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广场之灵异楼层

恐怖广场之灵异楼层丽湾广场六七楼,被开发了十年,装修的豪华无比,本来人满为患的楼层,至今却空无一人,有一些上了年纪的清洁工,根本不愿去进去打扫,不要说不进去,他们连看一眼都觉得瘆得慌。这六七楼究竟是什么样的,发生了什么邪门的事情,具体事情还要从十年前说起。十年前,莉香刚到这个城市工作,应聘的正是刚建好的丽湾广,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家里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夜间的最后一班公交,她忽然玩心大起,起身对着空气客气的说,“我要下车了,您坐吧”。车门关上,想起当时满车苍白的脸色,她几乎笑的停不下来,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幽幽响起:“既然你看得见我,就带我走吧。”您看懂了吗?

丽湾广场六七楼,被开发了十年,装修的豪华无比,本来人满为患的楼层,至今却空无一人,有一些上了年纪的清洁工,根本不愿去进去打扫,不要说不进去,他们连看一眼都觉得瘆得慌。

这六七楼究竟是什么样的,发生了什么邪门的事情,具体事情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十年前,莉香刚到这个城市工作,应聘的正是刚建好的丽湾广场七楼,一个一半露天,一半在楼层里面的酒吧,莉香在酒吧当服务员,刚开业的酒吧被取名叫炫彩,生意也异常火爆,连续一个月下来,每晚笙歌,热闹非凡,由于炫彩服务周到,工作人员不是帅哥就是美女,因而吸引了大批的顾客。

炫彩本来定位是中高端的,可惜时间一久,定位性质就改变了,只要顾客有钱,甭管什么人,直接可以进入消费,一时之间炫彩鱼龙混杂,到最后,都是社会的痞子聚集地,炫彩的生意一样好,但是,服务员开始不好了,尤其是女性服务员,出于年轻,样貌的美丽,经常遭受客人的骚扰。

一次,莉香端了几杯酒,放到客人的桌子上,正准备回身时,忽然一只纹身手臂,孔武有力的带了一把莉香,她一个趔趄,顺势倒在客人的怀里,一桌子客人个个纹身,抽烟,说出的话都是淫秽之词,莉香见这形式吓得不轻,赶紧准备起身站起来,可手臂没有丝毫的松动,莉香怎么都站立不起。

她开始发慌了,炫彩是她第一份工作,她平时小心翼翼从来没有招惹任何人,她只想赚点钱,趁着年轻去学点手艺,没想到,如今身陷囹圄,她倔强的挣扎了几下,周围的顾客都在看她笑话,看看一个柔弱女子,怎么逃脱彪形大汉的魔爪,抓住她的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左边脸颊还有一个刀疤,来过几次,莉香知道这是硬茬,打人坐牢过的,这下子怎么办?莉香气不打一处,修长的指甲狠狠的抓上去,火辣辣的痛直接让刀疤男子猛地缩回了手。莉香这才起身逃走,

逃到哪里去?莉香想到的是六楼,有一个储物间,来不及多想,莉香飞也似的逃走了,也顺利到了六楼的一个隐蔽储物间,刚好足够自己栖身,把自己隐蔽在平静的黑暗中,莉香总算平心静气了。

她打算等酒吧关门了再回去,要不然天亮也行,只要躲过这一次,她就决定辞职,再也不来丽湾广场。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大约十来分钟吧,储物间的大门猛地被一道力量踢开,来者正是刀疤男,还有另外几个一桌的男人,刀疤男拎着一个女孩,是孔艺,也是莉香的同事,莉香的一颗心立马跳到嗓子眼,不好的预兆冲破脏腑所有的界限,随意充斥。

孔艺没有莉香漂亮,她是搞后勤的,看似默默无言,对莉香的美貌却十分的嫉妒,莉香根本不知道,是孔艺告诉了刀疤男子,她的去处,要不然这里有哪个客人能找的到。

刀疤男一步一步靠近莉香,满面狰狞,嘴巴还带有几分调戏般的微笑,语气更有一种不安的分子,强暴?莉香不用想都知道,今天她会被他们怎么样,可是她不甘心,年轻的生命怎么能被威胁所褫夺,她不顾一切的躬着身子想从刀疤男身侧跑过去,

莉香虽然溜的快,可是被孔艺一步当先的拦在面前,只此一秒,莉香就在劫难逃了。

莉香无助了,她的身体被刀疤男狠狠的按在地上,储物间内一片狼藉,莉香试图咬舌自尽,可口腔被人塞满破布,身体某处被人侵犯着,撕裂着,很久很久都没有停止,孔艺没有离去,她举起手机,在拍摄这个画面,这一幕是羞辱莉香的筹码,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嫉妒成魔,尽管对方仅仅是容颜比她优秀,哪怕她身边的女人比她优秀一点点,她内心都难受,只有摘除优秀的肿瘤,她才能安然,孔艺就是现实中白雪公主的后母。

莉香望着那个魔鬼一样狠心的女子,她心里恨透了,莉香不是很出色的女人,她也想不到会招此横祸,她心里暗自诅咒,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她对残害自己的人,绝不放过,她死后一定要当最厉的鬼,盘桓此处,搅弄此处天地,让人人不得安宁。

莉香死了,她拖着破损的身体,爬上七楼的露天平台,那几个男人作弄了她就走了,剩下的孔艺不仅拍摄了视频,还拧着她的脸不停的打,直到莉香的半边脸被打肿,肿了脸,憔悴了面的莉香看起来还是那么楚楚动人,孔艺又不甘心,她用尖锐的指甲在莉香的脸上,深深的搅动了无数次,痛的龇牙咧嘴的莉香却忍受着痛,没有发出一声求饶,等莉香的脸被划破的没有一丝完整时,孔艺才满意的停止。

此时的莉香满面狰狞,泪水浸润肌肤都是火辣辣的痛,不用她变鬼,她此时已经是最的人了,七楼,不高不矮,能让一个人死的不能再死,她是社会底层人物,她知道人情冷漠,唯有一死,心一横,她从七楼滚了下去,撞击声如雷,惊扰了街边所有的人,包括正在路过的孔艺,莉香的半边脸揉搓在地上,血液汩汩而流,头颅还有脑浆渗出,她的最后的目光蹊跷的停留在孔艺的脸上,孔艺最熟悉那张蜘蛛网一般的脸,吓的一声尖叫,逃也似的跑了。

莉香死了,死的默默无声,大千世界生老病死,谁会在意这样一个外来女子,警察对于这样的事情,草草结案,说是莉香在酒吧招惹男人,和同事争相吃醋,结果被人强暴于是跳楼,网上皆是骂声一片,评论说莉香是烂妹,不良女性,炫彩因为此事,也赶紧把酒吧转手,因为有人说,死了人的地方,会经常有人再死,并且连续不断,生意人多多少少都会信一点。

很快,炫彩转让了,酒吧的生意很不错,但是每天晚上,六楼的储物间,还有七楼的天台,都有有一个人影飘飘闪闪,不经意间才会发现,定睛注目时又没有任何人影,当时有很多人说是有冤鬼要锁命,在等待仇人上钩,一晚,八个男人在炫彩喝酒,酒到酣处就想撩妹。

就在此时,一股冷风窜过来,紧接着,一个清秀白衣的美女翩然而至,宛如嫦娥仙子,这地方怎么会有这样清丽女子,而且还似曾相识?女子温柔道:“各位大哥好,欢迎莅临炫彩,我敬大家一杯。”

白衣女子不知哪里来端来的酒杯,举杯就饮,刀疤男等乐坏了,今晚绝对是捡到宝了,在他们眼里没有拿不下的女人,这女人成了他们的目标猎物,他们一起酒过三巡,刀疤男等醉的不省人事,白衣女子却淡然自如,就像喝的是白开水一样。

等八个男人醒来时已经遭遇炫彩打烊了,凌晨深夜,难道没人发现还有人没有吗?刀疤男怒不可制:“岂有此理,这酒吧居然居然关门了,我们怎么出去?”

这时有一个悠悠的声音传过来, “去跳楼啊。”

“谁?”刀疤男条件反射的问,却找不到人影。

气氛一时安静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可以听见远处厕所滴水的声音,几个男人还可以听见彼此心脏跳动的声音,他们到处寻找音源。

刀疤男问:“你是谁?是人是鬼?”

“你怕鬼吗?”那恐怖的声音悠悠的问,仿佛如风一样飘飘当当,十分阴森。

刀疤男有点怯懦说:“人和鬼老子都不怕,有本事你出来啊。”

那声音又飘来:“我不敢来,我不想你们死的那么快啊,不如我们玩一个游戏,猜猜你们之间谁先死吧?”刀疤男大吼一声:“谁跟你玩游戏,我们哥们好的很,经常玩同一个女人。”

“啪”刀疤男不知被谁打了一巴掌,脸瞬间肿了,还打掉了两颗牙齿,嘴角流血,这究竟是谁?看不到人又有这么大的力气。

刀疤男等开始害怕了,他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然而那个声音消匿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声音没有了,但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热,整个环境开始发热,气温一路飙升,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窜到五十度,热能让人抓狂,尤其热到没有水的地步,时间持续了很久,刀疤男几个实在受不了了,他们何曾遭遇这个罪,所有的门窗都关的死死了,他们就算没有任何救生的运动,都热汗流浃背,热,钻透脏腑,整个血管的都快热的爆裂,几个人逐渐体力不支,口干舌燥。

这时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那不就是之前陪他们喝酒的嘛,刀疤男恨不得撕碎这个女子,但是他太热了,甚至没有口水滋润口腔说话。

忽然,女子面目全非,满面如蜘蛛网的血迹,他们忽然看见莉香,对,这个女人不就是莉香吗?

此时,温度开始下降,消除燥热感之后,就遽然下降到冰点,如同莉香的恨一样冷,几个人冷的开始颤抖,这绝对是不可消除的深仇大恨,莉香把他们逐渐的冻结。

一丝光亮开始揭幕,白天即将到来,丽湾广场的马路上却一片狼藉,听说是无数个冰块从七楼落地,等待冰块融化后,才看清楚原来是手指头,眼珠子,鼻子,嘴巴等东西,究竟是谁如此残忍。

警方不论怎么调查都没有查出所以然,根据目击者的说辞,几个男人在炫彩喝酒,不知怎么的就醉了,结果困在酒吧里,早上就这样子了。

恰好孔艺正在关注炫彩的一切消息,她觉得她知道八个人的死因,她甚至知道莉香变成了厉鬼,夜夜徘徊在丽湾广场的六楼和七楼,她惶惶不可终日,她害怕被报复,她关门锁窗,不敢出去,她怕一出去就会被莉香的冤魂碎尸万断,如果真的要死,她宁愿在家里饿死,渴死,也不愿意让莉香报仇。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风,撩拨起孔艺屋子的窗帘,撞击着房间的门,晃动着她的床,叩击着房间的墙壁,搬弄着屋里的花瓶,然而真的是风吗?风能穿越墙壁在房间里面为所欲为吗?孔艺看到一个浑身血迹的身影,在她面前飘来荡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孔艺的恐怖之心达到了极点,一只手在此时毫不犹豫握住了孔艺的腿,然后急速的拖拽,最后高空抛物,将孔艺的身体从丽湾广场七楼抛下去,摔成亲妈都不认识的肉饼。

丽湾广场一下子死了十个人,而且个个都是从七楼而死,浸染过邪气的丽湾广场时时刻刻都是愁云惨淡,尽管六月三伏天,都是一片逼人的阴凉,丽湾广场的各大商场开始退场。

后来,懂风水的人给出谋划策,将广场楼层用一切辟邪物,比如镜子,刀剑,门神等,可是六楼和七楼不管用什么法子,都阻止不了,每年每天十个人同时跳楼死亡的问题,六楼和七楼就被搁置了,附近总会有人说,这两层楼被冤魂占据了,谁都抢不走。

丽湾是商业繁华的广场,也是本市标志性的广场之一,搁置的六楼和七楼成了开发商的心病,这是钱财的来源,怎能如此搁置,尽管再不详,开发商也会想方设法的租出去。

至此十年,每一年都会有商家来利用,可是每年都会有人跳楼而亡,没有人能阻止,而死亡从来不会间断……

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