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公交车

夺命公交车老刘是一个资深司机,开404路公交车已经十几年了,没有出现过任何公交车事故,老刘甚至可以发誓,连老鼠都没有撞死一只。最近两年,老刘感觉有点邪门,每次早上六点开车出去,回到车站时,车轱辘总会有点红红的东西,像红色的漆,其实更像血。老刘疑窦丛生,自己从没有出过什么不正常的事,怎么公交车的轱辘会有东西,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短篇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在某妇产科医院有一名妇人生下了一个宝宝,当天半夜护士去婴儿房巡视情况,意外发现该婴儿已经全身冰冷无呼吸,死亡了。知道此事后的院方决定隐瞒此事,用一个也才刚出生没几天的孤儿婴儿取代那名死婴。在生产时那名产妇并无意识,也还没见过自己的亲生孩子,因此理论上以还看不出特征的婴孩取代是万无一失的。隔天,院方安排该产妇见到那名代替的婴儿,但她一看就发狂般的大喊:“这不是我的宝宝!”您看懂了吗?

老刘是一个资深司机,开404路公交车已经十几年了,没有出现过任何公交车事故,老刘甚至可以发誓,连老鼠都没有撞死一只。

最近两年,老刘感觉有点邪门,每次早上六点开车出去,回到车站时,车轱辘总会有点红红的东西,像红色的漆,其实更像血。老刘疑窦丛生,自己从没有出过什么不正常的事,怎么公交车的轱辘会有东西呢?凑近一闻,还有一股发臭的血腥味,因此,每次回到站内,老刘都要忙着洗车。

说起老刘,年纪一大把,除了工作有点累人以外,还是有一件事情值得庆祝的,久久不孕的老婆,忽然怀孕了,眼看即将临盆,老刘自然是十分高兴,然而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刘并没有把车轱辘的事情在心里放置多久,只是每天机械的洗着车轱辘。

今天,正好是五一节假日,乘车的人多的就像蜂巢蚁穴一般,老刘也早早就准备出车,车站内挤满了人,只等老刘车一去,立马就有人蜂拥而进,老刘也等待那些人洪水般的涌入,可是,人潮似乎根本就不减退,反而越上越多,最后人挤人,叠罗汉似的叠在一起。

老刘心想,老妇女真的是有问题。眼看还有人不停的进入车内,整辆车根本就塞不下了,哪里有妇女说的二十多个人,估计两百人都快有了。老刘不搭理妇女,仍旧等着最后几个人使劲的往里面塞。

最后,老刘开始有点奇怪的感觉,看似有几个人上车,马上就可以发车了,可当那几个上车后,外面时不时的再冒出几个,如此不断,车的重量却没有增加多少。而且看似人与人之间,毫无插针之地,可又不管进来多少人都可以找到立脚的地方。

此时,车里面的温度越来越低,一种无言的恐怖

老刘心里紧张,他一边开车,一边观察车上的人群,除了那二十来个男男女女聒噪之外,凡是站着的那些人,毫无情绪,即便是刚才踩油门,他们都不用扶的,而且还清一色的往老刘这里瞟了一眼。

难道这些人不是人?瞅瞅外面的天,明明是七八点的时间了,为什么看起来还这么黑乎乎的,并且行驶路程周围的景色越来越奇怪。明明是一条路,为什么路的边上还有大大小小的坟墓,坟墓坟墓上面还有白幡,这并不是很偏远的地方,甚至还有高楼。

后面坐着的人被老刘的慌张,颠来颠去,十分愤懑。但是老刘听不到,因为他看见窗外有一个儿童的身影在漂浮,那是一个七八岁的男童,他惨白的脸贴在车窗玻璃,两只惨白的手长着尖锐的指甲,在玻璃上划动着,老刘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害怕了很久,忽然想到即将临盆的老婆,他立马做了一个弃全车人不顾的决定,他奋力一跃,身子就像一条鱼一样跳出了窗户,紧接着,404路公交车行驶百米后,忽然燃烧了熊熊大火,大火如同长了翅膀一样,火苗子乱窜,火势滔天,老刘的衣服也被百米以外的火吞噬了一角。

这火蹊跷,凶猛,惨烈,里面二十来个活人被烧的狼哭乱窜,老刘在地上打滚灭火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男孩子正在他不远处恶狠狠的看着他,男孩子身后站了一片黑压压的阴灵,就是挤车的那些,他们似乎和小男孩同仇敌忾,望着老刘,眼神充满鄙夷和愤怒。

老刘被救护车带去了医院,他的背部被火重度烧伤,需要住院治疗,病房里,时时刻刻都在播放火灾现场,记者说,404路公交车自燃,造成22人死亡无一生还,当然除了见义勇为的老刘。

住院的老刘被社会赞誉为现实英雄,社会各界纷纷捐款,一时之间老刘卡里面的钱长了一倍又一倍,直到蹿到一个天文数字才罢休。

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再出门的老刘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他有钱了,也是名人了,名誉好的名人当然要在众目睽睽之再做表率,汽车公司又给坚持开车的老刘分配了一辆新的公交车,仍旧是404路,路线也一样,但是老刘开车的规矩却改变了。

每天早上,他只让公交车位坐满人,多一人都不愿意,他每个站口接几个人,并且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即便如此,他还是每天能看到他车轱辘里面的血迹,每次清理干净,第二天一样会有血迹。

好在,老刘精神极度崩溃的时候,他老婆却给他打电话,说是在医院里,马上就要生孩子了,老刘借此之机,正好可以辞职,反正钱够花了,公交车他是再也不愿意再碰了,凭着老刘的坚硬态度,公司允许他辞职,老刘一颗心总算是平缓了。

老刘急急忙忙去叫医生,一会,邵凌被推入产房,老刘也可以进去陪产,生孩子的过程十分艰难,邵凌疼的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叫声,就像被死神即将扼住咽喉的求救声。产房里面的温度越来越低,一时之间,几个助产医生都暗自吃惊,这么冷等会孩子出来着凉了怎么办,一看空调温度,25度,可是这样的温度不是最舒适的温度吗?怎么会冷的让人颤抖。

邵凌疼的面色惨白,浑身痉挛,老刘看的也很着急,这是他第一个孩子,说什么都要平安。这时,产房的光线开始昏暗,头上的两盏吊灯开始一闪一闪的,就像两根蜡烛在风里面晃动,老刘的心猛地被什么害怕的东西揪住一样,恐惧贯穿整颗心脏的末梢,然后把血管撑大,随时会爆裂一样。

邵凌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几个助产大夫就像感觉到世界末日,纷纷跑到墙角,这时候,邵凌的双腿之间,钻出一直惨白的小手,紧接着,一张惨白的脸,最后,站立在产房的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房间的灯一明一暗,小男孩则阴仄仄的笑着,一步两步的往老刘面前走来。

在小男孩即将靠近老刘的时候,忽然灯黑了,足足黑了十秒钟,当灯再次亮的时候,小男孩的脸几乎要贴到老刘的脸上了,老刘吓的啊的一声,倒退的好几步,他受不了了,几个助产医生纷纷晕倒,而邵凌则虚弱的望着这一幕。

老刘好想晕死,但是,他没有晕,反而一颗心,恐惧像藤蔓一般蔓延,然后绑架着五脏六腑,使劲的拉扯一样,整个头颅如同马上就要被恐惧掀开一样。

原来,老刘在两年前确实做过一件亏心事,当年老刘又有几个人贩子朋友,那几个人贩子唆使老刘偷骗一些小孩卖钱,刚开始老刘不同意,可是看到那几个朋友时不时的能拿出几万块钱挥霍,并且家里的房子盖的就像皇宫一样漂亮,老刘就开始写心痒痒了,占着公交车司机的身份,也开始四处留意一些好拐骗的小孩,为此,邵凌规劝了很多次,但是老刘就是不听。

小男孩十分信任的对老刘感激的躬身一下,然后找了一个座位安静的坐下。

小男孩没有任何思索的跟老刘走了,结果,老刘把小男孩带给了几个人贩子朋友,看见凶神恶煞的人贩子,小男孩直觉上当受骗了,他一把甩开老刘的手掌,一边奋力的奔跑,当时是晚上,郊区一片安静哪里有什么人,几个大人紧紧的跟着小男孩屁股后面追了去,小男孩当然跑不过,最后被人贩子取走了两个肾,说是这个男孩年纪有点大,卖给人家不好养,不如摘掉肾,价钱也不受影响。

小男孩死了,尸体被他们深深的埋葬,恰好,404路车会经过的地方。

从小男孩死的那一天开始,老刘就总是感觉心头慌慌的,总感觉404路公交车有点问题。比如,这两年的带血的车轱辘。

小孩天真烂漫的说着话,却句句犹如死神在召唤,老刘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着,头顶上的灯忽然碎裂,一片漆黑中,老刘撕心裂肺的惨叫着,久久不绝于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