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虎迎虎年,小小蛋壳大有乾坤

  雕虎迎虎年,小小蛋壳大有乾坤

  在广州海珠桥脚下的一间工作室里,广州蛋雕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传承人、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客座教授孙开福正和他的学生们围坐在一起,评点昨晚刚雕刻完成的虎年系列蛋雕作品。这些蛋雕作品内容有卡通萌虎、写意猛虎和剪纸福虎,雕刻技巧包括镂空、浮雕和镂雕。为了迎接农历虎年春节,孙开福从一个月前就有了创作思路。

  孙开福在工作室里使用电钻雕刻鸵鸟蛋。

  花脸鸡蛋变福虎

  将鸡蛋雕成“花脸”并不是高不可攀的艺术。在明清时期,民间在喜庆婚娶、祝福庆寿、喜得贵子时就有了赠送红鸡蛋的习俗。后来,商贩们又在鸡蛋上画些花鸟、虫鱼、脸谱等图文,以图生意兴隆。经过多年演变,彩蛋工艺逐步提高。如今,人们将鸡蛋钻孔掏空,在蛋壳表面雕刻精美图案,形成的蛋壳工艺品在正常状态下可保存百年。在中国工艺美术舞台上,蛋雕文化已然有百年的历史。

  早在1982年,孙开福就在江西景德镇学习雕刻,在1998年正式开启蛋雕创作。一颗小小的鸡蛋,在孙开福手下就有四层玄机。孙开福工作室内的博古架上,小到指头大小的乌龟蛋,大到拳头大的鸵鸟蛋依次排开;书法、人物、风景、建筑,惟妙惟肖地呈现在圆滑而脆薄的蛋壳之上。

  “往年我刻了马《百骏图》、刻了鸡《雄风高歌》,今年就和学生一起刻虎。”孙开福将蛋雕生肖作为他每年的计划。今年农历新年,孙开福还带上了他的学生,计划推出不同风格的蛋雕虎。老虎的经典形象这么多,雕哪些?怎么雕?孙开福根据蛋雕的艺术特点和师徒们的蛋雕技巧选择了卡通、国画和书法的虎年元素。

  孙开福和学生的虎年蛋雕作品。

  蛋雕的材料大多使用的红皮鸡蛋,其中老母鸡下的蛋更好。“红皮鸡蛋有颜色,能雕出更多层次,红色的、粉红色的、浅粉色的,还有最浅的一层是白色的。”孙开福指着他加工好的蛋雕材料介绍挑鸡蛋的讲究。对于蛋雕来说,老母鸡下的蛋好,可是菜市场的鸡蛋大多是肉鸡产的新鲜蛋,孙开福为了买鸡蛋也费了一番功夫。“我拿着鸡蛋对着菜市场的灯看,一板鸡蛋只要几个,菜市场老板当然不乐意,这个顾客怎么这么多事。”孙开福笑着回忆买鸡蛋的场景,“我得跟老板解释,我这是用于雕刻,要壳厚的,没有疤痕的。”现在,孙开福和附近菜市场卖鸡蛋的老板已成为老熟人,他的蛋雕材料也有了更稳定的品质。

  蛋雕大师的年味

  过年是什么气味?年过花甲的孙开福对年味的记忆与童年有关。“我小时候在北方,过年很冷,大年三十晚上十一点半就开始放鞭炮,陆陆续续放到半夜一点。放炮的火药味很好闻。”他记忆中的春节是寒冷的,过年才能穿新衣,他说,“过年小孩儿得到的鞭炮是固定数量的,得省着放,今天玩儿一部分,剩下的留着明天玩儿,我还知道鞭炮在炕上捂一下能放得更响。”

  60余年的人生浮沉里,孙开福走过东北、甘肃、江西、广东等多个地方,对年味有着丰富的体验,那个“放鞭炮的小窍门”早已用不上,但它包裹着童年的快乐,炸出了时光的气味。

  因为疫情,今年孙开福取消了去上海和女儿一起过年的计划,选择在广州和妻子一起过年。“去年是和女儿在上海过的,今年就留在广州过了,肯定要和女儿视频的!”对孙开福来说,年味是鞭炮的火硝味,是和女儿通话的温馨问候,也是他在蛋雕时电钻摩擦的寥寥烟雾。

  重视年节,是孙开福的非遗创作题材,也承载了他对新年气氛的期待。“我这次在鸡蛋上雕刻了比较逼真的虎,参考的是国画中的老虎。”孙开福刀下的老虎皮毛细节清晰可见,蛋雕的虎皮纹路巧妙应用了鸡蛋本身的斑点,雕塑痕迹不重但层次分明。“作为艺人来讲,应节是很重要的,我觉得烘托节日的气氛也是这个艺术的功能。”孙开福在蛋雕的题材选择上非常看重应季应景的元素,这项来源于民间生活的技艺,随着工具的不断进步和工艺的日渐精湛,也未改“接地气”“应时节”的真诚本色。

  孙开福和学生们正在雕刻鸡蛋。

  用技艺传承记忆

  在孙开福的工作室里,蛋雕成品会放在内置LED灯的玻璃罩内,在灯光的映射下,虎年系列作品缓缓转动,显得莹润通透、炫动夺目。但是在孙开福的工作台脚下,有一个特殊的玻璃罩。这个较大的玻璃罩内累着姿态各异的失败蛋雕,“这是我练镂空蛋雕的失败品,我也把它们收集起来,越到后面失败品越少了。”孙开福说。在谈到蛋雕的失败率时,他坦言,这是一项脆弱的艺术。在蛋雕雕刻过程中,只要用力不慎稍有失误,几个月的努力便付诸东流。

  孙开福的学生李发彬也参与制作了这次的虎年系列蛋雕,作为江门市蛋雕非遗传承人,李发彬说:“我根据爱好选择了卡通的老虎,鸡蛋上雕的虎是浮雕技法,在鸸鹋蛋上还用了镂空的技巧。鸸鹋蛋本来是墨绿色的,在雕刻时,刻的越薄蛋的颜色就越浅,昨晚半夜我才完成这件作品,雕到半夜两点。”李发彬提到的鸸鹋蛋蛋雕摆在蛋雕工作室展示台的正中间,镂空雕刻后的鸸鹋蛋在灯光下整体呈浅蓝色,中间的浮雕老虎也因为雕刻的深浅而显示出不同层次的立体效果。“雕镂空越到后面越难,因为你能感觉到这个蛋壳的支撑力越来越弱,成了就是成功,碎了就是失败,没有中间值。”已经接触蛋雕十多年的李发彬对蛋雕技艺依旧充满着尊敬,“雕这颗鸸鹋蛋是越雕越紧张,到最后心都提起来了。”

  评点完虎年系列作品之后,孙开福和他的学生们继续开工。电钻“吱吱吱吱”的声音再次响起,一枚鸵鸟蛋在他的钻刀下升起丝丝烟雾。除了今年的虎年系列,孙开福还有一件作品要费心打磨,这是一件融合冬奥标志和岭南窗花元素的鸵鸟蛋雕作品,他将这个作品命名为“雪之恋”。经过一个多月的创意构思、蛋材选购和加工,孙开福给予了这枚鸵鸟蛋新的艺术生命。他说:“2022北京冬奥,这是历史时刻,也是值得雕刻的独特记忆。”

  孙开福的蛋雕作品“雪之恋”。

  大到鸵鸟蛋小到鹌鹑蛋,孙开福以刀代笔,用精湛的技艺和持久的热情,在蛋壳上记录岁岁年年,也记录着这个时代的故事。

  采写:南都记者 黄薇

  摄影:南都记者 伊凯文 实习生 刘超奇

(0)
上一篇 20分钟前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2: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