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掌难鸣

鬼段子分享:上课中,今天反叛的学生们竟无人旷课,看来平时的怒骂有效。忽电话铃响,“上课关机,这规矩还不懂?”众学生呆望着我。醒悟,原来是自己的工作手机,竟是校长打来的。背身接电话:“喂?”“你的那班学生旷课包车去玩,车祸,无一生还……”颤抖着挂断电话,忽感到背后的学生慢慢的围了过来!您看懂了吗?

林觉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软绵绵的黑暗。腐败的味道充斥着鼻腔。

他的头很疼,他依稀记得似乎自己坐上了出租车要去找小敏,但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是个废弃的地下室,而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了起来,绑得不紧但是却无法挣脱。

有个人拿着火把走了进来。他黑色的长袍下面包裹着瘦削的身体,把脸隐藏在帽子里,火把被他举得很高,看不清脸。

恐怖

《电锯惊魂》正好是林觉最爱看的电影,最新的一部在上个礼拜刚刚看完。

那个人笑了笑,一步一步走过来,“好了好了,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平时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秦帅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特别是网络小说。最近他在一个非常知名的文学社区里发现一部非常好的推理小说。作者似乎是个新人,叫孤掌难鸣,但是他的小说已经有了接近一亿的点击率,秦帅觉得作者要不是很懒就是故意吊大家的胃口,他每个星期只更新一次小说,而且更新得很少。这让秦帅很郁闷,他是个急性子,有好几次他都想不看了,等作者写完了再一起看,只是每次到作者固定的更新时间,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打开社区网站去看小说。

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而孤掌难鸣是个比较特别的写手,他的文字很平实,连形容词都用得很少,而能用白开水一样的文字吸引那么多人,这种功力并不多见。他的文字特点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真实。

超乎寻常的真实。

秦帅刚刚看完最新更新的部分,意犹未尽,他正在猜测下一步作者如何让身处险境并且遭受了非人折磨的主人公逃出升天。这时候电话响了,X区公安分局在郊外发现了一具尸体,让他马上过去。

没错,秦帅是一名警察兼法医,薪水很高,只是朋友很少。

眼前的死者是个女人,手筋脚筋都被挑断,身上没有其他伤痕,估计死亡时间是12个小时之前。看着她的尸体,秦帅喃喃地说:“真巧啊。”

女人的身体全部是毫无生气的惨白,身上布满紫红色的尸斑,当秦帅注意到她的脸时,他愣住了。

女人的额头中央被印上了一个一块钱硬币大小的梅花,也是尸斑一样的紫红色。

死者叫郭小敏,29岁。是个很普通的超市售货员。

解剖完毕,秦帅把报告交到王劲手上,王劲是负责这个案子的组长。

王劲拿过报告,“窒息而死?”

“是的,一般来说,如果是用绳子勒住脖颈或者用枕头捂在被害人的脸上诸如此类的方法都会有蛛丝马迹留下,可是这个人就像是被放在真空的环境中窒息而死一样。现场提取到了大量的指纹,取证科的同事正在做比对。”

王劲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我还有条线索。”

王劲马上盯住秦帅,仿佛线索在他脸上一样。

秦帅在报告书的背面写了一个网址。写完后,秦帅就走了。

王劲上网打开那个网址,看上去这是网络长篇的其中一节,这里面能有线索?但是看秦帅的表情不像是撒谎,王劲只好硬着头皮往下看。

里面有一段文字是这样的:

安眠药发作了,我把她平放在床上,她变得很安静。手和脚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她的眼角仍然湿润,不得不说,在我挑断她的手筋和脚筋的时候,她的表情很美,连眼泪掉下的姿势似乎都经过刻意的安排。

我拿过一把陶瓷的调羹,里面放上1/3的清水,然后把调羹放在她人中的位置。

完美的女人应该有完美的结束方式。

我抚摩她额头上的梅花标记,我知道她的生命正迈着愉悦的步伐渐渐远去。我努力倾听那不着痕迹的生命消失的声音,那声音美妙极了。

十分钟后,她停止了呼吸……

稿子的发表日期是一个星期之前。

王劲连夜把秦帅叫了过来。

“你是说他的杀人方式是遵从这篇小说?”

“我觉得是这样的,死者的死亡原因、伤痕、额头的梅花标记和这篇小说中描述的如出一辙。而且小说里杀人的情节虽然很少见,但是那确实是真的。”

“用一个调羹杀人?”

“没错。”秦帅走到窗边,“服下安眠药的人睡眠时其实和正常睡眠时是有差别的,人在药物的控制下身体机能处于被束缚的状态,缺少自主性,而且只用鼻子呼吸,在调羹里放上水再置于人中处,水分蒸发时阻隔了大部分空气,所以被害人是缺氧而死。”

“也许凶手就是这篇小说的疯狂追捧者,他很欣赏里面杀人的情节,所以模仿小说的情节作案。”

“应该是这样,但是,这篇是最热门的网络小说点击率超过1亿,根据跟帖的情况估计固定读者至少在10万左右。还有,下个星期作者还会更新小说,按照情节安排推断,下一节又会有经典的杀人方法出现。”

“你是怕凶手会继续行凶?”

“恐怕会这样,这样疯狂的模仿是很容易上瘾的!”

“那我们只能去找作者,让他先不要更新。”

秦帅摇了摇头,“我们不能只凭猜测就阻止人家更新自己的小说啊。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先找到作者,也许他能提供些线索。”

“可是怎么找他呢?”

“两个方法:第一,通过那个文学社区;第二,根据他的IP地址。”

王劲站了起来,“好,那就双管齐下。”

这是一个很简陋的小区,没有绿化,没有健身设施,就连楼道里的玻璃窗户都没有一扇是完整的。

整座楼像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303号室的大门已经斑驳,显得很破败。

“想不到那么有才华的人就住在这样的地方!”王劲感慨着。

秦帅抬起手,不轻不重地敲门。

“谁啊?”声音有点尖,又有点沙哑。

门“吱呀呀”地呻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把头伸到门外。

“你们找谁?”

“您好,我是警察。”王劲目光穿过门缝落在房间里,“你家大人在吗?”

“我家就我一个,孩子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并且把右手藏在了身后。

“那你父母呢?”

“死了。”那孩子的表情很平淡,似乎说的不是自己的事。

“那你家还有什么人?”

“不是说了嘛,就我一个人!”孩子斜着眼睛扫了扫王劲和秦帅。

“那你上网吗?”

“上啊,怎么了,现在上网犯法啊?”

“不是……”秦帅看着王劲窘迫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以前王劲面对的都是杀人魔头,现在对着这么有个性的小鬼头,他还真的没辙了。

“那你写网络小说吗?”秦帅直截了当地问。

孩子看了看秦帅,露出惊讶的表情。

“写啊!”

“那你的笔名叫……”

“孤掌难鸣。”孩子吸了一下鼻子,很低调的语气,“有事吗?进来说吧!”孩子侧了下身子,打开了门。

从孤掌难鸣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真难以置信,张晓那孩子居然那么有才华。”

“呵呵,他不是有才华,他是个天才,不然谁能在那么小就自学完国家医学院的课程啊。对了,今天是他更新小说的日子,我得去看看了。”秦帅说。

“好吧,哎……果然像你所说的,咱们没有充分的理由阻止人家更新小说。”

这时候秦帅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对方说话的声音很稳重,“您好,警察同志吗?我是孤掌难鸣,我看到你们在社区给我留言了,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秦帅看了看王劲,“看来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秦帅和王劲把这个自称孤掌难鸣的人约到了警察局。

这个自称是孤掌难鸣的中年人戴着一副眼镜,气质沉稳。

王劲看了看秦帅,“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医生。外科医生。”

秦帅点点头,这可以很好地解释他为何能在小说中细致地描述杀人的方法。秦帅打开电脑登陆了社区,打开了很早之前的一节小说。

“王明先生,您今天更新小说了吧?我可一直盼着呢,那个主人公——就是在穿蓝色休闲西装扮成侍者的叫什么来着,他到最后怎么样了能不能先透露点?”

“他叫苏玄,已经死了,在后面第23节里提到过,而且他穿的是藏蓝色休闲西装,不是蓝色,是扮成领班混进去的,不是侍者。”王明抬起右手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并且把左手放在了身体后面。

秦帅看了看王劲,又转头看了看王明,“呵呵,不好意思。最近工作忙没怎么看,原来都更新这么多了。”

“我们找您来是想让您协助我们……”王劲介绍了一下案情,“我们怀疑凶手是您的忠实读者。”

“那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如果近期再有人模仿您在小说中描述的手法去杀人,我们希望您能先停止更新小说,这样可以吗?”

王明无奈地点了点头。

“还有,您能不能提供几个对您的小说比较狂热的粉丝名单。”

“可以,但是我希望您别给我的粉丝们带来什么麻烦。”

“我门会注意的,您放心。”

王明走后,王劲对秦帅说:“但愿凶手就在名单里。”

秦帅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最新更新的小说,一边摇头,“我想没那么简单。”

“怎么?”

“说实在的,小说里的杀人手法都是很容易实现的,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工具,还有,因为方法太简单以致让人怀疑这样的方法在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可以杀人,所以……”

“所以,恐怕真的会有人想试验一下?”

秦帅点点头,“而且我预感凶手要是看到了更新的小说,一定会再杀人的。”

“但是谁是真的孤掌难鸣?”

秦帅摇了摇头,“暂时我还无法判断。”

秦帅的预感应验了,的确又有人死了。死者是一个50岁的老妇人,她死在自己家里,死因是心脏血栓导致心脏缺血死亡。用通俗的话讲就是死于冠心病。对于一个50岁的老人来说,这属于“正常死亡”的范畴。

如果秦帅没有看过这部小说,秦帅真的就会这样写报告。

这位老人叫罗桂,是郭小敏前任男友林觉的母亲。秦帅现在几乎可以断定,罗桂和林觉的死在某种意义上说一定是有关联的,而且是很大的关联。

因为他知道罗桂并不是死于冠心病。

最新更新的小说章节里介绍了另一种杀人方法就是:在静脉注射可口可乐,当人体注射可口可乐60秒后,可乐里的二氧化碳就会进入心脏,形成血栓,导致被注射的人因冠心病而死亡。

按照小说里描述的位置,秦帅在罗桂的尸体上找到了一个针孔。取证科的同事在现场找到了一枚完整的指纹。

秦帅打电话给王明让他马上停止更新小说。

但是,小说停止更新后,又有人死了。

死者叫林东成,54岁,退休工人,也是死在自己的家里。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茶几上的水仙花盆被打翻了,水已经蒸发干净了,地上几乎没有留下痕迹,在水仙花盆上也发现了指纹。

死因是中毒死亡,秦帅发现死者死亡前曾经大量饮酒,但是林东成就是罗桂的老公,也就是林觉的父亲,林觉两年前失踪就剩下老俩口相依为命,罗桂的死对林东成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可关键是家里就剩下林东成一个人,谁会下毒呢?

“林觉会不会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他的家人连他的前女友都死了?”

秦帅摇摇头,“不过我预感案情很快就会明了了。”

取证科的同事送来了报告,三个现场的指纹都是一个人的,那个人就是林觉。

“可他有什么理由要杀了自己的家人和女朋友呢,不可能啊。”

“因为林觉与死者关系密切,在死者的物品上找到他的指纹并不奇怪。”

“可是郭小敏死亡现场的指纹怎么解释?那指纹可不是过去留下的!”

秦帅的电话响了,是王明打来的。

“那个……警察同志,我的小说……被更新了……”

秦帅马上登陆社区,果然,小说被更新了。

而且秦帅找到了林东城的死因。还是和小说里如出一辙,死者酒后喝了大量的水仙花根系的水,在体内生成了剧毒。

“看来凶手比我更适合做我的工作。”秦帅疲惫地说。

王劲走过来,“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孩子?”

秦帅说:“你是说张晓?你别忘了,张晓拒绝停止更新小说,现在小说被更新了反而说明他的行为没有异常。”

王劲说:“对啊!张晓至少有50%的可能性是孤掌难鸣。那么现在小说被更新了,是不是就能说明张晓是真的孤掌难鸣呢?”

秦帅说:“不一定。我问过王明。他的小说是有储备的,也就是说,他每到更新的日期就把写好的稿子贴到社区上,如果有人用黑客技术盗去王明的小说再发布出来,别说是张晓,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是孤掌难鸣。”

王劲说:“我们来做个假设。第一种假设是王明是真的孤掌难鸣,他听从我们的安排没有更新小说,然而他的小说被张晓盗取,被张晓发布到网络上,这一切都和我们了解的相吻合。张晓是个孩子,而且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他冒充网络作家有可能是因为觉得这样比较刺激。第二种假设是张晓是真的孤掌难鸣,那么现在发生的一切也都说得过去,他拒绝停止更新小说,所以小说被更新了也并不奇怪,但是,王明为什么冒充张晓呢?一个思想行为正常的外科医生有稳定的收入和比较好的名声,他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所以我觉得第一种假设比较接近真相。”

秦帅摇摇头头,“我更觉得第二种假设更接近真相。”

“为什么?”王劲很不理解。

“按照你的第一种推理,认定王明是个网络作家,张晓是个顽皮的冒充作家的孩子。那么他们俩能和这个案子扯上什么关系呢?总不能因为他们的小说有人模仿杀人就抓人家吧?别忘了,开始我们找他们的时候也只是希望人家提供些有用的线索。但是第二种推理出现了一个矛盾的情况,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就是这个矛盾让他们俩和这个案子有极大的关联,当然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这只是我的直觉,因为最大的嫌疑人林觉已经失踪两年了这条线索恐怕很难有进展。我总觉得,要想破这个案子,就必须搞清楚这两个孤掌难鸣的底细。”

“那还等什么,我去查王明,你去查张晓。”

于是,两人决定分头行事。很快,他们就有了收获,而且是大收获。

两个人在一起把查到的线索一条条列在纸上:

“1.张晓曾经出过车祸,右手筋断了,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接好,所以他只有左手可以用。

”2.王明和他相反,他是左手手筋断了,但是原因不明。“

然而,这两点当时他们谁也没看出来。

由这两条秦帅推断,张晓和王明都是小说真正的作者孤掌难鸣,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才有一双手。也就是因为这个,两个人合用孤掌难鸣的笔名。

”3.张晓是个孤儿,张晓的爸爸张梁和王小芬全部死于车祸,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4.张晓的父母生前有一家出租音像的小店,这是张晓唯一的生活来源。

”5.张晓的店在王明家楼下。

“6.王明是一个电影迷。”

这可以解释两个人是如何认识的。

“7.王明一直单身,今年将近40岁的他一直都单身。周围的邻居一直都在猜测他是不是生理上有什么问题。”

这是个人隐私问题。在对调查造成影响之前,可以先挂起来。

“8.似乎两个人都故意给调查人员造成一种感觉就是作者只有一个人。”

这似乎是全局的关键所在,他们这样的做法反而会让人觉得有问题。但是他们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呢?

林觉25岁,两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履历极其简单,职业是环保局的水质检验员,白天他和女朋友郭小敏约好一起在公园见面,但是林觉从家里出来后并没有去约会地点,而是人间蒸发了。

但是林觉一向循规蹈矩,没有和任何人结怨,应该没有仇家。他的朋友关系都很正常,女朋友现在也死了,排除了情杀的可能,至于为财,林觉的家庭和其自身能力都很一般,经济条件只能说勉强过得去。

“要是能找到林觉就好了。”王劲说。

“呵呵,除非他从天上掉下来。”秦帅说。

“这回希望落空了!”秦帅来到王劲的办公室。给自己倒了杯水。

“知道吗?刚才郊区的工地挖出了半具男尸。经过DNA比对,正是你要找的林觉的。”

“怎么是半具?”

“因为现场我们只找到尸体的腰部以下的部分,其他部分还不知道在哪儿!”

“想不到他也被杀了!”

“他和这案子有关系,但是不是一拨的,林觉的尸体是两年前的,也就是说他失踪之后就已经惨遭毒手了。”

“可不是说在郭小敏的现场有他的指纹吗?”

“对啊,我们好像掉进一个陷阱里了。”秦帅缩进靠椅里,闭着眼睛无奈地说,“我们到现在也查不出来孤掌难鸣的问题在那儿,而现在我们眼里最有可能的凶手连尸体都只剩下半截,唉……”

线索似有实无,调查工作碰到了瓶颈。

这回王劲模仿秦帅的口气说:“除非有证据能从天上掉下来。”

过了没几天,案情又有了转机。

而且这个转机是任何人也没有想到的。

秦帅来找王劲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门口站着个孩子,这孩子正是张晓。

“那个……警察叔叔。”孩子吸了一下鼻子,“我是来自首的……”

秦帅吃惊不小,“你要自首,什么原因?”

“我杀人了。”

“你说林觉一家包括郭小敏都是你杀的?”王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嗯。”张晓低着头。

“孩子,这可是杀人大罪啊!”

“我知道,我问过了,我不满18周岁,又是自首,判不了死刑。”

“不过,我们想问问你,你认识王明吗?”

张晓的眼睛闪了一下,“认识。”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我们……只是合作一起写小说。不过杀人的事他不知道,都是我干的,不关他的事。”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经常去我的店里租恐怖电影看,我们就认识了!”

“那小说是你们两个人一起写的吗?”

“主要是我写,但是大部分经典的情节都是王明想的,他是外科医生,他很厉害的。”说起王明,张晓的眼睛里闪耀着光彩。

“你杀人完全是按照那部网络小说里描述的方式进行的?”

“是的,那些方法都很经典,不用可惜了。”

“……你不会就因为杀人方法比较好就拿来用吧!杀人总要有个理由。”

“林觉……他该遭报应!他经常到我的店里租电影光碟,是老天把他送来的。”张晓低着头,语气平淡,似乎他不是犯了杀人罪,而仅仅是闯了红灯。

“说得具体点。”

“三年前,我和我爸妈出了车祸,我的父母都死了,司机跑了。林觉是目击证人,但是他收了司机家人的钱,推翻了原来的证词,结果法庭判我们负大部分责任,几乎一分钱补偿都没拿到,当时我家就很穷,结果我连接手筋的钱都没有……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有机会一定会杀了他全家!”抬起头,张晓的嘴角拉成一条直线,眼睛里露出野兽般的光芒,“所以我自学国家医学课程我觉得医生的杀人手法都比较高明,一般查不出来,我选修的是内科,结果发现没什么用……”

“后来你认识了王明,他在小说里提供了很多杀人方法,所以你就觉得机会来了,是吗?”

“是的。”

“好,那你说一下你杀人的细节。”

……

“张晓不是凶手!”秦帅又看了一遍笔录说。

“可是他亲口说的,杀人细节也没有问题,况且审问的时候你也在场啊?”

“从他的话里我发现了几个问题。”秦帅开始一条条地分析起来,“一、他说他不满18岁,又是自首,不会被判死刑——这像不像一个教唆犯告诉他的?二、他说杀人的事王明不知道,都是他干的,不关王明的事——我们从没说过我们怀疑王明。三、他说他杀了林觉一家和郭小敏。犯罪细节的描述都没有问题,最大的漏洞就在这里,因为林觉没有死……”

“可是你不是找到林觉两年前的尸体……”

“没错,可是那只有半具!”

“你别跟我说人没有下半截身体也能活,那简直是无稽之谈。”

秦帅笑了笑,“开始我也不信,可你记不记得前不久电视上有个著名的栏目播出过一期节目,一个男人从腰部往下被大型车辆碾碎,当时由于大部分血管都被碾压而处于闭合状态,所以送到医院的时候,人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出现生命危险,因为最重要的器官都还算完好。经过医生的抢救在病人的后背取了一大块皮包裹住身体断面,后来这个人就被救活了……别忘了,王明是个外科大夫。刚才我接到电话,林觉被找到了。”

“反正不让我亲眼看见,我不会相信。”王劲不住地摇头说。

“那好吧,现在他就在第二人民医院,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当林觉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秦帅和王劲都被深深地震撼了:

林觉的身体只剩下半截,腰部以下什么都没有,双手被截断,眼睛几乎失明。他刚录完笔录,现在正在休息。

民警把笔录拿给两人看,林觉两年前就被囚禁在一个郊区的废弃地下室,每天有人给他送一点点食物和水,有个穿黑色长袍的人用外科手术截断了他的身体,又从背后取皮包住他身体的断面,保住了他的命。那个凶手在前不久又截断了他的双手,说要用他的手做成人皮手套……但是问起凶手的行凶动机,林觉本人也说不清楚。

林觉的出现更具有戏剧性,他说他睡觉醒来就已经不在地下室了。他就拼命用胳膊在地上爬,后来被民警救下。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王劲点了根烟,狠狠地吸,眼睛望着远处,“我实在不敢相信会有这样丧心病狂的人。”

“呵呵,有句话说得很对,人才是最可怕的动物。”

“现在林觉是受害人,看来嫌疑人就剩下了王明。”王劲把吸了一半的烟狠狠地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那我们就去会会这个魔鬼。”

审讯室里。

“你很厉害嘛,能说服张晓替你顶罪。”

王明抬头看了王劲一眼,没有说话。

秦帅把所有的证据和已经掌握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你现在自首还来得及。”

“说说吧,杀人动机是什么?”

“郭小敏以前是我的女朋友,她后来才跟了林觉,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早该死!”

“就因为她背叛了你?”

“她……她不但背叛了我,她还……她还把我的事到处说。”

“什么事?”

很久,王明张了张嘴,“我的性取向……和别人不一样,我找郭小敏只是想掩盖我的性取向,谁知道……”

“那你和张晓……对不起,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那你杀林觉的父母是因为什么?”

“林觉他抢了我的女人,他该死,他的父母没有教好他……”王明的情绪变得很激动,眼睛血红,“都该死,他们都该死……”

“那你也不应该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

“残忍?什么叫残忍?他们那么对待我,伤害我,让我抬不起头做人,难道就不残忍吗?”

“可你对林觉做出那么泯灭人性的事情,天理难容!”王劲也变得激动起来。

秦帅按住了王劲,“你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截断林觉的身体?恨他也不用这样啊!”

“我要他活着,只有他活着才能体会到痛苦!”王明的眼睛里闪耀着光彩,“还有,我想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警察觉得他已经死了,然后我又截断他的手,做成一副人皮手套,故意在现场留下指纹……哈哈,你们被我骗到了吧……哈哈。你们说我想的杀人方法是不是很巧妙?连我这样只有一只手的人都能做到……哈哈!”

秦帅与王劲对视了一下,结束了审讯。

民警把王明带走的时候,王明看了看秦帅和王劲,一字一顿地说:“你——们——输——了!”然后嚣张地哈哈大笑。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了。

张晓特意来到警局看望秦帅和王劲。“谢谢啊,警察叔叔……嘿嘿,谢谢!”这孩子仍然喜欢吸鼻涕。

“没事,以后别再被别人骗了,好好读书,知道吗?”王劲说。

“知道,知道!我是来跟你们告别的,我姑姑在日本,她给我办好了手续,找好了学校,我明天就走了。”

“出国了?有出息!以后成了正式医生还要记得回来啊!”

“那……没问题,呵呵!”

张晓转身走了,王劲看着他的背影对秦帅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做警察有成就感!”

第二天,秦帅和王劲买了些水果和鲜花去看望林觉。林觉的情绪很低落,似乎回到现实生活中后,别人的目光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那……我能看看他吗?”林觉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只想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你是说你要看看凶手?”

林觉点点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王劲看了看秦帅,秦帅点了点头。

见面的时间很短,只有五分钟。而且自始至终隔着一道玻璃墙的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林觉表现得很平静,只是眼睛一直朝着玻璃墙上的一片小孔发呆,那是由大概十几个排列成圆形的小孔组成的,是为了让声音更好地传到对面。

见面时间结束后,秦帅和王劲把林觉放在车上送回了医院。

在车上,林觉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他说:“他就是你们抓到的凶手吗?”

“是啊,证据确凿。他已经认罪了!”王劲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可他不是凶手!”

王劲猛地踩了一脚刹车,车子不情愿地摆了摆,终于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

“他不是凶手!”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说你从来没有见过凶手的样子吗?”

“没错,我没见过他,但是别忘了我以前是做水质检测的,我的鼻子比常人灵敏得多,我熟悉凶手身上的味道,他不是凶手。”

秦帅和王劲全都愣了。

“还有,凶手似乎有鼻炎,我老能听见他吸鼻涕的声音……”

还是那个审讯室,还是秦帅和王劲,还有王明。

“想不到你们挺聪明的,上次我说你们输了,看来你们还输得不是很彻底。哈哈!”

“为什么替他顶罪?”

“因为我爱他!”

“果然你和张晓……”

“没错,可是现在他已经出国了,哈哈!你们抓不到他!”

“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不在乎,为了他我什么都不在乎,你们知道为什么我的手筋会断吗?那是他和我在一起的条件,他说‘我只有一只手,而你有两只,除非我们一样!’”

“所以……所以你就挑断自己的手筋?”

“没错,你们永远不会明白的!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他故意来自首就是为了排除你们对他的嫌疑,能和这样聪明的人在一起我很荣幸……他自首的供词只有杀林觉那一段是真的……”

“可是他如果不和你一起把杀人方法写在小说里,我们可能还找不到你们,恐怕你们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那怎么一样?我们是故意的,游戏要既有猫又有老鼠才有趣,哈哈!”

“那他为什么放了林觉?”

“因为他要走了,我会待在监狱里,没人照顾他了,张晓不想他死,他说他的报应还没完。”

“你错了。”秦帅说,“他放了林觉是为了让自己的供词里出现明显的漏洞,这样就可以洗脱自己的嫌疑,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在利用你!”

“不可能,这不可能……”

王明身边的警察努力地按住他的肩膀。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

王劲拿起了电话。

“嘿嘿,警察叔叔,是我,里面传来吸鼻涕的声音。”

“原来你才是凶手……”

“呵呵,其实你们也不笨。麻烦你帮我转告王明,他让我觉得恶心。我是个正常人,我只是利用他罢了……”

窗外,落叶萧瑟,审讯室里传出一声悲伤的吼叫……

其实我们都得不到我们想要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