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汉初要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黄老之学的历史影响

黄老之学的文学常识我来和大家说一下:

黄老之学,为黄帝之学和老子之学的合称。

黄老学派思想尚阳重刚 ,战国中期到秦汉之际,黄老道家思想极为流行。

该流派尊传说中的黄帝和老子为创始人。

作为一种哲学思想,黄老之术形成于东周战国时代。盛行于秦汉之际。

当时,汉初的统治者如汉文帝,汉景帝,窦太后等都笃信黄老之道,主张清净无为。

黄老之术是以道家思想为主并且采纳了阴阳、儒、法、墨等学派的观点。

黄老学派思想发展主要分为三大主题:修行(修身养性、长生久视、丹道等等)、

经世(政治思想、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等等)等。

黄老之道认为君主应该无为而治,「省苛事,薄赋敛,毋夺民时」,「恭俭朴素」,「贵柔守雌」,通过「无为」而达到「有为」。(其实就是老子道德经的思想。

上述主张特别是休养生息,在汉朝初期曾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结果出现了文景之治的盛世,因为汉文帝,汉景帝是黄老之道的强烈支持者,他们主张轻徭薄赋,对于减轻人民负担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也利于人民在秦末大战之后休养生息,恢复生产,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秦末天下大乱,刘邦在推翻秦朝后被封为汉王。公元前202年,楚汉之争获胜后称帝建立汉朝,定都长安,史称西汉。刘邦登基后,采用叔孙通的建议,恢复礼法,设三公和九卿,任萧何为丞相,采取与民休息、清静无为、休养生息的黄老政策 。鼓励生产,轻徭薄赋。刘邦死后,刘盈继位,即汉惠帝,但是在此期间,实际是吕后称制。吕后尊刘邦遗嘱用曹参为丞相,萧规曹随,沿用汉高祖刘邦的黄老政治的政策,达到了“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的效果。吕后死后,诸吕之乱被以周勃为领袖的大臣铲除,众臣迎立汉文帝。在汉文帝的皇后窦漪房的影响下文帝和儿子汉景帝即位期间,继续采取黄老无为而治的手段,实行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政策,恩威并施,恢复了多年战争带来的巨大破坏,使人民负担得到减轻。

那么为什么汉初会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的思想?

为什么汉初会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的思想? 第1张

西汉是在农民大起义推翻了暴秦统治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推毁旧世界的同时,人们向往一个安定和谐的新世界。为稳固封建统治恢复封建经济,汉初的统治政策发生了变化,实行黄老政治。这是当时的思想家、政治家们从理论上和实践上找到的通向盛世的途径,并以此回应农民大起义。黄老无为政治应运而生,指导着汉初的统治,由思想上升为政治理论,具体为方针政策,通过国家力量来恢复加强经济。

一、黄老思想的渊流黄老思想中的:黄,指黄帝,老,指老子。稷下之学中把这种以道法为主,兼收各家之学称为“黄老之学”。而司马迁将老子、庄子、韩非等合为列传,因为从他们的思想渊源看,“申子之学,本于黄老而主刑名”,韩非“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本归于黄老”。老子与当时兵家、法家也密切相关,可见所谓黄老之术是假托黄帝而以老子学派为主体的一个学派,它借黄帝之名,引老子之学,兼收百家,辅以时代物证,产生于战国,形成于汉初。老子尚清静、虚无,做事要顺其自然,一切顺应万物;尚“无为”,认为“无为”方可“无不为”。历来都认为《老子》是道家的经典著作,魏晋以前,就认为《老子》是治道之人作,教人南面之术,即帝王之术,是一个十分讲究权势与策略的著作,可见道家一开始也是一个十分关心政治的学派,黄老学派虽是诸家思想融为一体的,但其思想的本质,即“无为而无不为”仍是黄老之学主干。

春秋时期的“无为而治”的一般含义正如孔子所说:“无为而治者舜也与!无何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但当时的现实情况仍使孔子主张用礼来仁义治国。老子从“道”的学说出发,对“无为而治”阐发了系统主张。作为一种政治思想,老子讲“无为”是针对“有为”的。他说:“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无为”主要指的是消除独断的意志和专断的行为,含有不亡为的意思,并不是什么事都不做,顺手“自然”便没有办不成功的,那“无为而无不为”。

二、汉初黄老政治黄老之学本身所固有的思想内涵,清静无为,俭朴寡欲的主张,成为汉初新黄老学说的根基,同样是时代的产物。面对秦短祚而亡,汉初陆贾等一批黄老思想家首先以政治家的面目出现,他们和萧何、刘安等人一道,思考现实,使新黄老学说内容更丰富,称之为新黄老学说,用以指导现实。新黄老学说“不仅讲道,而且讲法,以无为掩饰无不为”。但他们主张的无为而治有个前提,即“政治上肯定新的封建一统王朝的统治秩序,承认君臣关系不可改变”。适应时势的新黄老学说迅速成为黄老政治的核心思想。所谓黄老政治即黄老而治,无为而治,以道家无为思想为物证,它的本质是休养生息。司马谈说:“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

为什么汉初会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的思想? 第2张

黄老政治成为汉初治国的基本方针原因有:

其一,汉初反秦之弊为黄老学说兴起创造良好条件。其建国以后,尊奉法家思想,非但没有发展生产,与民休息,反而大兴土木,滥用民力,推行酷法,超出了国家经济和百姓承受力,激化了阶级矛盾。从秦末农民战争中走出来的汉初布衣卿相们,要恢复经济,稳固统治,必须了解秦亡原因,了解老百姓需要什么。秦短暂而亡,源于它的暴虐轻民,不修文教,是其尊法统治破产的标志。汉初的统治者们处处以秦亡为戒,如刘邦大封同姓王即是一例。“秦败亡的历史教训,使汉初统治者如惊弓之鸟,时时影响着汉廷的决策。故汉初反秦之弊,使黄老思想再次得宠。”

其二,源于陆贾、贾谊等人的政治实践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的黄老思想,成为汉初治国方针,却不是一步到位的。秦的灭亡对当时社会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庙堂之中汉的统治者。陆贾、贾谊等总结秦亡原因,认为国家要长治久安,必须实行仁义。秦思想僵化,没认识到取与守,攻与守的不同,一旦国家有战争,国家的所有经济、政治活动都要服务战争。陆贾提出了“马上得天下,安能马上治天下乎?”又曰“逆取顺守”,“文武并用”才是“长久之术”8。攻天下生死两不立,而守天下是二者要并存,不能将百姓当成敌人看待,若百姓难以生存,则君主也难以生存。因此君民关系要协调,要施行仁义,让人心服,行仁义表现在政治上就是“无为”,这直接反映经过长期战乱后,社会需要安定,国家需要休养生息。如果说陆贾是“汉初第一个提出运用黄老思想指导政治的人”,那么刘邦宿将曹参则是“首先实践以黄老思想指导政治”的人。曹参相齐王刘肥时,就采纳胶西学者盖分意见,休养生息,“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后继萧何为相国,“兴事无所变更,一遵萧何约束”,仍奉行“清静无为”。曹参辅佐惠帝,论政绩不及高祖,但却以黄老思想为指导,有助于安定社会,其影响正如《史记》中民歌所颂:“萧何为法,颟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静,民以宁一”。陆贾将法律与仁义对立,而贾谊认为法律和政治是仁的基础,可见贾谊比陆贾在总结秦历史教训的认识上前进了一步。汉初人口与秦代相比,大为减少,大城市人口剩下十分之二、三。统治者无法搜刮更多的财富,“自天子不能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刚经历农民起义风暴的西汉统治者再也不能因循秦制,只能采取一些较现实的措施。从前202年开始,颁布了一系列诏令。刘邦以萧何为相,组织军队官兵复员为民,根据功绩大小及军功爵位高低,赐给数量不等的土地。同时规定“诸侯子在关中者,复之十二岁,其归者半之”。“大夫以上赐爵各一级,其七大夫以上皆令食色,非七大夫以下皆复其身及户,勿事”。含战争期间流亡山泽不著户籍的人口,“各归其县,复故妥田宅”。地主返乡,农民返籍。同时“民以饥饿自卖为奴婢者,皆免为庶人”。减轻田租税为“什五税一”之制,奖励肯荒,以促进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汉汲取秦滥用刑罚前车之鉴,正如陆贾在《新语·主德篇》中所说:“君子之为治也,诀然若无事,寂然若无声,官府若无吏,亭落若无民”。到惠帝、高后时期继续推行无为政治。如惠帝即位之初,采取曹参的“宽刑简政”主张。废除族诛法、妖言令两项酷法。针对当时的人心思定,惠帝继续减轻田租税率,增加劳动人口与民休息,以稳定社会。文帝即位之初,面临政治上诸侯王势力膨胀,经济上经过二十余年的休养生息,财务仍然十分衰弱,农民贫困,地主农民矛盾再次激化。为巩固封建统治,发展生产,文景仍奉“清静无为”,极力推行无为而治。加之文帝“好刑名之言”,窦太后信奉黄老之术,贾谊视“安民”为治乱之本,使文景年间采取一系列休养生息政策。文景倡导以农为本,进一步推行“轻徭薄赋”、“约法省禁”的政策。前156年六月,景帝“令田半租”,即三十税一,并成为汉朝定制。除此之外,还减少地方徭役,开放山泽禁苑给农民耕种,颁布振贷鳏寡孤独的法令,这些都利于减轻农民负担,保证农民生活的安定,对恢复和发展生产起了一定作用。文景在恢复经济的同时,“惩恶之秦之政,议论各在宽厚”。施行约法省禁政策。通过兴教化,维护封建等级秩序,劝励百姓勤于农事,以保持社会稳定。总之文景时期的刑罚,并之秦和惠帝高后年间,都更为宽刑简政,是无为政治的一项重要内容。对于君臣关系,文景多是宽容谦让,以礼相待,但对诸侯王的宽容甚至放纵终成祸患。

为什么汉初会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的思想? 第3张

三、黄老政治对汉初影响在黄老思想指导下,经过汉初五、六十年的发展,封建生产关系在一定范围内得到调整,在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对西汉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到文景时期,西汉封建统治基本上稳定下来,所谓“故逮文景四五世间,流民既归,户口亦息”。出现了封建史家所谓的“文景之治”局面。到武帝时,西汉王朝更是达到空前繁荣。至武帝之初,西汉六十年经济有了显著发展。汉初还是“齐民无盖藏”,但到汉武帝时,“国家无事,非遇水旱,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瘐尽满,而府库余财。京师之钱累百巨万,贯朽不可姣;太仓之杰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乘孛牝者不得会聚”。足见当时社会经济的繁荣。

首先农业生产获得发展。冶铁归国家垄断,铁器推广更为迅速。从中原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种类也随之增多,甚至发明了早欧洲一千年的梨壁。铁农具的广泛使用,促进了西汉水利事业的发展。水利是农业发展的重要标志。关中继续成为水利中心,开始发展到黄河中下游。汉初黄河屡次决堤,公元前109前(元封二年),武帝征调几万民工治理黄河,成效颇大。淮河流域成为另一个水利中心。前111年郑国渠上游修了六辅渠,前95年,从仲山口(引泾河至栎阳是为白渠,这两条渠对关中农业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正如班固在《西都赋》中所言“郑白之沃,衣食之源”。在水利工程中还发明了一种称为“井渠”的地下水道,最适于灌溉于旱土地,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条地下水渠。在安徽的舒城刘信修了七门堰。农业耕作技术方面,搜粟都尉赵过总结西北地区坑旱斗争经验,推广了“代田法”,提高了关中的河西走廊农作物产量。赵过还发明了耧车,大大提高了播种效率,这是我国古代农业机械方面的重大发明。稍后农学家汜胜之在关中发明了“区种”法,这种以点播为主要形式的一种精耕细作技术提高了单位面积产理。农业的发展为手工业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其次,手工业生产进一步发展,冶铸制品大量出现,铜冶铸制造一些工艺和铸币,铁冶铸制造武器和工具,同时还有铅锡等冶铸。丝织业比较发达,丝织技术有很大提高。当时有谚语说:“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有长沙和临淄是全国丝织中心,既有官营手工业作坊,又有农民家庭手工业;丝织品种类增多,纺纪念品工具不为革新,出现了织布机、提花机,长沙马王堆西汉墓中出土的锦绮衣衾残片,充分证明当时丝织工艺水平之高。另外漆器工业也取得了杰出成效。再次,商业出现了繁荣。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促进了商业和城市的发展。文景时期“开关梁,驰山泽之禁”,使当时的富商大贾大量增加,非常活跃,甚至“富埒天予”,“交通五侯”,势力很大。

可见文景时期的休养生息政策,既强调以农为本,又活跃流通领域,出现了“蓄积岁增,户口寝食”局面。但为了防止商品经济的发展对封建经济的破坏,所谓“以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汉统治者采取了“重农抑末”政策。但这并不能阻止由于商业的繁荣而出现的大城市,除此之外,将私人铸币权收归国家,实现了货币的再统一。陆贾围绕仁义思想提出“无为”、“簿于利”等主张,经曹参、文帝、窦太后等人的实践,到淮南救灾派,以司马谈和刘安为代表,真正建立起黄老之学理论体系,提出“经纲道德,经纬人事”,“无为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为了更有所作为”。有他们不断充实完善黄老思想,可见政治和思想其实是相互作用的。总之,时代造就某种思想,而适应时代的学说肯定给当时会打下一定烙印。西汉初期实行黄老政治是当时社会的需要,确实是秦亡给汉儒及统治者们带来剧烈震荡的结果,而黄老之术给汉初带来的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汉初会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的思想? 第4张

但到了汉武帝时,若继续实行无为而治的政策,就不合适宜了。因为当时社会需要着手国家政权的巩固,进行政治、经济改革,平叛“四夷侵凌中国”,开创强大的封建统一局面,为封建经济发展奠定基础。所以随着时代的发展,以仁义为主旨的陆贾思想,也逐渐走向弱势,何况汉初虽宽刑简政,但仍因袭秦制,代之以董种舒的“独尊儒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