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颗深红之心

2021-08-24 02:17 阅读 24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最后一颗深红色的心。 这就是全部。

约翰站在储藏室般的房间里,几乎没有呼吸。 唯一的光是走廊里的一盏灯和一个闪烁的白炽灯泡挂在房间中央。 转瞬即逝的黄光正下方,是一张枯萎的单腿圆桌,上面放着一个绿色的盒子。 两者都染上了红色斑点。

John瞪大眼睛看着血淋淋的盒子,口水直流。 他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同时对那狭小的房间仍然非常清楚。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房间以及每一个声音和寂静上,这些声音和寂静都通过门外的走廊回荡到他的背后,他只留下一条裂缝。

被发现吃了最后一颗心肯定会受到惩罚,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盖子仍然密封,所以它不会失去所有的新鲜度。

他必须拥有它。 他会的。

约翰小心翼翼地朝着盒子走了一步,然后又是一步。 他不得不专注于走廊,但离救赎如此之近,几乎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以及他自己绯红心脏的跳动声。

约翰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它握在那里。

他又迈了一步,然后又迈了两步。

他应该去争取吗? 他离得这么近,肯定没有人会听到他的声音。 他为速度做好了准备,然后完全僵住了。

一个声音的回声顺着大厅而下,猛烈地击中了他,让他停下了脚步。

废话。

他应该试图隐藏吗? 房间里没有太多杂物,但也许足以让他融入其中。 他不是很大,实际上仍然只是一个男孩。 也许他可以——

不,他会被发现的。 移动到藏身之处会引起太大的噪音。

他站在原地,继续屏住呼吸。 声音渐渐平息,但他仍然知道自己并不安全。

这声音并不是单独行动,而是在对大厅另一端的某个人说话。 虽然约翰听到第一个声音离开,但他能听到第二个开始走路。 开始行走,走到第一个声音出现的尽头。 走过约翰身后的门。 他们会经过那个房间,那个房间,他绝对不该去的地方。 这些步骤需要多长时间? 他真的会被发现吗? 他会如何解释这样的场景? 会有人相信他的谎言吗? 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呼吸,至少有那么一刻。 他缓慢而无声地呼出一口气。 他向内做了同样的动作,这个动作至少重复了三遍,然后再一次完全切断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每走一步,约翰的心都怦怦直跳。 每一个回声,一步的轰轰烈烈。

像是对死亡的呼唤。

脚步停在约翰身后的门口。 他能感觉到额头上冒出冷汗。 一股咸咸的水流落入他的眼中,他却没有尖叫。

他现在感受到的这种痛苦,与被抓到这个房间所带来的痛苦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他们相信他是为了偷走最后一颗心,他甚至都不想去想后果。

“嗯。” 他听到门外传来好奇的声音。 他敞开的门是为了更好地听到大厅的声音。 天啊,他在想什么?! 他幼稚的暴食使他变得更好,这无疑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在少年的脑海中闪过。

他小心地把头转向门,看它进一步打开。 恐惧用冰冷的魔爪紧紧抓住约翰,猛烈地摇晃着他站立的地方。

在他们到达他之前,他的心脏肯定会在胸腔内爆炸。 他的肺肯定会衰竭和塌陷。

他肯定会死。

但是门却没有打开。 它没有移动,感觉像是永恒。

拿着把手的人迅速关上门,继续沿着大厅走去。

约翰能感觉到泪水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整个人都因心跳和恐惧而颤抖。 他的头开始跳动,无论他怎么吞咽,喉咙里的肿块都不会消失。

他当时差点瘫倒在地,但他根本负担不起。

他将不得不发出感谢的祈祷。 但不是现在。

不,他已经走得太远了,无法看透这件事。

他用汗湿的手掌擦去眼角的泪水,只会让眼泪更烫。 尽可能轻柔地呼吸,

约翰继续向前。

“终于”,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

最后。 最后。 终于!

他站在底部沾满血迹的盒子前。 就连它所在的那张桌子,似乎也沾染了远古和近期的果汁。

他慢慢地把手伸向盒子,打开盖子,比他短暂的一生中从未用过的任何东西都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

他盯着心脏,感觉自己的管子好像断了。 唾液大量涌出,充满了他的嘴巴。

现在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他抓住心脏,将发育中的牙齿咬入其中,发出潮湿的咔嚓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像吃人的心脏这样令人欣喜若狂的事情。

少年独自站着,细细品味着这一刻的每一个细节,一股纯粹的狂喜涌上心头。 味道,质地,危险,一切都令人难以抗拒。

想到自己的胸膛里竟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他觉得很有趣。

他从心脏里撕下一大块,慢慢咀嚼。 他咬了一口,血溅到盒子上,他能感觉到它开始浸湿他的下巴。

他的衬衫湿漉漉的,双手染红。

它仍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太棒了,他想。

他一个人站在房间里,闭着眼睛,长时间地吃着这绝妙的禁食。 他细细品味每一滴每一刻。 在所有正确的地方,它是如此多汁、耐嚼和柔软。

在轻轻挤压的同时,他甚至从其中一个心室喝水,然后将其撕下并咀嚼。

心室是约翰最喜欢的部分之一,也是心脏中最柔软的部分。 他经常喜欢把它们烤着吃,但与生吃相比,这没什么。 吃一个新鲜的。 甚至更少到心脏的中心。 这是最浮夸、最饱满的部分,就像他曾经吃过的糖果喷口,但更大,世界更美好。 他用一个南瓜把中间的部分吃掉,双手捂着嘴,以免溢出来。

心脏说完,他把手指舔干净,把下巴上的血擦到手上,像狗一样舔到骨头上。

他脱下衬衫,将它举过脸庞,扭动衣服,将血液冲洗到张开的嘴里。 它把他的脸颊染红了,但他照做了。 约翰不敢浪费他最终获得​​的期待已久的生命之血一滴。 来到这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果更是深不可测,所以约翰每一秒都在细细品味。 就像狗喜欢他的碗一样,John 确保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食用的血或肉块。

终于,他的任务完成了,他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约翰把盖子放回盒子上,转身走向门口,感到很满意,准备离开。

再一次,他被一种不可能的恐惧力量冻结并抓住了。

“巴底慕斯!” 他对着门边那细长的身体叫道,门紧闭着站在门后。 房间里的光线很微弱,只照亮了盒子,所以它的光线没能完全射到巴蒂姆斯身上。 他被影子抱在怀里,或许这就是他不惊动地进入的方式,但约翰怎么没听到他的声音? 他变得粗心了。

陷入了心中的狂喜。 他的眼睛调整过来,John现在可以看到Bartimus双臂交叉,他身上的微光显示出他的表情让John无法用手指触摸。

“巴提慕斯! II,”他踉跄着,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该说什么,但巴蒂姆斯举起手阻止了约翰的尝试。

巴蒂姆斯开始用他冰冷、隐秘的声音自言自语。

“约翰还剩下多少心。” 约翰觉得这些话像鬼魂一样穿过了他。 “二” “几个?” Bartimus 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到胸口的根基,John 知道他必须坦白。 “一个。” 他回答,声音里透着羞耻。 他想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但他不敢打破巴蒂姆斯的目光。

“那现在有多少人?”

“没有。”

“几个?” 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再严厉,而是真正的好奇。

然而,约翰的声音,仍然充满了愧疚和羞愧。 和恐惧。

“没有。” 约翰又说了一遍,这次声音大了一点。

巴蒂姆斯的头猛地抬起,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但是哦,我亲爱的孩子,你大错特错了! 还有最后一颗心! 熟了,准备拿走。”

约翰一头雾水,或许他真的没有被抓到,毕竟他不知道巴提姆斯在那里站了多久。

但是,约翰知道他必须承认,他确信如果他撒谎,他的惩罚会更严重。

“不,巴蒂姆斯,盒子是空的。 我吃了它..未经许可。 对不起……”

巴蒂姆斯开始大笑,这是一种真正令人难以忘怀的声音。

“哦,傻孩子,我不是说在盒子里!” 他笑道:“我看你像饿狼一样把它围起来! 不……”

巴蒂姆斯只用了两步就将他们之间的空隙扫了出来,而约翰至少需要六步才能到达那里。 他高高耸立在约翰身上,就像一个瘦长的巨人。

他将一只冰凉的手放在约翰的肩膀上,弯下腰更接近约翰的水平,但并没有完全弯下腰。 约翰发现自己仍然不得不伸长脖子才能看到巴蒂姆斯死气沉沉的眼睛。

“我是说在你身上,乔纳森。” 他的声音现在几乎是耳语,“没有什么比一颗年轻的心更能让齿轮转动的了,小子?”

约翰内心震惊,他不可能是认真的。

“但是,”约翰开始抗议,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头顶微弱的光线就反射出一道银光,紧接着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心脏向右差了两英寸。

信用:D.查尔斯

请稍等...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最后一颗深红之心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