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贤上师言教

2021-11-03 08:02 阅读 56 views 次 评论 0 条

《系列三.大圆满龙钦宁体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讲记一-听闻轨理》 ︱ 益西彭措堪布 译讲 ︱

 

敬礼诸具无缘大悲至尊上师前!

如来心印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人中最胜缘,

蹑胜士迹究竟自他利,三传承诸上师我敬礼。

于法尽界得法身密意,于光明界见报身刹土,

于所化境化身行利生,一切种智法王我敬礼。

明智照见诸法真实性,大悲光明所化现吉祥,

深道乘顶教法能光显,持明无畏洲师我敬礼。

始自观自在尊现阇梨,说法安立有缘解脱道,

随宜调伏事业无有边,大恩根本上师我敬礼。

教法圆满遍智传承教,口诀心要一生成佛法,

正道前行共同外与内,教授支分捷径颇瓦法,

明显易解义深极稀有,无等上师亲传无错谬,

自心如定解义此所说,愿师本尊加持我相续[1]

此部大圆满龙钦宁体外内诸前行法,乃依无等上师口传而记录,以备遗忘。

 

大文分三:一、共同外前行;二、不共内前行;三、正行支分——捷道颇瓦之引导。

甲一、共同外前行 分六:一、暇满难得;二、寿命无常;三、轮回过患;四、业行因果;五、解脱胜利;六、依止善士。

乙一、暇满难得之引导中分二:一、听闻引导之轨理;二、所说修法之次第。

初中又分二:一、等起;二、行为。

初又分二:一、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

今初(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

初、广大意乐菩提心之等起者,即如是起一心想:住轮回中的一切有情,自我无始以来,无一未曾作我父母。作父母时,大恩护持,好食予我,好衣赐我,极为慈愍,故纯是养育我的大恩人。此等一切恩人,虽欲求乐,然于乐因十善不知修行虽不欲苦,然于苦因十不知断除。所欲所行背道而驰,道已颠倒,沦为愚蒙,犹如生盲独留旷野此诸有情诚堪悲愍此次闻甚深法后修持有能成办彼等义利,故今发心,欲令为六趣苦所逼恼此等父母,远离一切六道中的别别业现诸苦及其习气,而当得一切种智佛陀果位。

如是等起,于一切闻法时、修法时,皆须珍重。原因是:随任何大小善根,方便持善根,即是加行发心殊胜;其善不,即是正行无缘辗转增长,即是结行回向印持,此即由三殊胜摄持,无有可缺方便闻法时也应先以闻法轨理为主,其中又以等起为至要。如:“唯内心善恶之差别,善恶不随影像大小定依据此义,若以自求地位、名声等励力求此生世间法之等起,则无论闻多少法,都不成为真实之法。因此,先向内返回调正自心等起,至关重要。若知如调正等起方便持善法,则成无量福德上士道之入径不知如是调正等起则纵外现种种闻法修法,亦唯成法之影像。闻法时、修法时,或修圣、或诵咒,或礼拜、或右绕,乃称念一句嘛呢以此等起菩提心摄持,至关重要

 

戊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

其二、广大方便秘密真言之等起者,如《三相明灯》云:“一义亦不昧,方便多不难,依于利根故,秘密乘最胜。”谓此秘密真言金刚乘中,入门之道多,积集资粮之方便多,有不需自行甚大难行而能证果之甚深方便,究其根本亦在于变换欲乐。如云:“诸法唯缘性,枢要在欲心。”依此,说法处所及导师等,不应如彼庸常不净之相而观,而应明观五圆满后谛听。

也就是:处圆满,观为究竟法界宫;师圆满,观为法身普贤;眷属圆满,观为如来心印传、持明表示传之萨埵男女众,皆是男女本尊自性。或者:说法处所,观为铜色吉祥山莲花光明宫;说法导师,观为邬金莲师;我等闻法眷属,观为八大持明、王臣二十五尊,皆是勇士、空行之自性。或者:处圆满,观为东方现喜刹土;师圆满,观为圆满报身金刚萨埵;眷属圆满,观为金刚种性尊众,皆是萨埵男女本尊之自性。或者:处圆满,观为西方极乐刹土;师圆满,观为无量光佛;眷属圆满,观为莲花种性尊众,萨埵男女尊皆是男女本尊之自性。无论如何,法圆满为大乘法,时圆满为常相续轮,此即于本来如是,而起如是了知之心。如是明观,即法本如是而如是知,此外并非将不是观成是。

譬如,上师本是三世诸佛总集体性,上师之身为僧、语为法、意为佛,此即总摄三宝;身为上师,语为本尊,意为空行,此即总摄三根本;身为化身,语为报身,意为法身,此即总摄三身;又复为过去诸佛之幻变,未来诸佛之生源,现在诸佛之补处;再者,对于连贤劫千佛亦未能调化的我等浊世有情,从摄持的大悲、大恩角度而言,较一切佛尤为超胜。如云:“上师佛陀上师法,如是上师亦僧伽,上师一切普能作,上师具德金刚持。”

又,我等闻法眷属,也由本体为如来藏,所依为人身宝,助缘为善知识,方便为师长教授所摄受,故是未来之佛。如《二观察续》云:“诸有情即佛,然为客尘障,垢净即真佛。”

 

丁二、行为 分二:一、应断之行;二、应取之行。

初中分三:一、器之三过;二、六垢;三、五不取。

今初(器之三过)

器之三过者,如颂云:“耳不属如覆器过,意不持如漏器过,杂烦恼如毒器过。”共有三过。

第一,闻法时,自身耳识须不驰散他处,而与说法音声系属后听闻。若不如此,则如向覆口容器倾注汁液般,身虽住在闻法场所,自身却不闻一个法句。

第二,于如是所闻的法要,自以为闻法解义就放置了,其实内心并未持到。此如向漏器随倒多少汁液亦无法存留,闻多少法仍然不知置于自相续上修持。

第三,在闻法时,若以欲求名声、地位等有过失的等起而听闻,或者与贪嗔痴等五毒妄念相杂而听闻,则法不但无益于心,且法成了非法,如同于有毒容器注入胜妙汁液般。

所以,像印度当巴桑吉也说:“闻法时,需如野兽乍闻声;思维时,需如熟手剪羊毛;修习时,需如愚夫尝美味;修行时,需如饥牛食野草;得果时,需如杲日出层云。”谓闻法时,需如野兽爱著琵琶之声,猎人在旁刺以毒箭犹不觉知,怡然而听,需身毛悉竖、目泪满盈、双手合掌、不被其他异念间断而谛听。此外身体虽住说法之场,心却分别外境而驰散,开绮语藏门、做了口眼散乱后听闻是不行的。故闻法时,须放下念诵、数珠等善行之相而谛听法。

如是闻法后,还须将所闻法义持在心中而不忘,随后常时修持。世尊也说:“我为汝说解脱法,当知解脱依自行。”依此意,师长为学徒解说引导,即是教导其闻法之相、修法之相、除罪之相、修善之相、修持之相等等,故学徒也须不忘此等教导,谨记于心,随后修持实证。若心中并未持到法,则仅仅容有闻法利益,而于法之句义丝毫不知,故与未闻法无有差别。

再者,法虽持在心中,然若与烦恼相杂,则仍然不成真实之法。如塔波尊者云:“若不如法而行法,依法反成恶趣因。”谓上于上师、正法起邪分别,中于道友讥讽、骄慢、轻蔑等,有诸不善分别的话,则法反而成了恶趣之因,故须断除诸烦恼。

 

己二、六垢

六垢者,如《释明论》云:“慢及无正信,于法不力求,外散及内收,疲厌皆闻垢。”谓于法师思维我胜而起骄慢,于法法师不起正信,不励力求法,心散外境,五根内收,由法期过长等而起疲厌。此为六垢,皆当断除。

此复,诸烦恼中,慢嫉二者极难认取,故当精详观察自心。若自己于佛法、世法上随有少许功德,便念“我亦有此有彼”,特别执著,则不见自身过失,不知他人功德。故须断除骄慢,常处卑下。

若无有真实信心,则绝入正法之门,故在四种真实信中当持不退之信。

励力求法是一切功德依处,故由上中下三品励力,而成上中下三品求法者。若不励力求法,则根本不能成就法。世间谚语也说:“法本无主人,看谁勤奋大。”所言极是。我等导师也每为求得四句法故,于自身上剜肉成疮、插千灯芯,及身跃入火坑、于身上钉千铁钉等,是依百种难行之门而求请法。故应如颂云:“纵遇火聚刀刃亦直越,乃至趣死仍勤求正法”,需如此大励力而求,不顾一切艰苦寒热而闻法。

妄识驰散于外六尘,乃是一切轮回迷现之本,一切苦恼之源。譬如眼识著色,则如蛾死灯下;耳识著声,则如兽遭猎杀;鼻识著香,则如蜂闭花笼;舌识著味,则如鱼著铁钩;身识著触,则如象陷淤泥。此外又有随习气伺察过去、将迎未来诸烦恼、缘现在境相妄分别三者。此等一切,随于讲、闻、修正法之时,皆须断除。

 

嘉色仁波切云:“先受苦乐如现波纹相,尽已无迹莫更追思忆,须念当思兴衰与离合,法外无有可信嘛呢瓦。未来生计撒网于干河,非如所念降临少希欲,若念当思不定何时死,岂有暇行非法嘛呢瓦。现前事如梦中作活计,精勤无义是故当弃舍,一饭亦应契法无著印,所作世事无实嘛呢瓦。后得三毒分别调伏净,一切念境未现法身间,不容不行需时当忆起,乱念勿任自行嘛呢瓦。”

另外,如云:“未来不先迎。未来若先迎,则如月称父。”往昔有一穷人,得到许多青稞,放置器中,悬挂高处。彼卧身其下,忆念:“我今以此青稞为本,当得众多受用。尔时亦娶一妻,定生一子。”心想为子取何名时,月升东方,遂想为子取名“月称”。正思维间,器皿环带被鼠咬断,落其身上而被砸死。如是过去未来诸分别聚,无法如所念而实现,且唯是自心散乱之因,故当善为断除,以具足忆念、正知、不放逸而谛听。

内收太过,及于文义一一紧持者,则如黑熊捉雪猪,持一则忘一,故不会有全分了知的时候。内收太过,还有趣入昏沉、睡眠等过失,故应松紧适度。

从前,阿难教室缕那修行时,时而太猛、时而太缓,以此生不起真修境界。请问世尊。世尊问:“具寿,汝居家时善弹琴否?”白言:“极善。”佛问:“汝琴声为弦太紧时所发,抑太松时所发?”白言:“二者皆不是,松紧适度乃能发音。”佛说:“汝心亦当如是。”后遂证果。又如拉准母云:“紧以提照,松以放怀,彼中有见要。”依照此义,过分紧提时则勿内收,当令松紧适度,诸根安闲而住。

讲法时间过长,若被饥渴所逼或被风日雨等所侵,而心起疲厌,不乐闻法,此过当断。当如是念:今已获得暇满人身,值遇具相上师,有闻甚深教授良缘,实堪欢喜!又当念:由无量劫来积集资粮之果,此次得闻甚深正法,真如一世百时唯得一饭!故为求正法,无论受何种艰苦寒热,皆须安忍。当如此欢欢喜喜闻法。

 

己三、五不取

五不取者,谓取文不取义、取义不取文、不会义而取、错上下而取、颠倒而取。此五偏差皆须断除。

一、取文不取义,即特意取那些动听的文句,而对于诸多甚深义理不作细致寻伺,如同孩童喜爱采花一样。然而仅仅以一点外表词句,并不能饶益内心。

二、取义不取文,就是心想:言说唯是空皮文句,空无实义,依文字干什么?遂轻视文句,唯取深义,然不依文则不起义,导致文义脱离。

三、不会义而取,即对于种种了义、不了义、秘密、意趣的语言,不领会所表诠的义理而取,则未契合文、义本身,导致与法本义相违。

四、错上下而取,即与当时传授的次第相违,致使随于讲、闻、修时都成了矛盾重重。

五、颠倒取法义,则令邪分别在相续中蔓延,随后将失坏自相续,并成为圣教败类。

是故,此等过失都须断除。须要对于文句、义相、上下次第,一切都无错谬,由真实之道摄取。凡是难处、多处,都不想“受持不了”而怯退,当以勇毅、勤奋摄取;凡是易处、少处,也不因其容易而轻视,当由不忘而谨持。须要上下诸处相连,一切句义无有错谬,而真实受取法教。

 

戊二、应取之行 分三:一、依止四想 二、具足六度 三、依余威仪

今初(依止四想)

如《华严经》云:“善男子,汝当于己起病人想,于法起妙药想,于善知识起医王想,于殷重修起疗病想。”谓自己从无始时来,于此轮回大苦海中,为因三毒果三苦所逼恼,犹如病人。譬如病人染极重病,彼遂依止善巧医生,按医师的吩咐做后,饮所赐药,而励力求去病之乐,要像这样,对于如同善巧医王具相上师所说的教授悉皆奉行,由饮正法之药,而能从惑业苦疾病中解脱。虽依止上师,若未按上师教授而行,则如同不听医生嘱咐,医生也无术饶益病人,自己不饮正法之药而修持的话,如病人枕前虽有无数药品药书,然自己不饮药,也无益于病。

当今时代,一般认为有上师大悲心观照,便起大希望心而想:自己虽造了很多不善业,但也不需受其果报,仅仅以上师的大悲心,就能如掷石块般,投我于清净刹土。实际当知,所谓上师大悲摄持,是以悲愍摄受宣说甚深教授,辨别取舍之境,按如来教而显示解脱道,除此之外无有任何更胜大悲。依此大悲,于解脱道行与不行全赖自己。故当忆念,尤其今生已得暇满人身、知取舍扼要、自有自主之此时,是筹划永好永坏分界处的缘故,按照上师吩咐修持后了断轮涅纠结,做此极要。

除如此做之外,诸经忏师们到尸身枕前后说:“上行下行之分界处,如马随缰绳牵转。”唯除已经修道之士外,彼时凡庸人被业红风从后吹送,以可怖黑暗前来相迎,入于中有狭窄长道,现起不可思议的阎罗卒群嚷着“杀杀、打打”,被此境界驱逐后,一切逃处、隐藏处、救护、希冀悉已断绝,无可奈何之际,岂是到了上行下行的分界处?邬金莲师云:“灵牌头上灌顶迟,识漂中有如愚犬,忆念善趣难为力。”故上行下行之分界处如马随口衔所转,决定唯是此现今存活之际。于此人身所依上,修上升之善业亦较其他力大,于今生此次便可以做到永弃颅脑;而积集下堕之不善业,亦较其他众生造集力强,决定是造下从恶趣深处不得解脱之因。是故,此生已遇犹如善巧医王之上师,又遇犹如能治死疾甘露妙药之圣法,此时须依止四真实想,于自己所闻之法修持后,行解脱道。

其违品四颠倒想则需断除。如《功德藏》云:“人性恶劣奸诈如圈套,上师犹如香獐而依止,圣法如麝香物既已得,真实欢喜狩猎弃誓言。”谓于上师起獐鹿想,法起麝香想,自己起猎人想,励力修持起“用箭和圈绳作杀鹿方便”想,以此闻法后不修持、对于上师不视为有恩的诸人,依正法后造集罪业是能作恶趣坠底之石。

 

己二、具足六度

具足六度者,如《一切法行要诀现证续》云:“供献花座等,随处制威仪,不损诸含生,于师生正信,不散闻师教,为除疑咨问,闻者具六支。”谓敷设法座,铺陈垫褥,献曼陀罗及鲜花等,即是布施;随于何处善行洒扫等事,于自威仪制止不敬等,即是持戒;乃至微小生命亦不损恼,能忍一切艰苦寒热,即是安忍;于上师正法断邪见已,生真实信心,愉悦谛听,即是精进;心不散他处而谛听上师教授,即是静虑;为断疑惑等,请问而断一切增益,即是般若。诸闻法者当如是具足六度。

 

己三、依余威仪

依止其余威仪者,如《毗奈耶教》云:“不敬不说法,无病而覆头,持伞杖凶器,缠头等皆尔。”又如《本生论》云:“处极低劣座,发起调伏德,以具笑眼视,如饮甘露雨,当倾心闻法。”依此等文,当断一切不敬威仪。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普贤上师言教 | 布达拉宫
分类:佛经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