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意识里的鬼之人格分裂

恐怖鬼故事《潜意识里的鬼之人格分裂》讲述了我努力的想让自己醒来,却也是无济于事,我心一狠,这正好可以和梁雪直接交流,我索性就不打算寻找醒来的方法了。 我看着梁雪,沉稳的说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把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咯咯咯咯,现在是我,鬼段子分享:在非洲的摄影记事,那是我在非洲拍摄风景时发生的事,我当时用望远镜看到很远的一边的大树(不是猴面包树,普通的树木而已),有十个当地人待在那上头,望着下方。我跟着看那下面,那下方有群狮子悠哉的待着,它们附近还掉落有一顶帽子。我再看看树上,那群人也都戴着跟那顶同样款式的帽子。“哈哈,真倒楣的家伙,帽子刚好掉在狮群附近,这下子捡不回来了。”我笑了笑,把望远镜转到别的方向。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短篇鬼故事栏目!

我努力的想让自己醒来,却也是无济于事,我心一狠,这正好可以和梁雪直接交流,我索性就不打算寻找醒来的方法了。

我看着梁雪,沉稳的说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把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咯咯咯咯,现在是我把你催眠,你没有资格质问我。”梁雪阴森的笑了起来,怎么看都不像个人,我开始怀疑她是鬼了,但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很快就排除了这个想法。

“你把我催眠有什么目的?”我愤怒的对着梁雪呵斥道。

梁雪在原地转了个圈,挑衅般的看着我,温和的说道:“你没有质问我的权力,你听我说,你现在听我说。”

我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潜意识中的我是清醒的,梁雪很明显是一名催眠高手。 读故事

梁雪没有眼白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我顿时感觉被摄魂了一般,梁雪似乎很得意,对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恨这个世界吗?” 内容来自读故事

我狠狠的咬着牙冠,争取让自己清醒,违背着潜意识里的答案,坚定的答道:“不,恨。”

“你看看你的内心世界,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大雾,没有一花一草,你很孤独,对吗?你和我一样,是一个心理艺术家,每个艺术家都应该是孤独的。” 本文来自

我沉默了,想反抗却又说不出一句话。

梁雪看着我的状态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继续柔声的说道:“有什么苦,别憋在心里,告诉我,我是你的树洞,我可以包容你的所有,告诉我。”

我使劲的在潜意识中告诉自己不要说出来,要是让梁雪掌握了这些信息,她就能随时轻易的攻破我心里的防线,到时候我就有可能会在催眠中被她控制,哪怕她让我自杀我也会答应她,这就是心理战术的厉害。

我最后还是没有守住,把发自潜意识里的想法全都木纳的说了出来:“我从小没有了父母,和姐姐相依为命,家庭条件不好,总是被同学还有老师看不起,甚至有人叫我野孩子,这是我心中永远也不能痊愈的一道伤,在单位我很努力的工作,却只换来了领导几句不冷不热的夸奖,喜欢的人也已经有了归属,我感觉我的人生永远都是谷底。”

“还有我,还有这个温暖的梦,忘了这些话,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会找机会让你解脱,你要感谢我,不能拒绝我。”梁雪幽幽的说道。

我一下恢复了神志,赶紧摇了摇脑袋,对刚才的事情已经全然不知了。

我指着梁雪斥责道:“你对我说了什么?”

梁雪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三个字:“醒来吧。”

“啊。”我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突然一下被吓醒了,看了看表,六点四十。连忙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定睛一看,而梁雪还在床上安详的躺着。 本文来自

我心想,难道梁雪是假装的?

我赶紧将她唤醒,她又恢复了那副文静的模样,我把所有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她听完后,华容失色道:“我根本没有学过催眠。催眠你的是鬼,是要占据我身体的鬼。”

一向不信邪的我也有点相信是鬼了,因为这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

“没错,我是鬼,我也是一名艺术家,专门攻破别人心里防线的艺术家,把杀人也转化为一种艺术,这多么有趣,咯咯咯咯,嘿嘿嘿嘿。”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鬼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里,阴森的笑着。

把我和梁雪都吓了一跳,我俩下意识的靠在了一起。

我定睛望去,女鬼脸色苍白,下巴尖的诡异,双眼没有眼白,巨大的瞳孔很是渗人。

房间里的灯突然灭了,房间里一片昏暗,我听到女鬼喃喃的对梁雪说着什么,我暗道不好,连忙大叫起来:“梁雪不要听,不要理她。”

只见黑暗中梁雪慢慢的走向了女鬼,和女鬼手牵手走出了房间,我一路跟出去,直到她们凭空消失在了暗淡无光的医院走道里。 本文来自

第二天,看到新闻报纸上刊登着这样一条消息,我瞬间觉得血液都凝固了,不知道是担心自己还是惋惜梁雪。

新闻报上登着:铁大大一新生梁雪因人格分裂症而选择了割脉自杀,据目击者称,梁雪在死后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身体每一根血管都被她用刀片割了一道口子,最后只有脖颈上的大动脉完好,法医称,可能是梁雪当时失血过多,还没来得及割断就死了。这让感到……

(0)
上一篇 10分钟前

相关推荐

  • 大乘起信论讲记 第二十七卷

      大乘起信论讲记 第二十七卷   《大乘起信论》,诸位法师、诸位居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请大家打开《讲义》第五十七页,「子三、释发心之益」。   本论造作的因缘,马鸣菩萨说…

    2022年5月9日
  • 1956年上海一起灭门血案:林家宅37号事件

    林家宅37号这个事件,在网上传的神乎其神,俨然已经由一起血案演变成了灵异案件.. 宅子成为了鬼宅 林家宅37号事件是1956年上海市武宁路发生一起灭门血案。 接电话的刑警赶到林家宅…

    2018年8月16日
  • 死亡阅览室

    校园鬼故事《死亡阅览室》讲述了开端“你为什么会留在图书馆一整夜?”“我已经说了,因为停电的关系,我是被锁在里面的”“你和被害人博皓是什么关系?”“普通的同学关系”“那么昨晚九点,他…

    2022年6月5日
  • 森林里的丝带

    “可恶,这么大的森林,竟然没有鸟儿和野兔的影子!”鲁婉骂了一句,烦躁地用猎枪拔出挡路的树枝。带路的猎犬妲己回头看着主人,似乎对主人的话有同感。“祝你好运,别走,在这里休息!”茹婉走…

    2022年4月2日
  • 关于“揭开童年动画喜羊羊的秘密事件,欢喜终于逃不过大灰狼毒手(传闻) ”的故事

    卡通是孩子们的最爱。 每当他们打开电视时,许多孩子都会吵着看动画片。 喜羊羊和大灰狼凭借可爱的角色吸引了很多小朋友的喜爱。但是太恐怖了喜羊羊超自然事件但不适合儿童观看。 这个事件是…

    2021年12月5日
  • 星座运势:双鱼座和什么星座最配,双鱼座和什么星座最配

    提起双鱼座和什么星座最配啊,想必大家都有一定了解,有人问双鱼座和哪个星座是最般配的,另外,还有人想问双鱼的人和什么星座最配,这到底是咋回事?其实双鱼座和什么星座做夫妻最搭配,下面就…

    2021年10月21日
  • 小时候的事记忆里很清晰却又觉得模糊

    恐怖鬼故事《小时候的事记忆里很清晰却又觉得模糊》讲述了到现在我都一直相信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存在,比如各种灵体。听说的,也有亲身经历的。初入灵界请多关照。还记得小时候特别喜欢放…

    2022年5月25日
  • 梦见被鬼压 周公解梦之梦到被鬼压 是什么意思?

      周公解梦约《梦见被鬼压迫》解释的好吗?从现代周公的解梦、原周公的解梦、心理解梦的角度,详细阐释了梦见被鬼压的含义和征兆。   梦见鬼压 我们有这样的经历:睡觉的时候,隐隐约约的…

    2021年12月11日
  • 寻找海半仙

    恐怖片,隔壁忽传来三下敲墙声,她吓一跳。是她邻居,他喜欢吓唬她,曾试过来电话扮鬼,她恼怒地敲墙报复。那边有回应,她觉他孩子气再也不理。半小时后敲墙声消失。第二天,警察在隔壁进出,他…

    2022年4月18日
  • 第十一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

      第十一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   圣行品第十九之一 恐怖、丰乐安隐之事。善男子,是名菩萨摩诃萨息世讥嫌戒。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坚持如是遮制之戒,与性重戒等无差别。 恐怖,三者、忧愁,…

    2022年4月18日
  • 七几年代惠州砖厂闹鬼事件

    本人惠州市人,我父亲是个没文化的老实人,不会说假话。他和我说了一件闹鬼的亲身经历过的事。
      事情还得从七几年说起,那时我父亲还年轻没结婚,他和他的叔叔到山上的砖厂打工,因为是七几年时中国还很不发达,山上没什么人,而且没有电灯,晚上照明当时用的是马灯(一种上煤油,外面有个玻璃套,中间是灯芯的那种)。工人们睡觉时是眼人工棚的两边拼排睡的,中间是过道。我父亲睡在靠门口的的地方。事前几晚有几人工人睡觉时被鬼压床,在床上叫得像杀猪一样惨。。。!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发生惨叫的!把工人们都吵醒!很多人都吓得不敢入睡!后来我父亲的叔叔拿了个毛主席相放在床头,说把那鬼给吓走。
      又一晚,那鬼又来压人,从最里面的人开始压起,又是杀猪的惨 叫!一个一个的压过来,我父亲在入口,搞一晚了都吓得无法安心入睡!快天亮时(当时我父亲还没完全入睡),有个手伸入我父亲的被里面伸到我父亲的胸口处,我父亲当时睁开眼看去,见一高大老者,身穿白色唐朝服的,但是是灰白色的人形(五官看不清),我父亲一惊,大吼一声,用被子一抱,连鬼和被子一同丢到一边,爬起来一看,啥也没有了!我父亲就知道那不干净的东西也找上他了!
      第二天,工人们杀了只黑狗,把黑狗血用盘装起来,然后将黑狗的脚砍下挂在工棚门口。到了晚上,工人们用黑狗血围着工棚洒一圈。当晚工棚内风吹得哗哗响,很是恐怖。之后晚上睡觉就很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了。
      还有后补上一事,就是我父亲的叔叔拿来毛主席的画像来抠鬼,结果是没用的,我父亲说了,他叔叔还是结鬼压了,我父亲是睡他旁边的。以后毛主席相别拿来镇鬼了,没用的真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绝对不是编出来的!

    2020年12月25日
  • 关于“我的古怪高中之第一卷 新生入校(五)”的故事

     第十七章 守窗待鬼 晚上九点,张妍独自坐在客厅里,对着面前的窗户发呆。老公在书房里处理文件,儿子已经在奶奶家住了一个星期了,哎~~张妍叹口气,又想起自己那可怜的8岁就夭折的小女儿…

    2021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