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假城管暴力执法,老太太的花遭殃,陌生小伙仗义出手(城管暴力执法案件)

小说:假城管暴力执法,老太太的花遭殃,陌生小伙仗义出手

秦飞扬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施施然地朝大门口走去。

岂料,这个时候肖白芸却赶了过来,在背后说道:小家伙,要我送你回去吗?

那当然好啊。秦飞扬笑了笑。

让大美女送自己回家,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果不其然,四周的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恨不能将秦飞扬给生吞活剥了。这个土包子何德何能,竟然让肖白芸送他回家?

这在整个深海市,谁会有这样的待遇?

出了门之后,秦飞扬跟肖白芸并肩走着。

肖白芸并没有开车,而秦飞扬也乐得跟她一块散步。毕竟,跟这样一个超级大美女走在一块,会有非常高的回头率,满足一个男人所有的虚荣心。

穿着红色晚礼服的肖白芸,就像是一朵兀自盛开的红玫瑰,是那么的鲜艳多彩,惹人注目。

不过,秦飞扬却能感觉出来,肖白芸那看似颠倒众生的面庞里面,隐藏着一丝不为向外人诉说的孤独和寂寞。

小家伙,你抽烟吗?肖白芸忽然问道。

嗯。

秦飞扬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包从豹头那里拿来的中华香烟,递了一根给肖白芸。

肖白芸伸手接过,打开自己的精致坤包,取出一个小巧的打火机,替自己跟秦飞扬都点燃香烟。

她夹烟的姿势很是潇洒,修长涂满黑色指甲油的指尖轻轻点着香烟去弹烟灰,看上去应该也有不小的烟瘾。

会吸烟的女人,都是有故事的女人。

秦飞扬跟她一块吞云吐雾,随后笑着说:芸姐,你不是深海市本地人吧?

身体微微一震,肖白芸露出贝齿笑着说: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吧,我觉得你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秦飞扬小小地拍了一记马屁。

肖白芸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秦飞扬就这样平静地看着她,光明正大地看着她胸口那一抹不小心透露出来的耀眼白光。

笑完之后,肖白芸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小家伙,嘴巴真甜。

说完,她又伸手想去捏秦飞扬的脸。

秦飞扬再次抓住了她的皓腕,芸姐,你怎么总是想捏我的脸?

因为你很可爱啊。肖白芸很是认真地说道。

秦飞扬苦笑一声,自己好歹二十小几的人了,却被一个女人说成可爱,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心中有一股报复心理,在肖白芸的手掌上放肆地捏了捏。

真滑真嫩啊!

肖白芸娇嗔一声,然后闪电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脸有一丝红晕。她发现,自己以为对付男人很有自信,但是秦飞扬却是个例外。

因为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小家伙,你得罪了李佳城这几个公子哥儿,准备怎么应对他们的报复?肖白芸小声问道。

那还不简单,见招拆招呗,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秦飞扬一脸的不以为意。

你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肖白芸问道。

有些麻烦不是我主动招惹,也会自己找上门来的。秦飞扬吐了个眼圈,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太吸引人的嫉妒了。

直接忽视秦飞扬的自恋,肖白芸说道:你要注意李佳城这个人,他这人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今天在这里吃了这闷亏,我想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秦飞扬也不笨,脑瓜子转的飞快:那芸姐你跟我出来,除了提醒我之外,是不是也想对李佳城说我是你的人,让他收敛一点?

要不怎么说你这小家伙聪明呢。肖白芸笑了起来,将一丝溜到前额的长发撩到耳朵后面,可以看见她那小巧晶莹的耳坠。

呵呵,其实芸姐你也知道的,以我的身上,这种牛鬼蛇神我还没有放在眼里。秦飞扬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而且,我也知道,自从我出门之后,就有不下五个人在跟着我。

肖白芸微微一愕,心想这个小家伙的嗅觉真是灵敏。

那几个人自从他们出门之后就已经开始盯梢,就算用膝盖想都知道肯定是李佳城的人。

她出于保护秦飞扬的目的,所以这才提出送他回去,顺便探一探他的底子。

没想到,秦飞扬比她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

那是我自作多情了。肖白芸尴尬一笑。

倒也不是,芸姐的这份情我心领了。那几个家伙现在已经走了,估计也是看在芸姐你的这面子。所以,你的作用达到了,很感谢。秦飞扬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我还是先回去吧。小家伙,希望我们能再见面。姐姐很少看到你这么可爱的人了,以后有空来找姐姐多说说话。肖白芸眨了眨眼睛说道。

一定!

等到肖白芸离开之后,秦飞扬这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这个神秘的女人,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而且还带着一股锋锐的气息。

秦飞扬知道她来的目的,多半是为了探自己的底子。虽然不知道她真实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秦飞扬却知道这女人很不简单。

虽然丧失了之前的记忆,但是秦飞扬一些防御的本能还在。

特别是在这样看似迷离的花花世界,各种危险就是是野兽一样蛰伏在黑暗之中,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摔的粉身碎骨。

在没有找出自己丢失的记忆,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之前,秦飞扬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行走在都市的街道之中,秦飞扬的神色平静,光溜溜的大光头甚是惹眼。

就在刚才,洛烟华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洛烟云已经安全到家。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所以秦飞扬也就不必那么着急了,可以放松下来,慢慢地打量着深海市。

走着走着,秦飞扬忽然鼻息间嗅到了一阵淡淡的幽香。

他忽然神情一震,就像是被什么吸引了过去,双眼瞪大,开始四处寻找了起来。

这股幽香的味道,秦飞扬绝对清楚,那是二品灵药摩罗花成熟时候散发出来的香味。

他的脑海里面烙印着一本叫做《灵药经》的神秘古书,已经成为他现在记忆的一部分,所以绝对不可能认错。

像这种摩罗花的花香,就有种淡逸出尘的感觉,不与其他香味混合,凛冽地开放,绝对是正品的味道。

原本,秦飞扬以为那本《灵药经》上记载的东西应该是扯淡,毕竟在整个华夏乃至世界,也没有听说过有所谓灵药这种东西。

不过,当他今天忽然嗅到这种与书中所描述相符香味的时候,整个人立即激动了起来。

找到了。

秦飞扬忽然发现,在街边的一个小角落里面,一个老妪正挑着两个篮子。篮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根须都用一块块土疙瘩简单地包裹着。

一株有着三瓣叶子,但是中间是一朵像是大钟般倒吊着的黑色花朵开的正茂盛,在众多花草中独树一帜。

这株植物,就是二品灵药摩罗花!

根据《灵药经》上的记载,灵药合共分为九品。二品摩罗花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对现阶段的秦飞扬来说,却有着莫大的提升作用。

所以,秦飞扬心中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摩罗花弄到手。

卖东西的老妪,脸膛黝黑发红,饱经风霜的脸上沟壑纵横,皮肤好似褶子一样。她只穿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花白的头发梳在耳后,还别着一朵栀子花。

她的佝偻身体,在城市车水马龙的流光溢彩之下,显得是那么的无助和彷徨。

老妪将挑担子用的扁担放在一旁,自己坐在马路牙子上,不住地揉着自己的小腿,显然是非常疲乏了。

看到这里,秦飞扬压抑内心的激动,抬缓步走了过去。

不过,秦飞扬还没有走到老妪的身边,一群身穿制服的人立即冲了出来。

为首一个胖胖的家伙,拿着对讲机,对老妪大声喝道:老不死的,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还不快滚!

这位同志,我没有在这里摆摊。老太婆我只是走的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下。老妪面色慌张地说道,一双干裂的双手想要撑在地上爬起来,却一时没能爬起来。

不过,这个动作,在那执法者的眼里,就好像是挑衅似地。

老不死的,事到如今你还抵赖。好,我就掀了你的摊子,看你还怎么卖东西。

胖子一脚将一个花篮踢翻,里面的花草滚落了一地。

正当他想要把有摩罗花的花篮再踹翻的时候,一道身影就像是旋风般地赶来。

啪……

胖子一脚还没有来得及踹翻另外一个篮子,整个人就捂着腿惨叫着蹲了下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梁队长,你这是怎么了?

一旁的人不明所以,连忙上前来搀扶胖子。只是,这梁队长的体重太胖了,根本拖拽不起来。

将梁队长踹翻之后,秦飞扬走到了老妪的身边,轻轻地将其搀扶了起来,小声说道:老婆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只是头有点晕。老婆婆连连摇手。

当秦飞扬触及到老婆婆的手的时候,浑身震颤。

这还是一个人类的手吗?摸上去就好像是摸树皮一样,看来老妪是一辈子黄土朝天,整天就在地里劳作。

哎,可惜了这些花啊……我忙活了一早上。老婆婆叹息了一声。

秦飞扬见状,连忙上前,帮忙老婆婆将那些没被压坏的花给拣了起来,然后放到了篮子里面。

你是谁啊?没看见我们在这执法吗?赶紧让开!

梁队长站了起来之后,看到秦飞扬在帮忙老妪拣花,就气不打一处来。

秦飞扬丝毫没有理他,只是在默默地拣着花。

你他妈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梁队长被对方忽视,心里自然是不爽,破口大骂了起来。

(0)
上一篇 31分钟前
下一篇 13分钟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