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的冰球梦

  老男孩的冰球梦

  1979冰球队每周三、周六都会上冰场训练。图为队员正在比赛中。

  南方日报记者 王诗堃 摄

  北京什刹海业余体校冰球班合影。

  受访者供图

  比赛进行中。偌大的洁白冰场,一粒黑色冰球快速滑行,飞撞到四周板墙时,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身穿黑白两色队服的球员在场上不断争夺,滑行、蹬冰、压步转弯……一切动作都在高速进行中。全副装具下,不注意看很难发现,他们平均年龄超过了60岁。

  四十多年前,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什刹海业余体校冰球班的学生。1979年,冰球队解散后,他们各奔东西。2022年,北京成功申办2022冬奥会,他们的冰球梦再度燃起,组建了一支名为“1979”的冰球队。

  “人都没变,只是多了皱纹,体力也大不如从前了。”不过,他们活跃在球场,并不图什么,那些年少时的梦想能够延续至今,就是最开心的事儿。

  ●南方日报记者 曹嫒嫒 张晋

  43号后卫,归队!

  2022年1月8日晚,比赛开始前半小时,61岁的吉铫宗穿好装具一个人先上了场。

  他尝试像正式比赛那样做加速动作时,场边的人都为他捏了把汗。吉铫宗的腿受过伤,加上岁数大了,在20多分钟的训练时间里,重重摔了两次。

  吉铫宗是43号后卫,两三周前才归队,目前正在恢复训练中。

  那天,吉铫宗照常开车送小孩上学,北京交通电台里正在播放冬奥新闻,听到主持人正介绍一支“特别的冰球队”,他一下来了精神。

  节目里提到的一些人他也有印象,多年前的记忆好像就这样对上了。

  通过网上搜索,吉铫宗找到了球队训练场地——北京奥众冰上运动中心。他在周六带着小孩去了训练场,去后工作人员告诉他,球员都是晚上训练。吉铫宗留下联系方式正准备离去时,突然发现了一张贴在玻璃门上的老照片,那是当年所有球员的合影,其中就有他自己,“那就是了!”吉铫宗想。

  回到家刚上电梯时,吉铫宗就接到队员打来的电话,他难掩激动,立马和队友们约好了见面时间。吉铫宗也没料到,自己就这样找到了失散40多年的同学队友们。

  少年时代的冰球岁月

  球队每逢周三、周六都会上冰场训练。从晚上8点半到11点半,结束后聊聊天,回家时就到凌晨一两点了。

  冰球队目前40多名球员大多是从前冰球班的学生。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的什刹海冰球班持续招生已近十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冰球运动员,为北京队、国家队输送了不少后备人才。

  “为什么叫1979冰球队?首先,我们这个队是1979年解散的;其次,我们也想告诉大家,北京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冰球发展史。”冰球队队长梅春晖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梅春晖的第一双冰鞋是母亲从国外带回来的花样刀。1973年,在父母的指导下,他很快就能在冰面上自由滑行,学滑冰的第二年,他通过了冰球班的面试,从此和冰球结缘。

  那时的条件并不好,很多人的冰鞋都是师兄传下来的,梅春晖说,冰刀和冰鞋都要分开买,一双鞋就是一个家庭一个多月的工资。

  那时没有室内冰场,队员们只能在短暂的冬季上冰,每次训练结束后需要自己扫冰,如遇冰雪则还须在训练前先扫净冰雪。天然冰场融化以后,漫长的陆地训练接踵而至,训练内容包括体能和专项技术,旨在锻炼球员的耐力、爆发力与对抗能力。

  梅春晖记得,每年的训练先从颐和园后湖开始,常有小伙伴掉进冰窟里,但爬上来后就接着滑冰;在东北集训时,睡在临时借的、长短不一又不暖和的被褥里,大家却因训练太累倒头睡去……

  1979年,冰球班的发展被按下了暂停键,包括梅春晖在内的学员们各奔东西,有的参加工作,有的参军入伍,还有的读书升学。

  投身工作,照顾家庭,此后学员们与多数人的生活轨迹大同小异,加上冰球场地不多,他们接触冰球的机会几乎为零。

  不过,有关冰球的记忆一直深刻。

  打冰球,成为现在的生活习惯

  2014年底,几个常年保持联系的同学有了重组冰球队的念头。

  2022年,北京成功申办2022冬奥会,冰场资源逐渐丰富,从前的冰球学员们无不跃跃欲试,重新上冰打球的愿望强烈。这一年,什刹海冰球班的9名球员在五棵松冰场集结,正式组建队伍,取名“1979冰球队”,简单明了。

  重组过程很顺利,场馆由守门员周云杰投资建设,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推动冰球运动及青少年冰球培训在中国的发展。

  冰球比赛时,场上每队6个队员,每个人注意力都要高度集中。约60米长的球场,稍不注意,球就会从眼前滑走,对专注力与体力的要求都非常高。

  这一兼具野性与激情的对抗性运动让不少球员意识到,自己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

  和足球队不同,作为冰球队后卫,每个来回都要全力冲刺,这对于61岁的吉铫宗难度不小,每次训练他都会觉得身体吃力。但为了尽快回到场上,他没事的时候也还会带着冰鞋去其他冰场练习。

  打多久不设限,可能直到体力玩不了的时候。在队员眼里,只要不受伤,只要身体允许,冰球就是个常青的运动,赢不赢已经无所谓,重要的是在参与的同时,也向大众去普及这项运动。

  “我们算老吗,完全不啊!”梅春晖说。

老男孩的冰球梦
(0)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