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的后身

刘亮采听济南怀利仁说:历城的刘亮采公,是狐仙的后身。起初,他的父亲刘翁住在南山,有个老叟到他家拜访,自称姓胡。刘翁问他住在什么地方,胡叟说:“就在此山中。这里清闲人少,只有您和我两人,可以早晚相聚在一起,因此来拜识您。”刘翁于是和他交谈,见他言词意趣敏捷,很喜欢他。摆上酒菜欢饮,直到喝醉了才走。

鬼段子分享:她来看新买的房子,竟碰见了老同学灵,灵原来也刚买了这的房子。她们边上楼边开玩笑讨论这的房子这么便宜是不是因为闹鬼。因她们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怪怪的。看完房子灵送她离开,出门那刻,她听见两邻居说:就是她,她刚才对着空气说话,又比划。好像身边有人…她看向身边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灵您看懂了吗?

听济南怀利仁说:历城的刘亮采公,是狐仙的后身。起初,他的父亲刘翁住在南山,有个老叟到他家拜访,自称姓胡。刘翁问他住在什么地方,胡叟说:“就在此山中。这里清闲人少,只有您和我两人,可以早晚相聚在一起,因此来拜识您。”刘翁于是和他交谈,见他言词意趣敏捷,很喜欢他。摆上酒菜欢饮,直到喝醉了才走。过了一天胡叟又来,两人的交情越加诚挚深厚。刘翁说:“自从与您相交,情谊就非常深厚。只是不知您住在什么地方,到哪里去给您请安问好呢?”胡叟说:“不敢隐瞒,我实是山中的老狐,和您有前世的缘分,因此敢到您门下相交。固然不能使您有福,但也不敢使您有祸,希望您相信我,不要害怕。”刘翁也不怀疑,对他更加敬重。就叙起年龄,胡叟为兄,往来犹如兄弟。即使是有小的吉凶事,胡叟也来告诉刘翁。

当时刘翁没有儿子,胡叟忽然说:“您不用忧愁,我定当作您的后人。”划翁对这种奇怪的说法感到很惊讶。胡叟说:“我算着自己的寿数已尽,眼看到了去投生的日期了。与其投身到别人家里去,哪如生在故人家?”刘翁说:“您仙寿万年,怎么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胡叟摇头说:“这些事不是您所能知道的”。于是走了。到了夜里刘翁果然梦见胡叟来,说:“我现在已来到家了。”刘翁醒来,夫人生了个男孩,这就是刘亮采公。

刘公后来长大成人。身材很短,言词敏捷诙谐,很像胡叟。他从小就有才名,万历壬辰年成了进士。刘公为人好打抱不平,急人所急,因此秦、楚、燕、赵等地的客人,都进出于他的家门。哪些卖酒卖饭的人也都集中到这里来,家门前竟成了个市场。

(0)
上一篇 52分钟前
下一篇 34分钟前

相关推荐

  • 塔里木梦魇

       哥哥李文初七,去看曹珊珊。 我告诉她很多关于前七个的注意事项。 她一听,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这让我产生了怀疑——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应该渴望再次见到你——即使是一个鬼魂。…

    2021年9月3日
  • 生死人,肉白骨2

    (三) 程静跑了没几步便停了下来,我快步走过去,只见程静身体在不停的发抖,瞪得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 我顺着程静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全身瞬间都起了鸡皮疙瘩。杨凯竟然死了,被挂…

    2022年5月8日
  • 老鼠奎

    近日,五六镇民众陷入恐慌。 不分男女老少,镇上的人都觉得头发越来越少了。 说着说着,是不是得罪了某位大神? 整个镇子都惊慌失措,鬼都剃了光头。 直到有一个叫刘伯延的人,因寒冷而濒临…

    2021年7月30日
  • 吊魂梯

    鬼段子分享:女友多次闹分手,让他身心疲惫。这一次她意外身亡再也回不来了。不久后,某夜女友QQ闪动,发来视频申请,打开竟看到女友在地狱中,因生前任性伤人而备受煎熬,需要他在三年内每天…

    2022年4月23日
  • 鬼,不可说

    鬼,不可说宋湘,忙完所有的事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他去帮里从不开车,因为走路的话也就二十多分钟。子虚镇的夜是很宁静的,尤其是今天,冷空气来临,主街上都人车稀少,更何况是宋湘走的这条两…

    2022年6月21日
  • 胖鬼变瘦了

    胖鬼丢了帽子,不能再让人头疼了。 来许愿和表白的人越来越少。 胖鬼没有供品吃。 我几天就瘦了。 胖鬼看着自己腰间松松垮垮的腰带,心里很不舒服。 我想:我曾经把那顶小帽子握在手里,我…

    2022年1月3日
  • 苏东坡赶考

    有一次,苏东坡和朋友一同进京赶考。因为路上遇到一些事情,所以当他们赶到考场时,考试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守卫的士兵拒绝让苏东坡进入考场,他们只好垂头丧气地准备离开。 这时,主考官走了…

    2022年4月18日
  • 博客上的死亡信息

    小若闲暇之余喜欢写些心情文字,于是在新浪网申请了一个博客。 她每天打开电脑,记录下工作和生活中的感受。 她有独特的视角,对某些问题的看法往往很尖锐。 因此,没过多久,她就拥有了一大…

    2021年11月12日
  • 柜子里的男孩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一个小男孩伤心地哭了起来。站在柜子旁边的女人冷漠。“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犯错!呆在里面好好反省!下班我就放你出去!” 女人说着,提着包就匆匆离开了。他一个人…

    2021年9月24日
  • 给我签个名好吗

    鬼段子分享:贾总听说猴脑鲜美至极,一直想吃。某天,有个人上门,说自己有猴脑。那夜,圆形饭桌中间露出一个猴头,贾总高兴得当场把拖欠的货款给了那人。二人看着开脑洒油,这顿饭贾总吃得很香…

    2022年8月17日
  • 懒人六子

    懒人六子六子”在家中兄弟中排行老六。六子不傻,在村中与人侃起来,也头头是道,真就能高谈阔论一番。六子不太勤快,奔三十了才娶上媳妇,这媳妇倒是不丑,就是有点缺心眼儿。六子…

    2022年6月14日
  • 看不见的东西

    我的朋友阿木和童童是结拜兄弟。 上学的时候,大家都很nice,和蔼可亲的给哥哥磕头! 都说就算是兄弟,大家也要互相照顾! 结果,童童的父亲在他们宣誓就职后不久就去世了,而他死的时候…

    2022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