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女过河

背女过河这是解放前在冀东一带盛传的一个真实的鬼故事。河东下庄村的王大给河西的一个财主家做长工。王大每天去给东家干活都要过这条河,那时,这道河水流湍急,河面宽广,河面有摆渡的船,每天两岸的人就是靠这类渡船往来穿梭。那时候,穷人给富人做长工有点不成文的规矩:工钱一年结一次,结账的日子一般都是在年底腊月。转眼又到,鬼段子分享:有个人看完此帖,没回,第二天就再也没醒来。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这是解放前在冀东一带盛传的一个真实的鬼故事。

河东下庄村的王大给河西的一个财主家做长工。王大每天去给东家干活都要过这条河,那时,这道河水流湍急,河面宽广,河面有摆渡的船,每天两岸的人就是靠这类渡船往来穿梭。

那时候,穷人给富人做长工有点不成文的规矩:工钱一年结一次,结账的日子一般都是在年底腊月。转眼又到了腊月,这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王大就穿着一件四处漏风的破棉袄,带着一顶狗皮帽子出门去跟东家讨工钱。王大知道,到东家那里的路程可不近,光靠着两条腿来回得走上一整天呢!不早点可不成。王大媳妇要他带上俩窝头,王大摆摆手,头都没回就缓缓消失在蒙蒙晨雾中。他知道,主人平时对他不错,到了财主家,财主东家自然会留他吃饭。酒足饭饱之后,结清了工钱,已经是快日落西山了。王大知道冬天日短,天黑的早,自然没敢再耽搁下去。把几吊工钱往破棉袄里一塞,跟东家道个别,就急急的往家赶。

冬天冷风呼呼的吹着,王大低着头紧缩脖子,闷声不响地朝前赶路。天早已黑了下来,王大加快了脚步,渐渐的听到了水流声,心知是河岸的渡口快到了,奇怪的是,往常这里都是人声鼎沸的,今天却听不到一点动静。王大有些担心,一路小跑赶到了渡口,果不其然,别说渡船,连个人影都看不见。王大一想,这准是到了年根儿,天寒地冻的,没事谁也不愿再出门,都在家猫儿冬呢,渡船生意少准是早早收船回家了!眼睁睁地看着这河没法过,王大唉声叹气,急得直搓手。有心回雇主家住上一晚,可盘算了一下路程,怕是即使回去,人家也都睡下了。想来想去,只有绕到上游,从那里的水面浮桥过河了。他想,只要加大脚劲,超近路,估计后半夜也就能赶到家了!

拿定了主意,王大继续闷着头儿又上了路。一路伴着风吹枯草的呼呼声,终于到了浮桥,此时月亮已挂在树梢儿,借着黯淡的月光,隐约看见桥头边有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在那一动一动的。王大心头一紧,四下打量着,见周围空荡荡的,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老年间的神鬼传说很多,人们都迷信,这王大也不例外,他在琢磨着,别是碰见了不该看见的啥脏东西吧?他越是这样想就越胆寒,有心调头往回走,可眼看过了河走不多久就能到家了,在耽搁怕就到后半夜了,回去天也亮了,再加之这大冬天的寒风嗖嗖,这一夜非冻僵了不可。

于是心里一横,硬着头皮往前缓缓走了过去,大约离那东西有二十来米远时,突然听到传来悲凄凄的哭声,仔细一听还是女的。王大顿时慌了手脚,心想这肯定是走了霉运,撞见了女鬼!也许是惶恐过度,他居然吓的瘫软下来,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很显然,那女鬼也发现了王大,竟转头过来,一言不发,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终于那女鬼颤颤巍巍地问道:\"你是谁...谁...谁呀?是谁在.....谁在那里?\"

王大一听,赶情儿这女鬼比我还害怕呢,立刻胆大了些,正眼望去,发现那女鬼一瘸一拐地朝他走了过来。女鬼见王大趴在地上,身上还不停的哆哆嗦嗦,嘻嘻地笑出声来,说:\"大哥,你这是咋了?比我这女人家还胆小,是不是拿我当鬼了吧?\"王大闻言,小心翼翼的打量了起来,见那女鬼身穿碎蓝花小棉袄,头戴灰布麻巾,手里挎着沾满了泥土的包裹。心想,这哪是什么女鬼,分明就是谁家的小媳妇嘛!

王大起身拍了拍土,问道:\"大妹子,你是哪庄的?大半夜的在这干啥呢?\"那女人听完居然委屈的哭了起来,哽咽着答道:\"我是上庄村的,本来想年前回趟娘家,渡口没船了,绕了老远的道走到这里,想顺着这桥过河,可是这浮桥难走的很,还没走两步就把脚扭伤了。我在这快呆了2多时辰了,也不见一人来过,大哥你来了可好了,求求你帮帮忙把我带过河去......\"

王大听到这儿,打断她说:\"妹子,我这儿也是回家,刚才见了你以为女鬼呢!吓死我了。我是下庄村的,跟你们上庄村是邻村,没事!我直接把你背过去就行了。咱俩还有个伴!\"这女人一听王大要背她过河,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好在天黑看不见。无奈脚上有伤,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咬着嘴唇,轻轻点头\"嗯\"了一声。王大见状,二话没说,背起那女人就走。

河面上的浮桥是由一串圆木用绳子捆绑而成的,两端固定的在河岸上,整个桥身漂浮在水面,这样无论是涨潮还是落潮,都可以在上面行人。只是人走上桥后,这桥身来回摆动着很不好走。要说王大正值年轻力壮,干惯了粗活,放在平时背着这个百十多斤的大活人过河自然还是轻轻松松的。怎奈此时正值冬夜,月色矇眬,视线模糊,那浮桥圆木湿滑不说,还结了层冰,自然着实难走,更为要命的是王大背着这么个年轻的小媳妇,自已的后背上透过女人柔软的身躯,传来了温热的体温,难免让人心生杂念。王大自然也是心慌意乱,他一个不留神,脚没落稳,身子便失去了平衡。王大顿时一身冷汗,眼看就要掉进河里,他使劲一扭身,象扔麻袋似的把女人抛到了河岸上。而王大则\"哗啦\'一声不可避免的掉进了水里。

也多亏是快到了岸边水浅,刚刚没过腿肚子,王大一激灵就迅速的爬上了岸。再看那被抛到岸上的小媳妇脸都吓白了。她见王大浑身湿漉漉的爬了上来,呼的出了一口长气,急切的问道:大哥,大哥你没事吧?王大冻的一个劲儿地乱蹦,哆哆嗦嗦的回答:\"没...没...没事,就是水太凉了,你没被摔坏吧?嗯,没事就好。只怪我刚才没走稳!\"\"怎么能怪你呢?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女人呜呜地哭了起来。\"唉!妹子,你也别哭了,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眼看就到半夜了。\"

就这样,两人互相搀扶着缓缓远离了河边。一路上,俩人虽然走的慢了一点,但是因为相互间有个伴,还能够有个说话聊天的。也就没觉得有多大寂寞。这时,女人的脚是越来越疼了,终于坚持不住,俩人在一片树林前停下了脚步。王大说:\"妹子,好好歇会吧。\"小媳妇说:\"大哥,你还是别管我了。你先回家吧。我自己慢慢的走。\"\"那怎么能行,你的脚扭的可不轻呢!把你一个妇道人家仍在这荒郊野外的,万一碰见狼咋办!还是我来背你吧!不怕慢,就怕站嘛!\"女人感动的眼含着泪花,趴在了王大的背上。\"妹子,我看我们还是走小路吧,穿过这片树林,能少走你大段路呢!\"\"嗯,大哥你看着走吧。只是辛苦大哥了。\"

说话间,王大几步便迈进了树林。这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树林子,面积不太大。偶尔也会有人抄个近路经过,王大心里也没什么顾及。不多时就走到了林子的中心,这时候,王大隐约间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小火球,冒着淡蓝色的光,在空中飞来飞去,一会出现一会消失的,很是诡异。王大心里有点纳闷,便问背上的女人:\"妹子,你看前面那是啥东西呀?\"那女人侧目向前一看,突然大叫道:\"大哥,快跑!\"王大一楞,他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变得这么激动,扭头望了女人一眼。顿时觉得一阵眼花,晕了过去。也不知多久,王大醒了过来,见这天还是黑的。小媳妇在急切地摇晃着他:\"大哥你醒了?没事吧?\"\"刚才咋回事?我咋就突然晕倒了?\"\"没事的,大哥。刚才我以为是狼,才叫你跑的,没想到把你吓晕了。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那女人急切的说。王大虽然有一肚子疑问,可是见自己也没掉块皮,没少块肉的,就没在继续追问。

归心似箭,终于背着女人走出了树林。许久,前方能朦朦胧胧的看见了村子的轮廓。王大擦了擦满头的汗,对女人说:\"妹子,前面就是上庄村了,我送你回家,你给我指着道\"\"嗯,一路辛苦你了,大哥!\"说话间到了村口。

说也奇怪,王大自打从林子一走出来,便觉得后背上的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重,开始他咬着牙硬挺着还能支持,后来压的他腿打颤,腰发软,大冬天的,额头上滚下了一颗又一颗的汗珠。最后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王大惊呆了:背上哪还有什么女人,他背着的,分明是一块棺材板!

王大吓得赶忙扔到了地上。撒开腿就往家跑,没一会功夫就跑到了家,王大媳妇见他未归,为他留了一夜的院门。王大前脚刚进门槛就听见了头遍鸡叫。王大媳妇见丈夫进家就坐在地上,脸吓得没了人色。赶忙问他是咋回事。王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发疯一般地喊着:\"撞鬼了,撞鬼了!\"王大媳妇一看这是看见不好的东西,中了邪气了,急忙招呼邻居,来了好几个大老爷们才把他抬到炕上!天一亮,他媳妇就托人请来了村里的一位\"仙人\"给王大破邪。一直折腾到晌午,王大总算呼呼的睡着了。

王大的这一觉足足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他的情绪稳定多了,家人问他到底碰见了啥?王大说做了一个梦,那梦就跟真的似的,他把那梦境一五一十的跟家人一说,全家都吓得要死,赶紧又把仙人找了过来解梦。仙人摇唇鼓舌,自有一番说道,她说:王大呀,你的命真大,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是前年在回家的时候过浮桥,掉河里淹死的,尸首也被河水冲跑了,亏了你王大心善,一路把她的冤魂赶在鸡叫前背回了家,不然,你早被那女鬼害了。至于那树林里蓝色的火球,不是别的,是老狐狸炼丹呢。人碰见也是必死无疑,也是你的好心感动了那只老狐狸精,你才没被害呀!.

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