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天堂

白鹭的习性 白鹭的习性是什么

1、白鹭的羽毛价值高,羽衣多为白色,繁殖季节有颀长的装饰性婚羽。习性与其他鹭类大致相似,但有些种类有求偶表演,包括炫示其羽毛。成大群营巢,又无防御能力,结果因人类的滥捕而濒于灭绝。是涉禽,捕食浅水中的小鱼,两栖类,爬虫类、哺乳动物和甲壳动物。在乔木或灌木上,或者在地面筑起凌乱的大巢。

2、主要以各种小型鱼类为食,也吃虾、蟹、蝌蚪和水生昆虫等动物性食物。通常漫步在河边、盐田或水田地中边走边啄食,它的长嘴、长颈和长腿对于捕食水中的动物显得非常方便。捕食的时候,它轻轻地涉水漫步向前,眼睛一刻不停地望着水里活动的小动物,然后突然地用长嘴向水中猛地一啄,将食物准确地啄到嘴里。有时也常伫立于水边,伺机捕食过往的鱼类。

3、白鹭(英文名称:Egret):白鹭属共有13种鸟类,其中有大白鹭、中白鹭、小白鹭和黄嘴白鹭四种,体羽皆是全白,均习称为“白鹭”。这4种白鹭均是中等体型(45-90厘米)的白色鹭。与牛背鹭的区别在体型较大而纤瘦,嘴及腿黑色,趾黄色,繁殖羽纯白,颈背具细长饰羽,背及胸具蓑状羽。大白鹭体型大,既无羽冠,也无胸饰羽;中白鹭体型中等,无羽冠但有胸饰羽;小白鹭和黄嘴白鹭体型小,羽冠及胸饰羽全有。

小鸟天堂

【诗意中国】

作者:王剑冰

眼前,一个绿岛葱茏。如果有谁说这绿岛就是一棵树,你肯定不相信。怎么就是一棵树呢?分明是一片树林长在一个岛上。

说是将近400年前,村民在河中垒起一个土墩挡水,有人将一根榕树枝插在墩上,它便携着重重岁月盎然而生,直到根连根,枝连枝,交错纵横,成了一个岛一座山,成了近20亩的独木林。

小鸟天堂 第2张

资料图片

若把它看成一个绿水怪也无妨。水腾出地方举着它,让它尽情施展法术,引来更多的风雨雷电,这样,水便感受到了接天连地的痛快淋漓。

“榕”同“融”谐音,榕树即是容纳、接受、融合,由此构成榕树不断施展的个性、坚持开放的格局。一棵树,把深奥的道理解析得浅显清明。

更重要的是,这里变成了小鸟的乐园。千万只鸟儿栖息其上,成为世间罕有的自然风景。鸟类迁徙是引人注意的生物学现象,这个所在,正处于东亚至澳大利亚候鸟迁徙的路径中。众多的候鸟都记住了这个美妙的乐园,每年都有新老朋友在这里相会。

上世纪30年代,29岁的巴金来到这里,他把碎玉般的鸟鸣捡走了,放在自己的文字间,幻化出一个“鸟的天堂”。今天我来寻这天堂,发现心内的惊叫,早随着一群翅膀拍上云天。

说着,有人指着一个窄窄的水道,说当年巴金的小船就是从那里进入的。现在再看,水道已经被葱郁的丛林覆盖了。

这棵大树究竟垂下多少气根?连它自己都数不清了。每一根都向土向水而生,它不确定是蓬勃还是腐朽,但它确定每一根上都缠满了清脆的鸟鸣。

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造就了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湿地生态系统。从高空看就是一片巨大的睡莲,睡在喧嚣的城市中间,城市能感受到它的呼吸,它的轻颤。现在,这里已成为总面积270公顷的国家湿地公园,成为城市的氧传感器、空气加湿器。有了这个所在,整个新会甚至江门都气润心舒,周身透爽。

小鸟天堂附近河流密布,涨潮时河水浸到里面的湿地,鱼虾跟着进去吃鸟粪,退潮时小鸟捡拾浅滩上的鱼虫,形成一条自然的生物链。

大树的魅力彰显了鸟儿的魅力,每一只鸟儿都在这里获得了最高礼遇。几百年来,人们将这棵树当成神话来传颂,周围的村民,也一直把这里的鸟儿视为神鸟,遵守乡规民约,成为人与树、与鸟、与水和谐共生的生动写照。

这绿色的墨团,只有鸟儿的羽翅能拓展它的外延。据说这里每平方米就有4个鸟巢,栖息的鸟儿总共有3万多只,国家重点保护鸟类就有9种,包括黑翅鸢、鹗、红隼、小杓鹬、领角鸮。其中的白鹭、灰鹭由于生活习性不同,和平共处,轮流共用一个巢穴。白鹭白天觅食,早出晚归,灰鹭晚上觅食,晚出早归。一早一晚,薄雾中,万千精灵鸣叫欢舞,出巢归巢,蔚为大观。

顺着密密的丛林往里望,望不了多远,除了丛林还是丛林。只有阳光能照进去,于是,那些空间有了活泼的层次。

太阳是小鸟天堂的有机能量。光线像一柱追光,不停的变换中,让人看到了占据着各个位置自由自在的鸟儿。有的独自一只,有的两只,有的三四只,或轻轻交谈,或从这里跳到那里,或到上边抖一抖翅,它们抖翅的动作如慢镜头一般,你觉得那绝不可称之为小鸟,简直是驭风的大鸢。鸟儿的每片羽毛都似经过了洗濯,跃荡成纯净欢快的音符。

也许是看惯了来人,知道这是它们自己的领地,鸟儿显得很随意,该干吗干吗,从没有把船和人当回事。

俗语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鸟儿在这里待久了,会不会也操着浓重的乡音?我听不懂当地方言,更听不懂鸟的语言,但我能感觉出那话语中的自在与快乐,以及释放出的学说和主张。

船离开了,我还望着那棵神奇的大树,风来了,它朝一边倒,雨来了,它往一边晃,每一个根须,都摇摆着岁月的沧桑。雨线带着阳光编织出的透亮的光点。蝴蝶也来凑热闹,蝴蝶是这里最小的闪电。穿着彩色衣衫的小学生走进游船,他们是另一群鸟儿,叽叽喳喳,迷醉在这奇妙的世界中。

这是黄昏时分,我第一次来新会,先新会了这鸟的天堂。我看着那些飞回来的鸟儿,它们会驮回一些城市的喧嚣,在这里过滤成宁静的歌谣。城市在鸟鸣中睡去,又在鸟鸣中醒来,城市已不是原来的城市,鸟鸣还是原来的鸟鸣。

《光明日报》( 2022年03月25日15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0)
上一篇 10分钟前
下一篇 2022年6月26日 05: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