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干的呐喊

2021-07-30 19:37 阅读 39 views 次 评论 0 条
上个月,黄师傅的出租车轮胎莫名换了两个,油费是上个月的两倍,但生意越来越差。 每次路过天通妇女儿童医院门口,他总感觉车子快要抛锚了,突然减速,仿佛有什么力量在拖着车子不让开,他显然没有不要踩刹车。 宝宝的哭声有点像半夜凄惨的猫叫声,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是关掉扬声器后,我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发生。 打开窗户,窗外人山人海,这很正常。
今天是中秋节。 黄师傅去月饼店取了点好的月饼。 他高兴地把两盒月饼留在了车里。 一盒是给儿子的,一盒是给死去的妻子刘媛媛。 今天是她的死期。 说起刘媛媛的死,倒是很奇怪。 上个月他被提升为妇科主任,但月底突然在办公室去世。 法医鉴定结果是因颈部有勒痕而上吊自杀。 黄师傅在坟前放了几个月饼,烧了几张纸钱,然后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忽然起风了,墓碑上的脑袋忽然亮了起来,死者画像的眼睛开始从献血中流出。 黄师父吓坏了。 我的腿软了,我像鸡血一样冲进车里,但车怎么也发动不了。 后备箱里的婴儿又开始哭了,每一个声音,哭得像个夜晚。 猫抓住了黄师傅的心。 黄师傅一脚又一脚狠狠地踢着车门。 “爸,爸,醒醒,醒醒”儿子黄小杰用力推床,想叫醒他。 原来这是一场噩梦。 黄师父用手擦了擦汗湿的额头,喃喃道:“小杰,我今天下午不去祭奠你娘了。” 天气不好,我们明年去吧。 小杰皱了皱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小杰是黄师傅夫妇收养的孩子。 结婚这么多年,黄少爷和刘媛媛一直没有生过孩子。 他们去过很多医院,但都没有效果。 刘媛媛毕竟是医生,知道是谁的问题,只是不想伤害她。 她丈夫的自尊是愚蠢的。
小杰非常想念已故的养母,于是偷偷上坟,在杂草丛生的墓碑前跪下,放了几块月饼,点了一枝长香,想到自己的爱,泪水盈眶。妈妈已经为他过去了。 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从袋子里取出了几个水果。 正要拿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墓碑背面有一束玫瑰花。 刚刚有人来了。 这个人会是谁? 小杰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 他仔细一看,看看玫瑰下面有没有烧坏的纸片。 小杰小心翼翼的捡起来,隐隐约约看到了几句话——对你的爱将永远延续。 不是爸爸亲笔写的,他今天也说不出来。 小杰想了想,把那张纸放进口袋,夹了起来。
周末的一天,刘媛媛的办案人员李警官来到刘媛媛家查案。 这一天黄师傅不在家。 小杰客气地请李官坐下,泡上一杯热茶,闻着铁观音的清香。 茶,有热气腾腾的香气。
打完招呼后,李警官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母亲去世前一个月有什么异常吗?”
小杰顿了顿,才缓缓回答。 没有什么异常。 它似乎比以前笑得更多。 吃饭的时候他也快要吐了,胃不舒服的样子,他也匆匆去了洗手间。
李警官有些疑惑。 你妈妈以前笑得少了吗?
小洁挠了挠后脑勺,说妈妈一向很忙,不过最近笑多了,突然就喜欢喝茶了。 她把家里的铁观音茶叶带回来,经常一个人喝茶发呆。 她还说,这茶不是一般的茶,历史悠久,产于1972年。
李警官听了,更加惊讶了。 家里有你妈妈的遗物吗?
不,都被爸爸扔掉了。
什么? 扔了这一切?
嗯。 小杰从抽屉里拿出墓碑后面那摞未烧尽的纸,小心翼翼地递给李警官。
李警官看了几遍,才把它放进公文包的包里。 小杰指着客厅右边的房间说,这个房间是我父母的卧室。 妈妈去世后,爸爸从房间搬到客房。 李警官顺着小杰手指的方向,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灯光非常昏暗。 桌子上飘着一层灰尘。 角落里的蜘蛛网也清晰可见。 墙上没有装饰墙纸。 婚纱照也没有。 李警官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发现里面是空的。 他打开第二个抽屉,跑出一只蟑螂。 第三个抽屉里装满了蜘蛛网。 李警官有些不解。 他靠在桌子边缘。 桌子微微动了动。 细心的李警官发现桌子不稳,后面的桌腿下夹着一张小纸条。 戴着帽子,戴着白手套,李警官屏住了呼吸。 那可能是什么? 我迫不及待地想把它拿出来放在我的掌心。 原来是验孕试纸。 放入公文包后,他就赶往刘媛媛工作的天通妇女儿童医院。
天通妇女儿童医院是全市最大的医院。 有成千上万的医生。 一番折腾和询问后,李警官找到了徐主任。 徐主任刚下班,两人握手坐下,进入正题。
还没等李警官说话,徐主任就开始打招呼了,一路过来也很辛苦。 李警官喝着热茶,过了一会才说起。 徐主任从桌上拿出上好的铁观音茶叶,赶紧泡了一杯茶,心慌意乱,不小心把茶包打翻在地,琥珀色的茶叶散落一地。
李警官礼貌地、开玩笑地接过,看着满地的香味。 估计以后整个屋子都会闻到这茶香了。
徐主任接过话,一脸得意,“不是这样的,我的铁观音很多年了,是1972年茶馆生产种植的,味道很好。”
李警官顿了顿,你刚刚说什么? 1972年生产?
1972年,徐导演紧张的表情变得轻松多了。
刘媛媛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在手术室做科研,同事作证。
你和刘媛媛的关系怎么样?
幸好,幸好,我们只是同事,同事。 徐主任神色有些慌张,将空茶杯端到嘴边。
. . . . . .
黄师傅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入狱服刑。 然而,那辆汽车后备箱里婴儿的鬼哭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仍然听起来像一只猫。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树干的呐喊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