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里那么些朋友

校园鬼故事《宿舍里那么些朋友》讲述了“来来来,三缺一!”宿舍里最活泼的老大左手拿着副扑克牌,右手使劲儿地拍着桌子,试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而大家都刚刚经历了非人的期末考试,恨不得马上睡死过去,又怎么会搭理她的建议。“老大,别折腾了。咱宿,鬼段子分享:有个女孩总是梦到一个下巴有颗痣的男人,每次都说:你来找我嘛,终于他们约定某日12点在某公园见面,时间降至,女孩觉得有点热就去对面买水喝,突然被一辆车撞到,路人准备把女孩抬上肇事车送往医院,却发现那是一辆灵车,上面躺着一个下巴有痣的男人,嘴角上扬。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来来来,三缺一!”

宿舍里最活泼的老大左手拿着副扑克牌,右手使劲儿地拍着桌子,试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然而大家都刚刚经历了非人的期末考试,恨不得马上睡死过去,又怎么会搭理她的建议。

“老大,别折腾了。咱宿舍就四个人,三个都在睡觉,你那明明是一缺三。别闹了,明天还要早起赶回家的火车,早点儿休息吧。”

好脾气的老二劝说道,她知道老大是个暴脾气,若是真没人理她,只会越来越生气。她们这马上就要回家了,搁不住为着点儿小事闹腾,索性老大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只要理由说清楚就没什么大问题。

果然听完老二的话,老大就消停了。

“可怜老大我定火车票的时候刚好赶上了高峰期,不然明天就能和你们一起去火车站了。话说咱们这可是医学院啊,一言不合就去实验室解剖尸体什么的,你们就忍心把我独自一人留在宿舍里陪鬼玩?”

老大垂头丧气地将手中的扑克牌打开,从红桃A数到红桃K,一想到想到明天就要一个人呆着,就忍不住心烦意乱地抱怨起来。

“别胡说,哪里有什么鬼啊。还是医学生呢,以后还要不要在医院呆了?”

老二虽然来自农村,却是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此刻听老大胡说八道,忍不住开口反驳起来。

老大不置可否,认真地把扑克牌收到床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嘿嘿地怪笑起来。

“有鬼多好啊!明天你们都不在,就可以让宿舍里其他的朋友陪我打扑克,也省得我一个人呆着。”

见舍友纷纷询问地望着自己,老大忍不住将脑海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却被众人嗤之以鼻。

“切!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真是无聊!”

老大讪讪地说道,也不再强求大家的附和,乖乖地关灯睡觉去了。

深夜,宿舍里一片寂静。

四人都陷入了深度睡眠中,一来是这几天的期末考强度太大,大家都累了,二来嘛,却是因为宿舍里的其他朋友要出来活动,总不能撞在一起吧?

是的,你没有听错,这个医学院的宿舍里还有四人看不到的其他朋友。

穿着红裙子的女鬼从墙壁里扒出来,先是爬到老二的床铺上感受了一下自己以前的位置,而后就乖乖地坐在宿舍的桌子旁边,一动也不动。

月光从窗户洒了进来,也带来了今晚的访客,白西装男人。

男人是最近才变成鬼的,惨烈的车祸使得他的白西服被血液浸透,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淡淡的粉色。

作为新鬼,他是来给这一片儿的头头打招呼的,也算作是报名。

艰难地从趴在窗户外面,又腾出只手敲了敲玻璃,试图叫里面的红裙子女鬼给他开窗户。

“别在那里装模作样了,明明能自己进来,干什么麻烦别的鬼!”

   卫生间处,黑衣服女人穿门而过,颇为轻蔑地望着窗外的白西服,似乎对于他的愚钝十分不耻。

都说领头鬼是个穿着黑衣服的卷发女人,气场强大且不近人情,其他鬼果然没有骗他。

白西服男人讪讪地笑着,又将因为笑容而挤出眼眶的眼珠子安回去,这才迅速地穿窗进来,如红裙子女孩般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旁边,偶尔偷偷抬眼去瞟一眼领头鬼,就又赶忙转移视线,生怕她会像对待烤鸭似的撕了他。

“总是喜欢附身的短命鬼呢,怎么今天没来串门?”

黑衣服女人坐在主位,不断地拿手敲击着桌面,居然发出了咚咚的声音。白西服男人赶忙伸手去试,却发现自己的手只能穿过桌面,根本不能发出声响。就如他现在看起来是坐在桌子旁边,实际上确实维持着坐的姿势,便是把他的凳子抽走也没有关系。

鬼是不能接触到实体的?难道,难道这黑衣服女人根本就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

白西服男人显然异想天开了,好在红衣服女孩很友好,不等他提出疑问就回答了他的困惑。

鬼刚刚能够接触实体,这会儿正兴奋地逛校园呢,就托我给您带个话,最近几天都不来串门了。”

红衣服女孩恭顺地说道。

领头人点了点头,又飘到老大的床铺上,翻出了对方藏在床头的扑克牌,兴致勃勃地研究起来。

“我看这宿舍住着的姑娘挺友好,明天我们就圆了她的心愿,待到她正午拉窗帘睡觉的时候,就出来陪她打几场吧?”

白西服男人简直惊悚了,他并不死在这个宿舍,所以不清楚女孩们刚才的谈话,自然理解不了鬼玩人怎么就成了报恩和感谢。只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她能掺和得起的,反正接触不了实体,总归不会扯着他个‘废物’来凑数吧?

红衣服女孩倒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似乎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是’的选项,似乎她根本就不懂得拒绝是个什么意思。

“知道有你这号鬼了,走吧,女生宿舍可不是你应该呆的。”

领头人恋恋不舍地合上了扑克牌,犹豫着说出这番话后,还是没忍住诱惑,再次重复起洗牌抽牌的过程。

天,渐渐明了。

老大不想面对别离,索性直接睡到日上三竿,等到她起床的时候,宿舍里已经空无一人。

“老大,我们走了。祝你在宿舍和其他朋友玩得愉快!”

老大揪下贴在自己脸上的便利贴,仔细辨认了一下,是老二的字迹。也是,只有她这样无聊的人才会把她用来开玩笑的话记得那么清楚。

揉着眼睛往四周张望了一圈,却发现自己放在枕头下的扑克牌居然被人放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我们来陪你玩。”

正在她从扶梯下床的时候,却听到背后有人这样说道。

是女人的声音,准确地来说,是陌生女人的声音。

可是宿舍里明明已经没有人了啊!难道是其他宿舍有人来串门?

老大带着疑惑扭过头去,却看到刚才还空空荡荡的宿舍竟然挤了几十号人。不,他们的双脚是漂浮着的,他们根本不是人!

极度的惊恐下,老大尖叫着从床上摔了下去,挣扎中头刚好碰到尖锐的桌角……

几十号鬼面无表情地看着老大的血液在地上流淌,黑衣服女人则是欣喜异常,看来她的大部队里马上就能多一个很会玩扑克的新鬼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