。因为没多大损失,我们也就没有报案。

第二件就让我头痛多了–一个男演员出了问题。

这个演员艺名宋牧,是微电影圈中比较抢手的演员,正因如此,在拍我片子的同时他还跨着另外几部电影,这我理解。可若因为赶拍其他片子而天天迟到导致所有工作人员都要等他,这我就要说几句了。

行业规矩,不问演员其他工作的内容。我斟酌再三,只能这么说:\”宋牧,无论你还有什么其他工作,我这边的拍摄你不能耽误。具体时间你自己调节。\”

宋牧竟翻了个白眼:\”导演,该抱怨的是我吧。你这片子里我的场次这么多,很耽误时间啊。\”

\”又想做主角又想场次少,你上哪儿找这种剧本?\”我冷眼看他。

他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黑色T恤,满不在乎:\”我还真就找到了。现在我拍的另一部片子,我是唯一的男主角,而且加起来不到十场戏!\”

我没说话,毕竟我不希望他带着个人情绪工作。谁知我的忍让竟然令他越发嚣张,在片场他把所有人差不多都得罪光了,几乎每天都有人来跟我投诉他恶劣的态度。我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跟他的合同不能中途停止。

PART04

落宣萧再次敲碎了我的内心。

她发布消息称,她的新作品正在紧张拍摄中,用不了多久就会和大众见面。而且她信誓旦旦地写道,内容保证出乎大家意料。

上次那部饱受恶评的作品反而引发了更多人对她的关注。虽然大家都是抱着\”看你能不能拍出更差劲儿的电影\”的心态期待她新作的,但毕竟,她成功吸引了大众目光。

而我,却还是个无名小卒,寂寂无闻地拍摄作品,除了我自己外似乎没人期待。况且这部电影究竟能不能成功,客观说来都是个未知数。说真的,在那几天,我真的怀疑我要输了。

我没想到,很快就发生了一件事,让一切改变。

我甚至一度无法定义这件事的结果是好是坏。

宋牧死在了剧中。

是的,他在拍摄一场被谋杀的戏时,真的被谋杀了。

那是他的最后一场戏,他在拍摄最后一个动作时,咚,倒在了地上。

那场戏原本要拍摄另一位演员拿道具刀从背后捅入他的心脏。当拿道具刀的演员按照剧本,面目凶狠地用力将刀插入他身体时,我仿佛听到极其微小却刺耳的、金属与脂肪摩擦的声音。

那位演员呆了几秒,一声尖叫,现场的人全从震惊中醒了过来。

我跑过去时,宋牧的外套背面已被自己的血浸染成红色。

\”道具……\”我扫视着现场的每个人,颤抖着双唇,\”道具刀,被人换成了真的水果刀!\”

那之后的几天,拍摄工作暂停,所有工作人员逐一接受警察调查。因为宋牧那狂妄自大的性格,几乎跟每个人都有过或大或小的矛盾,所以按照警察的话说:\”每个人都有嫌疑,每个人都要深入调查。\”

调查的进度特别慢。在排除了所有人的嫌疑后,我们终于被允许继续开工。

在复工的第一天我就发现,这件事发生后,有些东西跟以前不一样了。比如,关注度。

几家媒体刊发了宋牧在片场死亡的新闻,接着如多米诺骨牌般,文章不断被其他媒体转载。我连续几天接到不同记者打来的采访电话。就连复工的第一天,都有两名记者在片场等候。

宋牧啊宋牧,你死前跟我不和,死后竟帮了我一把。

要说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则新闻登上的是媒体的\”社会新闻\”板块,而不是娱乐板块。

PART05

宋牧以这样的方式\”杀青\”后,我们继续着之前未完成的工作。为了赶在原定日期结束拍摄,我决定加快拍摄进度。

那几天我昼夜不分地赶戏,时间在剧组里仿佛过得特别快。我总跟剧组人员开玩笑说,感觉这个世界的时间顺序快把我抛弃了。那段时间身体素质也下降了许多。有次拍正午的一场戏时,我甚至差点儿晕倒。我坚持没去医院,我不想再次输给落宣萧。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吧,在赶工的那几天,我出现了幻觉。

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我在做什么,宋牧都会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他平时最爱的黑色T恤,盯着我。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复工后的第三天,我正监督演员走位。恍惚间,我看到宋牧出现在两个演员身后,目光穿过他们之间的缝隙,直勾勾看着我。

我的舌头如千斤重般扎在嘴里,喊不出他的名字。再一眨眼,他已消失不见。

后来收工时,偶然听到一个演员对助手说:\”快点儿回家,晚上别出来了,今天是宋牧的头七。\”

第二次更让我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那天我做了噩梦,梦到宋牧在遥远的地方叫我的名字,说要跟我讨论剧情。然后他说,我去你屋里找你吧。梦里的我就那么躺在床上,冲着房间大门的方向,动弹不得,只能用力地试图睁开眼睛逼自己醒来。可无论我怎么努力,也只能睁开一条缝,并且透过那条缝看到,卧室的门在无声无息地、一点点被推开。

我惊醒,一身冷汗;当我真正看到房间的门,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

我卧室的房门,居然真的敞开着。

是进了小偷?还是昨晚演员找我谈戏后忘了插紧房门,被风吹开了?我这样安慰着,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拖鞋都来不及穿,光脚冲过去关门。

可我伸过去的手却什么都没有摸到。晃晃脑袋,睁大双眼,才发现门是关着的。原来是我太过紧张,看花了眼。

重新躺回去,虽是一场虚惊,心脏却在寂静的夜晚\”咚咚咚\”地跳着,一下一下,仿佛整个身体都在随之颤动。一夜无眠,加上连日劳累,次日中午我险些在片场昏厥。

之后的几次也是如此。他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滞留的时间越发长。再用\”幻觉\”当作宽慰的理由,我自己都不相信。一次,他示意我走到他身边,说有话想告诉我听。还好一个工作人员及时发现我并将我抱住,否则我已跨过护栏跳下楼梯。

后来我问她,你发现我时看没看到我前面有什么人?

\”没有,\”她斩钉截铁地说。她说她看到我时,我眼神呆滞地看着半空,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身体僵硬地向前直行。开始她以为我思考工作出了神,看我要翻过护栏时才觉得不对,一把将我抱下。

看吧,我就知道是幻觉,不然为什么别人看不到?我决定这部电影结束后给自己放个长假,让一些人一些事被时间腐蚀。

PART06

在所有的拍摄工作结束后,枯燥的剪辑工作开始了。我每天窝在工作室中,把全世界都抛到了脑后。我要尽快完成所有后期制作,要借宋牧死的余温,趁大家还记着这部电影时,把它展现在观众眼前。而我的对手,落宣萧,那段时间没有任何消息。我仿佛看到了她败给我后狼狈的样子。这是我忙碌工作中的唯一安慰。

PART07

那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天,我如平常一样,在小憩后继续在电脑前工作到深夜。与平常唯一的不同是,我发现家里的食物所剩无几了,于是我点开了某购物网站。

然后我看到右下角弹出的实时新闻速递,我看到我的照片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我看到照片旁边有一行醒目的标题:某陈姓女导演涉嫌谋杀。

第一反应是,怎么能这样乱写?这是造谣!

这么想着,我拿起电话边打给我的律师朋友,边点击了标题下的视频。

页面跳转。这个视频居然是一部电影,而电影的导演是,落宣萧。

视频第一幕,定格在黑色背景,一个女孩的声音说:\”感谢大家支持我的新作品。就像我之前承诺的,这部电影的内容,会出乎你们预料。\”

屏幕出现电影名字:《陈墨的沉没之路》。

接下来出现的东西,让我目瞪口呆。

影片画面同我们看电梯摄像头拍下来的一样,俯视、场景偏小。影片的内容,是我的电影在片场拍摄的过程。

很多场景都是一带而过。第一段详细播放的,是我和宋牧在片场吵架。我们的声音被放大了许多倍。接着,是我和宋牧之后几天在片场相互忽视,除了工作以外毫无交流。再然后,镜头一转,画面忽然变暗,只有窗外微弱的灯光照了进来。

这里我再熟悉不过,是放道具的仓库。

手中的电话里,律师朋友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紧紧盯着屏幕,轻轻挂断了电话。

镜头就那么冲着仓库,过了漫长的一分钟。屏幕右上角的时间显示为23:59时,仓库的门被轻轻拉开了。

进来的人关上门,靠在门上环视了一圈,在确定没人后,借着窗外的光,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桌子前。她没有犹豫,麻利地从桌上拿起一样东西放入手里的盒子中,又从盒子里拿出一件明晃晃的东西,放在了刚才的位置上,然后迅速按照原路返回。

她一转身,镜头就清晰地拍摄到了她的脸。她显然不知道这里有摄像头,因为透过摄像头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脸上有藏不住的窃喜。

第二天,片场,演员在用\”道具刀\”刺向宋牧时,宋牧倒在了地上。

他倒地的一段被放慢了速度,又配上了一段悲情的音乐。他倒地后,画面忽然切换到昨晚的仓库中。那张暗喜的脸人再次出现时,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那是我。镜头里的是我。

\”她企图利用男主角的死亡引起社会关注,从而使大家关注她和她的电影。\”我听到旁白这么说,她口气一转,声音里多了一股恐惧,\”令人不解的是,在得到短暂的关注后,导演本人,陈墨,同样得到了\’宋牧\’的关注。下面是我们的摄像头拍下的画面。\”

摄像头?我的剧组里怎么会有摄像头?还没想出答案,画面内容再次让我目瞪口呆。

时间显示是宋牧\”头七\”那天,我正监督演员走位。忽然我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两个演员后面,面无血色。镜头一转,在两个演员身后,宋牧笔直地站在那里。

第二段是晚上,漆黑的屏幕传来遥远的声音:\”陈导……我来找你给我讲戏。\”然后画面中,我房间的门一点点被推开。在我跳下床的一瞬间,它又被轻轻关上。

还有,我在楼梯上,看着悬在前方的宋牧,如行尸走肉般向他走去。

还有每一次我看到他的场景–每一次我以为是幻觉,或者说我都用幻觉来安慰自己的场景。直到现在,我看着这些画面,才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宋牧他来了,他真的来找我了!

我不愿再看下去,我想关掉网页,但任凭我怎样点击电脑都没反应。画面在这时变得诡异,那段他推开我房间门的一幕不断重复,他叫我的声音也跟着重复\”陈导,陈导\”,如卡壳一般。慌乱的鼠标声与他的声音混淆,我感觉整个房间的温度在下降,似乎他就在这间屋子里。不,我不能回头,我不敢面对。何况这事他有错在先,如果他不跟我对着干,我或许会选择另一个人下手!对,就是这样,我用不着害怕,我没理由恐惧!等等,是谁在我身后吹气?为什么越来越冷?谁的呼吸越来越近?不要靠近我,不要过来!

PART08

\”这次的故事很不错嘛,还用了你和我的真实名字!\”高绍把手中的一叠纸放在桌上,看着对面的陈墨,\”但我不明白,落宣萧是怎么拍到陈墨剧组的画面的?还有,你真的想让电影里出现鬼?\”

\”不,这部片子没有鬼,\”陈墨耐心地讲道,\”你记不记得,我写过\’陈墨\’的剧组遭到了偷窃,而且没丢失贵重物品。这个盗贼就是落宣萧。她在翻看所有工作人员的房间号确定了\’陈墨\’的房间,随后在她房间以及剧组的各个角落都安装了无线针孔摄像机。包括走廊、道具仓库,以及每个拍摄用的屋子。\”

\”还有,宋牧死前跟\’陈墨\’吵架那场戏,宋牧说自己的新戏场次很少,其实那部戏的导演就是落宣萧。落宣萧提前拍摄了宋牧几个简单的镜头,再利用后期合成把他放入恰当的位置,制造出\’陈墨\’见鬼的画面。\”

高绍想了想,叹了口气:\”既然你对这个剧本这么有信心,就去拍吧。但你要答应我,如果这次不成功,就去找份正当工作。\”

\”我知道啦,\”陈墨笑着拉住他,\”还是老规矩,你当我的副导演!\”

一个月后,电影正式开拍。十几位工作人员在郊外一栋租来的居民房里同吃同住,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

这一天,40度的高温炙烤着这片土地,每个人体内都有一股旺盛的火。这不,高绍大步流星地向陈墨走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小跑着的演员。

\”陈墨,这演员我教了他一百遍他都理解不了下一场应有的感情,你给他示范一下,再教不会就换人。\”

陈墨起身,走到指定的位置,\”现在你把我当作宋牧。我在眺望远处,你从那边轻轻走过来。\”

那个演员按照她的指示,绕到稍远的地方,蹑手蹑脚向她靠近。

\”你在我身后犹豫不决,做了最后一次思想斗争,下定决心要动手。\”

那个演员双眼从深邃到果决,目露凶光。

\”然后从我身后,用道具刀捅我心脏的位置。\”

高绍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他当然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想起昨天半夜,自己溜进道具仓库,偷偷把道具刀换成了真的水果刀。

毕竟,他早就对陈墨失望了,若不是陈墨的剧本给了他灵感,他可能还没找到结束这段感情的理由。毕竟,他为她付出了五年,她总要偿还他一些什么。毕竟在这行这么多年,他明白一个女导演的最后作品会更受关注,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

但他内心深处是有些犹豫的。双眼快速扫视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担心真的有双隐蔽的眼睛在暗处看着他,等有一天,把他的罪行昭告天下。.

(0)
上一篇 8分钟前
下一篇 2022年3月2日 08:48

相关推荐

  • 关于“一尊真佛像灵异事件,少女从12楼坠落被佛像抓住(外观) ”的故事

    我们国家有很多人信奉佛教。 他们每年过年都要烧香拜佛,希望能保护家人的健康和安全。 但也有人不信佛。 在他们看来,烧香拜佛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其实佛也是有灵性的。 可以不信,但不能…

    2021年12月1日
  • 教学楼惊魂夜

    鬼段子分享:我们一群人在一家僻静荒凉的小店吃饭。一共六个人,服务员却拿来了七副筷子。一同事笑道:“多好的鬼故事开头啊” 众人都笑。(本文来自 )服务员看看我们,数了数,不好意思道:…

    2022年7月1日
  • 恐怖灵异校园之化学室

    亿雪是x高的高中生,一直年级第一的学生,许多女生追求他,但是他都否认了. 一.化学室 周一的第四节课是化学课,同学们都喜欢化学这门课程,但是唯一的不足就是化学老师是个其貌不扬的丑老…

    2022年4月23日
  • 鬼压床其实是睡眠瘫痪症你知道吗

    民间经常有鬼压床的说法,我们来看看医生是怎么解释的其实压你在床上的是你自己,不是鬼……

    2020年12月28日
  • 星座运势:天蝎座男更佳配对星座,天蝎女和什么星座最配?

    天蝎座男更佳配对星座 天蝎男代表着神秘和高冷,他们往往具有很强的洞察力,那么最适合他们的另一半是什么星座呢 第六名 双子女 活泼多变得双子和深沉尖锐的蝎子,是两个没有交集的组合,各…

    2021年11月24日
  • 梦见被猫咬住不放

    梦见被猫咬,预示着可能会被别人算计,有人想背着你做一些事情,可能会对你有很大影响。 现代心理学解释梦见被猫咬住不放 梦见被猫咬住不放,但猫的形象比较模糊,预示着你潜意识中已经发现对…

    2022年1月31日
  • 世界著名的灵异死亡车库,在这里停车的人都死了(尸家车位)

    地下车库发生凶杀案和闹鬼事件的概率都极高,很多恐怖电影都是发生在车库。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几个世界上都很知名的灵异车库。 香港高街地下车库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灵异事件,在当时…

    2022年7月2日
  • 星座运势:金牛女什么性格,金牛座女性格超准超详细

    金牛女什么性格 优点有很多,可是缺点也不少。优点和缺点就像刻在金牛女身上一对双胞胎记。相互依存,相互制约,阴阳交替,谁都不能消灭谁。说起金牛女性格优点和缺点,小编就有一箩筐的话题可…

    2021年11月16日
  • 揭秘神秘的无毛僵尸

    僵尸,起源于中国民间传说故事。指四肢生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不腐朽的尸体。咱们如今说的僵尸都是幻想出来的,实际中真的存在僵尸吗?据报道美国一名男人看过僵尸,并且还是无毛僵尸,…

    2022年1月8日
  • 妖僧

    妖僧雷山寺位于雷山深处,虽距尘世较远,且山路崎岖难行,却仍是香火鼎盛,每日前来烧香拜佛之人络绎不绝。雷山寺本是一座千年古刹,因前朝天子灭佛,寺中僧众被屠,长期无人修缮而破败不堪,荒…

    2022年6月30日
  • 关于“台湾三件骇人听闻的超自然事件 ”的故事

    我国的宝岛台湾,以其优美的风景和独特的人文环境深受大陆居民的喜爱,在台湾也时常发生一些灵异事件。 最著名的要数朱秀华的尸体复活,引起了全球的轰动。 下面小编就为大家一一揭晓。 看看…

    2021年12月30日
  • 老一辈人讲的邪乎的事

    民间鬼神传说 老一辈人讲的邪乎的事   1、观花婆   我老家有很多人遇到灵异的事,就去找离我们很远的一个观花婆去看。   就在我岳父隔壁的村子里,有个小孩被水淹死了,就埋在乱坟岗…

    2022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