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深处

2021-09-03 07:09 阅读 14 views 次 评论 0 条

院子深处

靳禾几乎不敢再看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眼,但胸中一种莫名的诡异情绪迫使她抬头看他。 她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右手腕上。

金禾如触电一般浑身一颤——手腕上褪色的红色绳链,嘴边的小如意结,不是她手上的? !

” 靳禾不敢置信地盯着男人烧焦的脸,痛苦的差点叫出一个名字:“……紫冥?”

尾巴

少女瞟了一眼傻眼的金禾,低声说起一年前的元宵夜。

在那喧嚣的鼓声和烟花中,刘妈找机会用药糖水打晕了子铭。

随后,马六以送餐为由,偷偷联系了苏北一名寻灾、独自逃往当地的受害者,递给他一碗香砒鸡蛋花汤,送他回府。西部。 尸体被拖进木屋,浇上煤油点燃。

紧接着,在烟花缭绕的夜空下,叶府众人纷纷赶赴救火之际,在后盖房一间暗室的角落里,那位女士先是用毒药烧了紫明的喉咙,然后又用热油烧了他。 . 刘妈终于把一把杀猪刀举到膝盖上……

“至于杨公子,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我就是想跟紫铭在一起,所以只好麻烦刘妈帮我解决杨公子了,这样就没有人来逼了我以后要结婚了。” 夫人微微叹了口气。 “哎,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功夫才让子铭乖乖陪在我身边。第一段时间,我得天天给他下药,让他日夜昏昏沉沉,好让他安静的躺在我的床底下,或者在壁橱里……他现在很乖,一直很安静,眼里只有我……是不是,老公?”

少女笑着扭了扭男人的耳朵。 男人转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张了张嘴,发出了两个沙哑的“啊”的反应。

精神失常的靳禾浑身发抖——这不是那天晚上在门口的沙哑哭声吗? 原来他那天敲他的门! 一定是刘妈在梦游,他无人看管的偷偷来到她身边……

“没想到老公还记得你的老相识,难怪你来见我报名的那天,老公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我还以为是意外呢。” 小姐若有所思,“不过没关系,加了魔药,他就不会记得你了……”伸手从桌上拿起一把剪刀递给刘妈妈,“不要敢,就干吧。我会拖着她去杂货店生火的。”

刘妈妈犹豫着接过剪刀,“小姐,天下男人都能杀人有福,可锦禾只是个女孩子……” 看着少女冰冷的脸,闭上嘴,走到金河那边。 .

金禾沉浸在巨大的震惊和悲痛之中,对自己的危险视而不见。 她看不到刘妈手中锋利的刀刃,也看不到桌上静静燃烧的蜡烛,以及桌子底下准备的一壶煤油。

金禾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哑巴的男人,记忆中那个温柔微笑、体贴她的紫冥,已经永远的消失了?

可是,那天晚上他不是来找她的吗? 他必须……记住她。

金禾嘴唇动了动,声音微颤:“三月桃花开时,情兄想起妹妹的脸……”

年轻女子用袖子捂着嘴轻笑,“你怕傻吗?居然唱歌……”

她的话还没说完,轮椅上的男人忽然眼前一亮。 他转身咬了咬桌上的蜡烛,扑进少女的怀里,用双臂抱住了她。 火焰迅速在两人的衣服上燃烧起来。 被撞倒的少女惊叫了一声,惊慌失措的踹翻了煤油盆,火光迅速蔓延,眨眼之间就笼罩了两人。

刘妈惊呼:“小姐!” 她连忙抓起床单,将火扑灭,却无济于事。 金禾趴在角落里,只感觉脸上的热气和烟味,几乎要窒息了,但还是叫道:“紫冥!紫冥!”

刘妈猛地丢下燃烧着的床单,冲到金禾身边,默默看了她一眼,手中的刀挥了两下,将绳子割断了。

金禾反应不过来。 柳妈妈转过身来,伤心的喊道:“柳小姐别怕,柳妈妈来陪你了!” 她纵身一跃,抱住了火中燃烧的两个人。 火舌迅速吞噬了她。 还有她身边的床单、被套、梳妆台……

金禾挣扎着跑出房间,痛哭失声:“快来灭火!”

然而,她知道,一切都晚了。 她转身,泪眼婆娑,熊熊烈火翻滚翻滚,漫天红光仿佛要燃烧漫漫长夜。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院子深处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