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易经六十四卦完整版)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卦辞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中孚卦。猪与鱼出现,吉祥,适宜渡过大河,适宜正固。

六十一卦中孚卦和六十二卦小过卦,是很特别的两个卦。大部分有变的卦,都是由十二个消息卦变来,但有少数几个由中孚卦与小过卦变来。中孚卦上下四个阳爻,中间两个阴爻,像个放大的离卦。《序卦传》说:“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所节制才可取信于人,所以节卦之后便是中孚卦。符节是古代的信物,由卦象来看,上下二卦搭配合宜,为“若合符节”,可作为凭信。

卦辞中提到“豚鱼”,古人在这里下了很深的功夫来探索。程颐说:“豚躁鱼冥,物之难感者也。孚信能感于豚鱼,则无不至矣,所以吉也。”猪没有耐性,鱼很愚蠢,这两种生物很难有感应,人如果讲信用到让猪和鱼都相信了,那什么事情都可做成了。人类对动物的理解往往太主观,以貌取物,怎么知道“豚躁鱼冥”呢?

另有虞翻的解释:“讼四之初也。”天水讼卦的第四爻来到了初爻,形成了中孚卦。但是讼卦不是消息卦,所以他又说:“此当从四阳二阴之例。”四阳二阴的消息卦有二:一是遁卦;一是大壮卦。结论是:“遁阴未及三,而大壮阳已至四,故从讼来。”遁卦阴爻为初和二,不到三,不可能出现中孚卦的三与四都是阴爻;大壮卦的阴爻为五、上,已经过了三与四了。这两个消息卦确实是四阳二阴,但两个阴爻不是在底下,就是在上面,如何变成在中间?消息卦没办法解释中孚卦的由来,所以说它是由讼卦变化,但问题是讼卦凭什么变?所以较可信的解释是先由遁卦变为讼卦,再由讼卦变为中孚卦。虞翻这样解释,是为了找出豚与鱼的出处。遁卦有互卦巽,巽为鱼;讼卦有下卦坎,坎是猪。经过遁卦,再经过讼卦,把鱼和猪的出处找到,最后出现中孚卦。古人作学问真是令人佩服,无一字无来历。虞翻是象数派,强调层层相因;程颐则是义理派,不做太多追究,往往诉诸象征。这里确实不容易找到猪和鱼的出处,也难怪古代出现不同的说法了。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彖传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鱼吉,信及豚鱼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彖传》说:中孚卦,柔顺者在内而刚强者取得中位。喜悦而随顺,诚信才可感化邦国。猪与鱼吉祥,是说诚信达到了猪与鱼。适宜渡过大河,是说乘坐木船还有空位。内心诚信而适宜正固,则是顺应天之道。

柔顺者在内,指三、四都是阴爻;刚强者取得中位,指九二与九五。底下是兑卦,代表喜悦;上面是巽卦,代表随顺。在《彖传》里面并没有说明猪与鱼怎么出现,但解释较接近程颐的说法,代表很诚信,连猪和鱼都接受,就会吉祥。巽卦代表风、代表木,引申为木舟,木舟可行于泽上,所以是“利涉大川”。

内心诚信的取象,一是中间两爻是虚,代表虚心;一是二与五是阳爻,代表可靠。一个真诚的人是可靠的,同时也必须虚心,如果太自以为是,就不太可能显示诚意。程颐说:“内外皆实而中虚,为中孚之象。”内代表初九和九二,外代表九五与上九,内外皆实;而中间三、四爻是虚。“又二五皆阳,中实,亦为孚义。在二体则中实,在全体则中虚。”就上下卦分别来看,中间是阳爻,是实;以全卦六爻来看,中间是虚的。“中虚,信之本;中实,信之质。”古人这种思想很值得参考,内心谦虚不带成见,好像随时准备接受他人的各种建议,这是讲诚信的基本;脚踏实地、很可靠,才能言出必行,做到答应的事。一虚一实配合起来,作为对人的生命的描述,那就是:说话尽量保守,做事要尽量实在。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象传

《象》曰:“泽上有风,中孚。君子以议狱缓死。”

《象传》说:沼泽上有风在吹,这就是中孚卦。君子由此领悟,要认真讨论讼案,缓慢判决死刑。

在诚信的范围里,判决死刑要非常慎重缓慢,尽量给别人生路。上天有好生之德,既要维持纲纪,又要照顾百姓,在追求社会正义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同情体谅犯罪的人。事实上,有些人做出社会法律所不容的事情,背后有很深的原因,或许是环境使然,或许是因为某种特殊的情况。很多时候了解犯人的背景越多,就越觉得值得同情。

法国有一句谚语说:“了解一切就会宽容一切。”但法律不能打折扣,不能因为了解这个杀人犯,觉得实在值得同情,进而认为他不应该被罚,这会造成社会不安,良民将无所措其手足。

爻辞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变也。”

初九。可预料就吉祥,有其他状况则不安。

《象传》说:初九可预料就吉祥,是因为心意并未改变。

“虞”在古代是官吏的名称,称为虞官,担任王宫贵族打猎时的向导。屯卦六三的爻辞有“即鹿无虞”,意思是去追逐鹿,没有人带领,就不会有收获。因为古时候到山林里打猎,要有管山林的官带路,才容易有收获,因为他知道哪里有猎物,并且熟悉猎物的习性,后来就把虞引申为预料之意。

初九在下卦兑中,兑为泽,上面有互卦震,震为雷,有雷入泽之象。雷泽归妹讲求的是安,最好能够预料到自己的情况。初九本身正位,上有六四正应,中孚卦初九一出场,告诉我们只要能够了解自己的处境,可以预料就吉祥。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九二。大鹤在树荫下啼叫,它的小鹤啼叫应和。我有美酒一罐,要与你共享。

《象传》说:它的小鹤啼叫应和,是发自内心的愿望。

这一爻的爻辞,可说是三百八十四爻里面最美的一段,描写得非常生动。九二阳爻在柔位,鹤在古代被当作一种阳禽,在二的位置代表在阴,转化为树荫下。因为在互卦震,震为鸣,有鸣就是发出声音,整合起来就是“鸣鹤在荫”。小鹤是六三、六四、九五构成的互卦艮,艮为少男,相对于前面的大鹤,少男就变成小鹤,与它呼应。九二与九五呼应,九二有美酒要与九五共享,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这是有诚信的表现。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象》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

六三。遇到对手。或击鼓或休兵,或哭泣或唱歌。

《象传》说:或击鼓或休兵,是因为位置不恰当。

中孚卦上风下泽的排列,如同水中倒影,上下相反而一模一样,六三居下卦最后的位置,面临上卦可谓棋逢敌手。六三在互卦震里,震为雷,引申为击鼓作战;又在互卦艮里,艮为止,引申为休兵罢战。六三在下卦是兑,兑为口,口代表悦,唱歌;上临巽卦,巽为风,引申为哭泣。六三种种犹疑不定的状态,皆来自于阴爻在刚位,不中不正。相比之下,六四就比较好一些,至少是在应该的位置上。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六四。月既望,马匹亡。无咎。

《象》曰:“马匹亡,绝类上也。”

六四。月亮已经满盈,马匹丢失。没有灾难。

《象传》说:马匹丢失,是因为离开同类往上走。

六四到了上卦巽,从先天八卦来看,巽为农历十六,月已经满盈。中孚卦是由遁卦两次而来,遁卦上卦是乾,乾为马,六四进入上卦使乾卦消失,马不见了。“月既望”和“马匹亡”都不是美好的事,但六四之所以能“无咎”,原因在于六四阴爻在柔位,足以取信于人。离开原本在下卦的同类往上走,从遁卦可以看到是原本的初六、六二,离开底下的位置往上走,为的是奉承九五之君。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象》曰:“有孚挛如,位正当也。”

九五。有诚信而系念着,没有灾难。

《象传》说:有诚信而系念着,是因为位置正确而恰当。

九五居中正之位,为全卦的核心。“挛”是卷曲抽紧、系念于心。九五在上卦巽中,巽为绳,又在互卦艮中,艮为手,代表用手系绳子来连接各爻。九五的诚信不容置疑,但与九二不应,所以只能说是“无咎”。并且真正的诚信不能全靠有形的力量来固结,因此只能达到没有灾难。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上九。鸡啼的声音传升到天上,正固会有凶祸。

《象传》说:鸡啼的声音传升到天上,怎么可能长久?

《礼记·曲礼下》说:“凡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鸡曰翰音……。”在祭祀的时候,不会直接称呼牲礼为牛羊猪鸡,会给它们很美的名称,“一元大武”是牛,“柔毛”羊,鸡称为“翰音”,因为鸡的声音特别清亮,音质很美。上九在巽里,巽是鸡,与六三正应,六三在下卦兑,兑为口,合之则有鸡鸣之象。鸡在上位,是天的位置,代表鸡啼的声音传开到天上去了。但鸡有资格上天吗?当然没有,鸡的身体很小,声音却很高,声音、体型和它在生物界的位阶不能配合,所以不会持久。上九位居全卦终位,又不惧声名太大,而未察觉前无去路,当然无法持久,一直坚持下去就会有凶祸。

最后结束是“贞凶”,全卦讲求诚信,爻辞却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好,是因为诚信不容易,每个人都会有各方面复杂的考虑。譬如一群人一起从事一件工作,每个人的动机恐怕都不一样,动机不一样,诚信的目标就很难达成。能够聚集在一起是机缘,因为某件事情而聚在一起,是因事生缘,若彼此没有合作共识,想要有诚信,真是不容易做到。

《易经》六十四卦之中孚卦

(0)
上一篇 7小时前
下一篇 7小时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