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清中期青花五伦图大盘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清中期黄釉桥耳炉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明代剔花龙泉盘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元明磁州窑寿字盘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清景泰蓝小罐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元明山西窑口黑釉罐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明代石湾窑仿龙泉青釉大盘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清代寿山狮形印章

沧海遗珍 二月廿一辛丑年 牛辛卯月 庚辰日 之四

心境豁达之人,无所拘役,格古明理,性情自然潇洒出尘。

闲暇之余,阅物润心,拥有厚重的历史感是中国人独有的幸福,而古物就是我们最佳的精神食粮。当我们摒弃功利之心,时亲千百年之器,则自能滋生一番与众不同的气质,收获人生深层的觉悟。

(0)
上一篇 8小时前
下一篇 8小时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