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愿望(3-4)

2021-07-31 01:13 阅读 43 views 次 评论 0 条

<3> 11月26日,天气晴朗,气温适中。 水清去上班的时候,意外听到一个消息:小文担任了华东地区总代理。 这次的换工作有点不寻常,因为小文才来公司半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水清自公司成立以来,一直跟随总经理,起起伏伏四年。 更何况,几天前,华东地区总代理的席位已经被任命了。 昨天早上就这样决定了,但仅仅一夜之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水清有些恼怒,似乎整个公司都在嘲笑她。 人事部表示,这是总经理的决定,昨天是公司周年庆时宣布的,不能更改。 以前对水清很细心的同事都换成了小文文,就连刚进公司的新人似乎也陷入了困境。 水清到处都找不到总经理,只好躲了起来。 新上任的华东总代理小文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上任。 水清破门而入,停在门口。 两女面面相觑,片刻仿佛永远的寂静,然后水清笑了笑,那么自然。 “小文,恭喜你!我还以为你比我厉害呢。” 小文吓了一跳,满眼诡谲无处发泄,他本能的低下头,顿了顿,再抬头的样子。 一个人变了,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 “别这么说,我不好意思!其实你更适合这个职位。我上任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难过!你为什么不帮我?” 水清笑着走了过来。 ,抱住小文,继续保持着平静的心跳,没有一丝颤抖。 水清仔细感受着小文的心跳。 虽然是冬装,但还是很给力,但并不着急。 当水清感觉到小文的心跳的时候,小文也感觉到了水清的心跳。 两个女人默默地战斗着。 “听说你也认识上海人?” 水清说道。 “对对对,我很多同学都在上海工作,都是人物!我男朋友是上海商业银行的,去那里做生意会比较方便。” 小文说的很快,一边看着水石的每一个表情都变了。 “嗯,那你做华东总代理确实比我厉害,再次恭喜公司。” 水清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又是气馁,最后又恢复了平静。 水清又做了一个拥抱的手势。 “为了公司的发展!” 小文应了一声,以为自己赢了,一把抱住了水清。 这一局,水清赢了,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小文的心跳加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这让还抱在怀里的水清嘴角浮现出冷笑,冷若冰霜。 总经理的手机还是打不通,秘书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水清在公司各个部门间穿梭,照常工作。 水清正在观察这些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未来谁是自己的,谁应该被踢出公司。 水清的概念里从来没有失败这个词。 所有的失败都可以成为胜利的起点。 失败可以让你看到你是谁,甚至可以锻炼你的意志。 水清从小就知道,人不相信眼泪,只相信胜利的一方,不管以何种方式获胜。 这一刻,水清并不觉得自己无法扭转局面。 只要他能找到总经理,他绝对可以扭转局面。 但是总经理一整天都没有出现。 小文似乎知道总经理在哪里,但水清不屑于问她。 直到下班后,水清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输了。 晚上,水清去夏日旅馆找姑姑。 她哭着说她输了。 于子柒安慰她说:“你还记得我昨天教你的巫术吗?现在你可以实现你的第一个愿望了。” 水清擦干眼泪,抬头看着姑姑的眼睛,狐疑的问道:“真的有用吗?” 于子柒诡异的笑了笑,点了点头:“我姑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于是水清拿起房间电话,让服务员端来一碗鸡血和两个蛇头。 接线员愣了愣,这才发现水清是真的想要这些东西,不是开玩笑。 “现在,尔雅,你决定了吗?三个愿望。这是第一个。” “嗯,我已经决定了。” 于子奇将蛇头放入鸡血中,从脖子上取出一根细绳。 那红色,就像一条黑色的水晶项链,挂在水清的脖子上,退到了一边。 水清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后,喃喃了一句。 两条蛇首流露出鸡血,嘴巴缓缓张开,将信吐了出来,发出诡异的冷笑。 水清脸色狰狞,眼中闪烁着凶光。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水清听说小文出了车祸,出了车祸,还在医院抢救,但到了公司,希望渺茫。 水清一惊。 她不是为小文震惊,而是震惊于姑姑的巫术是真的。 因为水清昨晚许下了第一个愿望:小文出车祸,明天中午12点活不下去。 医院的轮廓里总会有尸体的气味,即使它被消毒剂的鼻息所掩盖。 水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同事的再三劝说下才离开了医院。 她不停地哭,不停地呼唤着小文的名字,仿佛是车祸中死去的姐姐。 同事们被她表现出来的真情所感动,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 11月26日中午11时59分50秒,小文心脏停止跳动。 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医生说小雯已经过了生死关,但她的心脏却突然停止了跳动。 总经理更伤心了。 直到那时,所有人才知道,小文原来是他离异的父亲带走了他失散多年的妹妹。 只有水清知道小文的死是怎么回事,但她的眼泪也是真实的。 女人很会哭,但女人更会演戏,更会享受演戏。 现在小文死了,只剩下清水作为华东地区总代理的人选。 但是水清对这个位置已经没有兴趣了。 她在想更难的想法,比如垄断一亿多的遗产。 如果一个人有三个可以改变他一生的愿望,他的本性就会暴露出来。 出院后,水清回到公司,继续心烦意乱。 事实上,其中并没有真正的感情。 水清从良心上还是喜欢和小文合作,有比赛的乐趣,两个人口味也差不多。 他们还一起去酒吧点评男人的素质。 现在小文真的死了,那些过去的笑声顿时消失了,水清还是有些难过。 虽然小文是被她害死的。 李嫣一直在水清身边,一直在安慰水清。 这在水清看来是那么的阳刚。 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猜想,但水清还是乐呵呵的靠在李妍的怀里,听他说些难听的情话,一边在他耳边安慰。 公司内部有些混乱。 那些先回来的高层,都是在说小文。 下面的员工虽然还在工作,但显然没有注意。 水清现在是公司唯一的女性高管,于是他立即召开了高层领导临时会议,重组人心,恢复工作。 这本身就是一种越权行为,但水清的管理能力有目共睹。 会议结束后,公司经营立即恢复正常。 总经理从医院打来电话,让水清安排葬礼,并通知亲属。 水清让李彦在副总经理的带领下和总经理秘书一起工作,一切就这么有条不紊。 天黑了,水清在员工的反复劝说下才离开了公司。 总经理在电话里哽咽着说了声谢谢,但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反而让水清安慰了他半天。 李言想开车送水清回家,水清却叫他开车去夏日酒店。 “阿姨,我的心愿是真的实现了,可是……” “呃啊,没什么,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弱者强者,你不伤害她,她迟早会伤害你的。” 水清看着李子柒慈祥的脸庞,顿时心生一颤。 夜里,水清在李子柒睡觉的时候问李子柒,她过去许了什么愿。 李子柒哈哈一笑,想了半天,道:“当时我是个穷人,你能许什么愿?当然和钱有关。”水清问,三人都是和钱有关的吗? 李子柒说:“是啊!那个时候我要穷疯了,所以一下子做了三个和钱有关的愿望。现在想想,我真的很傻,有什么好玩的。只有钱。” 水清若有所思,不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水清醒来的时候,发现姑姑不见了。 她留下一张纸条说她要去北京。 水清在床上想了半天。 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抓起电话,让服务员端来一碗鸡血和两个蛇头。 水清摸了摸姑姑脖子上那串古怪的项链,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水清嘀咕了一句,鸡血中的蛇头再次浮现,张了张嘴……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一品故事网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第三个愿望(3-4)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