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村第五章

我们这组队伍由于黄震提议我做队长,其余两名女性也是跟着黄符附和最后那位男性也表示无所谓,所以我就成为了队长。

互相交流后我对于他们也有了差不多的了解,因为黄震已经在村子里两年了,所以他们倒是很是熟悉。

两名女性中扎着简单马尾的女性名字叫吴音,今年21岁,性格看着很活泼,比黄震还小一岁,进入村子刚刚一年,之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另外一名女性叫刘沉月,年龄29岁,是我们队伍中年纪最大的一位,看起来很是镇定,进入村子三年了,之前从事律师这一职业。最后一位男性,方鸣,25岁,进入村子两年了,之前是一位业务推销员。

接下来我们开始了一系列的讨论和研究。

“我们不会今天就要去禁地吧?现在都一定中午了。”方鸣看了下天色说道。

“恩,今天不去,我们都知道晚上会发生诡异情况。”我点了点头说道。

“万一我们进入禁地,没办法在天黑之前回家怎么办,或者说我们有可能就回不来?”扎着马尾的吴音问道。

“其实我们在站出来时不就考虑到这个后果了吗?”刘沉月在一旁说道。

“是的,既然我们去禁地,就等于是豁出去了。”黄震开口说道。

“这种可能性很大,所以我们要准备一些必须的物品,也不一定夜晚出现诡异现象我们就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我安慰他们说道。

“也许吧。”方鸣轻呼了口气。

大约三个小时的讨论会终于结束了,我们也各自回家,明天一早就集合去村里的禁地之一,枯井。

黄伯看到我和黄震回来,脸上表情依旧是担心,“小磊,小震,商量的怎么样了?”

“爸,一磊是我们这个队伍的队长,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枯井那。”黄震说道。

“哦,你们这次去禁地一定要小心,我可不想在晚上时看到你从地里爬出来吓我。”黄伯的眼眶有些红,显然他十分担心黄震。

“爸,您儿子怎么可能办这缺德事呢?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和一磊一起回来的,然后带着你离开这个村子,咱们出去吃烧烤去,都两年多没吃过肉了。”黄震看着黄伯眼红的双眼,脸上挤出笑容安慰着黄伯。

“黄伯,你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小震的”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谢谢你,小磊。”黄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爸,给我们准备点干粮吧,路上我们带着吃。”黄震赶紧转移话题。

“哦,哦,我这就给你们准备去。”黄伯说完立马扎进了厨房里。

“嘿嘿,我爸就这样。”黄震转过头对着我说。

“黄伯是真的很在意你呀。”我有些羡慕的对他说。

“嘿嘿。”

晚饭结束后,我和黄震躺在各自的床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聊到很晚。

第二天天刚亮,我和黄震就早早地起床了,背起装有干粮和一些必需品的背包,我们匆匆和黄伯道别,来到了昨天约定的地点。

来到约定地点,吴音和刘沉月已经早已在等候了,我们和她们打了声招呼后,等了几分钟,方鸣也背着背包奔跑着朝我们接近了。

人员终于聚齐了,现在就要朝着枯井前进了。

路上我们无过多交谈,大家显然心情也是很复杂。终于来到了枯井十米处外。

“现在大家手牵着手接近枯井。”我开口说道,因为我担心当我们被吸引井内时,大家会被分开,这样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

黄震等四人都是遵循了我的话,我们互相手牵着手,我身为队长,自然是第一个接近枯井。

我紧张无比的接近着枯井,我拉着的手是吴音的,我明显感到她也是极为紧张,因为她的手心里已经渗出了汗水。

我一步一步侧着身体接近,终于来到了枯井旁。

枯井的井口直径约一米,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头朝枯井内看。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一定,猛地把头探向井内。

恩?没反应,我的眼中只是枯井内深不见底的黑暗和井内壁上古旧的石块纹理,我正奇怪呢。忽然我听到井的深处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那声音既像婴儿的哭泣又像野猫的叫声,我顿时感到脑袋一阵刺痛,犹如千万跟细针不住的刺着我的大脑。

“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紧接着我感到一阵强大的吸引力,一瞬间拉扯着我的身体掉进了井内,由于我们五人手牵手的原因,其余的四人也被我带了进去,然而我只听到他们的惊叫声就昏了过去。

昏迷中我感到有人不住的晃动着我的身体,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醒……醒,小磊……”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黄震的面孔,我的脑子也清醒了过来。

“你终于醒了,小磊。”黄震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呢?”我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

“都在呢,就是吴音现在还在昏迷。”

黄震扶着我站起来,我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眼前是一个山洞,洞口处两边有着两座诡异的石像,造型竟然是两个超大号的蜘蛛,而且蜘蛛的头部竟然是人的面貌。人面蜘蛛?我心中一惊,难道是说洞里面可能就有这种可怕的生物。

“啊?我没死。”吴音的声音传来,看来她已经醒了。

我朝吴音望去,此时刘沉月正扶着吴音,方鸣也在一旁站着。看来只有我和吴音昏迷,也许是我们俩最先掉入井内的原因。

“啊?那是什么?人面蜘蛛!”吴音看到石像后大叫道。

“喂,你小声点,万一周围有什么诡异的东西被你的叫声吸引过来。”一旁的方鸣立即说道。

“哦。”吴音无辜的点了点头。

“我们要不要进去。”黄震问我。

“我们没有退路了,准备一下进去吧,大家有没有意见。”我望向吴音等人。

吴音三人都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我打开背包拿出准备的两根木棍,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撕成两半分别缠绕在棍子顶端,然后看向黄震“小震,把你背包里的油桶拿出来。”

“哦”黄震看我的动作立即明白过来,从背包里取出在村内最珍贵的东西之一,豆油。

没有汽油,豆油就将就着用吧,这可是黄伯自己制作的豆油,我把豆油浇在木棍一头的衣服上,等豆油浸透衣服后,我拿出一个曾是烟民的村民给我的打火机,打火后放在木棍一头举着,由于豆油不像汽油一点就着,所以时间稍微长一点,不过最后终于也是将其点燃了,我将火把递给了方鸣一个。

我们来到了黑漆漆充满着无尽未知的洞口。

“进吧!”

我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率先踏进了洞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