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2)

  宙二、摄善法戒摄

  应知即是无量净戒,摄受无量菩萨所学故。

  前面是说律仪戒摄,这一段是摄善法戒摄。「应知即是无量净戒」,这个「即是」就是前面的律仪戒,摄善法戒是什么呢?即是无量的摄律仪净戒。如果能善学无量律仪戒就能够「摄受无量菩萨所学故」。「摄受」也是成就的意思,成就了无量的菩萨所应学习的功德,那么这就叫做摄善法戒。这个摄善法戒的内容在下面有解释。

  宙三、饶益有情戒摄

  应知即是饶益一切有情净戒,现前能作一切有情利益安乐故。

  这是第三科「饶益有情戒摄」。什么是饶益有情戒呢?「应知即是饶益一切有情净戒」,也就是摄律仪戒、摄善法戒,就是饶益有情净戒。因为这两种戒,它是能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的。「现前能作一切有情利益安乐故」,这个不是说过去,也不是说未来,你现在能够修学律仪戒、摄善法戒,当前就能够作一切有情的利益、一切有情的安乐,所以就是饶益有情戒。

  宇二、无量大功德藏

  应知即是能获大果胜利净戒,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是名菩萨自性戒。

  下面是第二科「无量大功德藏」。前面是三种戒说完了,现在第二科「无量大功德藏」。「应知即是能获大果胜利净戒,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是名菩萨自性戒」。「应知即是能获大果」,这个无量大功德藏,戒是无量大功德的宝藏,「即是能获大果」即是前面三聚净戒是因,将来能获得大果胜利,所以就叫做无量大功德藏。这个无量大果胜利是什么呢?这下面解释。

  「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这个「摄受无上正等菩提果故」,就是菩萨修学三聚净戒,在因地的时候,能够成就无上正等菩提果。这个「无上」,就是它是最高的了,没有再比它更高上的。这个「正等菩提果」,就是正菩提果、等菩提果。这个「正」就是根本智,「等」就是后得智。这个佛的无上菩提果有无量无边的功德,但是其中这个清净的智慧最为殊胜,所以但说菩提。

  「摄受无上正等菩提果故」,在因地的时候,你能修学三聚净戒,它就有堪能性成就无上菩提。这个「随与」,不只是无上菩提,同时还能够与无上菩提相随顺的,还能够给你很多的果,就是无量无边的三昧、无量无边的陀罗尼、无量无边的神通道力,所以叫做「随与」,所以叫做无量大功德藏。

  玄三、结

  是名菩萨自性戒。

  这是第三科,结束这一段文。

  地二、一切戒(分二科)

  玄一、征

  云何菩萨一切戒?

  前面这个「自性戒」已经讲完了,下边就是讲第二科「一切戒」。「一切戒」分两科,第一科是「征」。「云何菩萨一切戒?」怎么叫做菩萨的一切戒呢?前面说「自性戒」,只是说一个大意;下面「一切戒」就是把菩萨戒再详细地说明里边的事情,所以叫做一切戒。这是第一科「征」,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标列种类」,分两科,第一科标列「二种」。

  玄二、释(分二科)

  黄一、标列种类(分二科)

  宇一、二种

  谓菩萨戒略有二种。一、在家分戒。二、出家分戒。是名一切戒。

  「谓菩萨戒略有二种」不同:「一、在家分戒,二、出家分戒」。就是在家的佛教徒所受的菩萨戒,这是一部份;第二种是出家的菩萨戒,这是第二个部份。总合起来,名之叫做一切戒。

  这个比丘戒、比丘尼戒、优婆塞、优婆夷戒,这些戒只是尽形寿,尽形寿就结束了。这个菩萨戒是尽未来际的,这个生命体结束了,你的戒还没有失掉,还继续延续下去。延续下去,这个菩萨有可能会生到天上去,也可能生到无色界天、色界天、欲界天,也可能是再来人间,那么他原来的菩萨戒也是随着去了,没有结束。那么没结束,如果来到人间和欲界天,那么就是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他没有再出家,他前一生可能是出家的菩萨,第二生他没有出家,他做在家人。做在家人他有可能,如果是在人间,或者欲界天,他有可能来到佛法里边受菩萨戒;再受菩萨戒,那么就是从他正受。也可能没有受,就是法尔得到的菩萨戒,就是前一生带来的菩萨戒,所以这里边有一个法尔得的菩萨戒,一个从他正受的菩萨戒。若是法尔得的菩萨戒,那是属于在家;若是他又来到佛法里边来,出家了,那就是在人间,那就有从他正受的菩萨戒了,那么分这两种不同。当然也有可能这个菩萨到三恶道去了,到三恶道去,他的菩萨戒还在,那么还是位菩萨,「是名一切戒」。这是标列两种菩萨戒。下面是「三种」。

  宇二、三种

  又即依此在家、出家二分净戒,略说三种。一、律仪戒。二、摄善法戒。三、饶益有情戒。

  又即依此在家菩萨戒、出家菩萨戒,这二分净戒。两分净戒里边也有三种不同,略说有三种不同:「一、律仪戒。二、摄善法戒。三、饶益有情戒」,说这三种不同。这三种都是菩萨戒,菩萨戒分这么三种。

  这个声闻戒,菩萨戒是大乘佛法的戒,若是声闻人的戒也有三种不同:就是别解脱戒,静虑的别解脱律仪、静虑律仪、有无漏的律仪,也分这三种。这个别解脱戒,因为持戒就把这一切的染污都排除出去了,这是粗显的。第二种静虑律仪,那就是要得到四禅八定,得了四禅八定,那么能使令这个戒更微细地清净了,但是烦恼的种子还在。若无漏的律仪,就是得了圣道以后,断灭了烦恼的种子,那是圣人了,分这么三种。

  这个菩萨戒也分这么三种,但是菩萨和声闻人不同,就是他有大慈悲心。大慈悲心的菩萨他做两件事:一个是成熟自己的善根而得解脱,一个是成熟众生的善根也得解脱。成熟自己的善根这一方面,一定要做两件事:一个是远离一切恶法,成就一切善法。远离一切恶法,就是摄律仪戒;成就一切善根,那就是摄善法戒了。若是有大悲心,那就是要饶益有情,令一切众生也成熟善根,那就是饶益有情戒了。所以从这方面说,也是有这三种不同。三种不同,也就是三个种类。

  这是「标列种类」,下边第二科广辨这三种净戒的差别,分三科,第一科是「戒相」的「差别」,分两科,第一科是「别释三戒」,分三科,第一科「明戒」的「安立」,又分三科,第一科是「律仪戒」。

  我们若不分别,只是说菩萨戒分三种: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也就是讲完了。但是若是去细分别,这里边的确还是有问题。现在先说这个律仪戒。

  黄二、广辨差别(分三科)

  宇一、戒相差别(分二科)

  宙一、别释三戒(分三科)

  洪一、明戒安立(分三科)

  荒一、律仪戒

  律仪戒者: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即是苾刍戒,苾刍尼戒,正学戒,勤策男戒,勤策女戒,近事男戒,近事女戒。如是七种,依止在家、出家二分,如应当知。是名菩萨律仪戒。

  「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菩萨的律仪戒究竟指什么说的呢?谓诸菩萨所受的七众别解脱律仪,就是菩萨的律仪戒。这句话就简单地这样解释了。

  这个七众是什么呢?「即是苾刍戒、苾刍尼戒、正学戒、勤策男戒、勤策女戒」,这五种人都是出家人。「近事男戒、近事女戒」,这两种人是在家的佛教徒。这个「正学戒」就是受了沙弥尼戒的这位出家人,进一步学六法,要经过两年,那叫做正学戒。古的翻译叫做学法,学法女;新的翻译叫做正学,正学女。这是佛教徒总说起来就是有这七种不同,其中有近事男、近事女,还有个近住,近住男、近住女,就是受八关斋戒的,他又不同于这七种。所以加上了受八关斋戒的男女居士,应该是八种,但是这里边列出来七种,那么受八关斋戒的这个修行人,就是包括在近事男、近事女里边,应该是这么说。

  「如是七种」,有这七种的佛教徒。「依止在家、出家二分」,前五种是属于出家,后两种是属于在家。他们的依止有在家、出家的不同。这个「依止」,也是指我们的生命体说的,叫做依止。因为你不管是做恶事也好,你做善事也好,你修学出世间的圣道也好,你行菩萨道也好,都是要靠你这个身体的,所以这个身体叫做依止。这个依止有在家、出家的不同。「如应当知」,这七种佛教徒里边,随其所应,应该知道有在家、出家的不同,「是名菩萨律仪戒」。

  这个地方,这七众,七种佛教徒所受的律仪戒和菩萨所受的律仪戒,也可以说是相同的,但是动机不同。这七种佛教徒,只是指小乘佛法中的佛教徒,菩萨也可以说有这七种不同,这是属于大乘佛教的佛教徒。这大小乘其中不同的地方,就是发心的不同,发菩提心有不同。七众弟子发的声闻菩提心,大乘佛教的七种佛教徒是发无上菩提心;就是发心有不同,所受的戒是一样。譬如说近事男、近事女受的五戒是无差别,大乘小乘无差别,但是发无上菩提心与发声闻菩提心不一样,乃至比丘也是这样子,这个不同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如果说是你若没有发无上菩提心,如果你的出离心,这声闻菩提心也没有发,那就是有所不足了。现在这里说「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就是菩萨的律仪戒,戒的相貌是无差别,但是动机不同,应该是这么说。

  看这个《披寻记》:

  「律仪戒者至如应当知者:律仪即是尸罗异名」,这个尸罗是印度话,那么这个律仪是中国话,但是它的内容的含意是无差别的。「由此尸罗清净善法是防护性,是息除相,是远离体,故名律仪」,这个尸罗翻到中国话就是戒,为什么说尸罗的清净善法就是律仪呢?「由此尸罗清净善法是防护性」,这个防护实在就是保护,保护内心的清净,叫它不要污染,这叫做「防护性」。就是这个戒有保护你内心清净的作用,所以叫做「防护性」。「是息除相」,这个息除相,目的受了这样的戒,这律仪戒是保护内心的清净,但是你的止观没有修成功,你有可能还是要染污。若染污的时候,因为自己观察自己,自己反省自己,要保护内心的清净,如果有污染,要立刻地把这个污染清除去,所以是「息除相」。「是远离体」,就是心里面已经染污了,马上地保护它清净,要排除去这些染污。「是远离体」,就是心里面没有染污的时候,就是一切染污法没有现前的时候,要保护内心,叫它不生起,叫这个染污法不现前,那叫做「远离体」。因为这个尸罗有这样的作用,所以「故名律仪」,所以就是律仪的意思。说什么叫做律仪?有防护性,有息除相,有远离体,所以叫做律仪,是这样意思。「如声闻地说(陵本二十二卷十四页)」,这几句话就在陵本二十二卷十四页,那里面说的。

  「别别弃舍种种恶故;名别解脱」,现在这下面解释别解脱。前面说「谓诸菩萨所受七众别解脱律仪」,这个别解脱律仪,别解脱是什么意思呢?「别别弃舍种种恶故」。这个「别别」就是一条一条的,一样一样的。譬如说杀戒,这个罪过把它解脱了。盗戒,把这个盗的罪过解脱了。沙弥十戒就是十条,比丘二百五十戒,就是一条一条地解脱一切染污,使令身口意清净,叫做「别别弃舍种种恶故」,所以叫做「别解脱」。

  「七众戒中初五种戒,出家分摄。后二种戒,在家分戒」,其中前五种,那是属于出家这一部份的;后二种戒,是在家分摄。「此七种戒建立道理,抉择分中广释应知」,现在是〈本地分〉,在〈抉择分〉也就是「陵本五十三卷五页」,那里说明了为什么要建立七种戒法,也说出这个道理。那里面说佛所化的众生有三种不同,哪三种呢?第一种也就是第一类的众生,他能远离一切罪恶,也能离欲,有两种远离。第二种众生,他能远离恶法,但是不能离欲。第三种众生,也不能远离恶法,也不能离欲,分这三种不同。第一种又能远离恶法,又能离欲,所以就是建立了出家的戒。第二种能远离恶法,而不能离欲,那就是在家居士的戒。第三种他不能远离恶法,也不能远离欲,那就是受八关斋戒了。受八关斋戒,就是一昼夜,他可以离恶法,也离欲了,但是只是一昼夜;过了一昼夜以后,又恢复原状了,所以受八关斋戒的,算是第三类的众生。就是佛因众生的种类不同,所以建立七种戒法,也就是连八关斋戒算在内。这是在「抉择分中广释应知(陵本五十三卷五页)」。

  「复次当知菩萨律仪戒,能令菩萨安住其心。由与他共,简非不共;说即是言」,这是解释这个「即是」,「即是苾刍戒,苾刍尼戒,正学戒,勤策男戒,勤策女戒,近事男戒,近事女戒」,就是解释这个「即是」。「当知菩萨律仪戒」,菩萨所受的律仪戒,「能令菩萨安住其心」,能使令菩萨他的身口意远离染污法,使令内心安住在清净的净戒上,「安住其心」。「由与他共」,因为菩萨所受的律仪戒是与非菩萨的七众的律仪戒是共同的,是一样的。「简非不共」,简别不是不共,是共同的这种律仪戒,所以「说即是言」,即是七众的律仪戒,即是七众所受的别解脱戒。当然这是指戒相来说,若指内心说是不一样的。菩萨发了大悲心和声闻菩提心的七众弟子不一样。

  「又随所应说菩萨共,非定非遍非次第受。随文应知」,「又随所应说菩萨共」,就是随其所应说菩萨是共于七众弟子,就是指这个戒相来说是相共的;若是内心来说,那是不共的。「非定」,不是决定的。比如说:他原来是个比丘,他是比丘受了比丘戒,那么他若受菩萨戒的时候,那这个比丘戒就是菩萨的律仪戒。但是他有时候又退了,把比丘戒退了,那么变成个沙弥,菩萨沙弥,那么这是不是决定的,不是决定是共的。「非遍」,就是不是普遍的。这个菩萨,他有时候他是一个在家菩萨,五戒的优婆塞,菩萨优婆塞、菩萨优婆夷,他就不是菩萨沙弥,也不是菩萨比丘,也不是菩萨比丘尼,所以不是普遍的,只是其中的一类。那他是菩萨比丘,他不是菩萨沙弥,所以不能说普遍。「非次第受」,也不是决定你先受了菩萨沙弥戒、菩萨优婆塞戒,就决定要受菩萨比丘戒,也不是的,不是决定这样次第的。这个「次第」,就是由浅而深,也不是决定的。因为他若停留在菩萨优婆塞,前面的菩萨,后来的菩萨沙弥,菩萨比丘,他没有受这条戒,那么就停留在在家居士的菩萨身份了,所以不是决定这个次第的。「随文应知」,应该是明白这个意思。

  那么这是说这个律仪戒。下面第二科「摄善法戒」,分四科,第一科是「标」。

  荒二、摄善法戒(分四科)

  日一、标

  摄善法戒者:谓诸菩萨受律仪戒后,所有一切为大菩提,由身语意积集诸善,总说名为摄善法戒。

  这下边就是说菩萨的摄善法戒,它的内容是什么呢?说这个意思。菩萨的摄善法戒「谓诸菩萨受律仪戒后」,他发了无上菩提心了,他最初应该是,或者是近事男、近事女、乃至比丘、比丘尼,原来是这样身份。后来发了无上菩提心的时候,那么他也就是受了律仪戒了。受了律仪戒以后,这是约时间说,「所有一切为大菩提」,这个菩萨受了律仪戒以后。我们读的这个《瑜伽菩萨戒本》,是有玄奘法师翻译的,还有昙无谶翻译的。那样的戒本也就看出来那就是菩萨的律仪戒,同时里边也有摄善法戒。现在只是说受了律仪戒以后,「所有一切为大菩提」,这是说菩萨内心的动机,他为什么要修这样的善法?他为什么要做这件利益众生的事情?他是为大菩提而做的,为了自己得无上菩提,为了众生得无上菩提,为了众生得三乘圣道,他有这样的愿,所以叫做一切的善法是为了得大菩提而发动的,这是说菩萨的动机是这样子。所以我们佛教徒做一切善法的时候,和社会一般的大众做善法,内心里面是不一样的;表面上都是做善事,但是内心的动机和社会上的一般人不一样。现在说受了菩萨戒的人,他的动机是为大菩提。

  「由身语意积集诸善」,他内心里面为得无上菩提,那么他来做这些善事的时候,怎么做呢?就是由身语意来做,由菩萨他的身体,或者是由语言,但是决定是要有意。「积集诸善」,就是这个因缘出现的时候,他去做了一些善法,继续地有因缘,又继续地做种种的善法,这个善法越来越多,所以叫「积集诸善」。「总说名为摄善法戒」,这个由身语意积集的一切的善法,这就是菩萨的摄善法戒。这是「标」,实在也就是总说的。

  看这个《披寻记》:

  「谓诸菩萨受律仪戒后至名为摄善法戒者」,这个有的地方又有一个不同的说法:这个菩萨他可能原来是声闻的佛教徒,他有七众别解脱的律仪;但是也有的菩萨,他没有去受七众的别解脱戒,他就是修十善法,那也是菩萨的律仪戒,有的地方也曾经这样说。那么现在这是说:七众的律仪,就是菩萨的律仪戒。

  「由前已说是防护性:是止息相,是远离体,故名律仪」,所以这个戒就叫做律仪戒。「当知菩萨三种净戒,皆由初律仪戒之所摄持令其和合」,这地方又简别了一下,当知道菩萨这三种净戒,就是: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这三种净戒。「皆由初律仪戒之所摄持」,都是由于第一种摄律仪戒的保护,那么才使令这个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的功德会和合起来,会成就的,这可见摄律仪戒是非常的重要。

  「若能于此精勤守护,亦能精勤守护余二」,若是你能够对于摄律仪戒,这个别解脱戒,你能够精进地守护不违犯,也就能精勤的守护其他的两种,就是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也能够成就了。「若有于此不能守护」,假设你对于摄善法,对于这个别解脱戒、摄律仪戒,你不能够守护,「亦于余二」也就「不能守护」,也就违犯了。「是故若有毁律仪戒」,若是破坏了律仪戒,「名毁一切菩萨律仪」。「如抉择分说」,这是抉择分这么说的,「(陵本七十五卷三页)」。「由是道理,于律仪戒受已防护,能为余二作所依止」,其余的两种戒,以摄律仪戒为基础的。

  「此为先故,余二方得圆满修习」,此律仪戒是最重要的,所以余两种戒才能够圆满的修习。「今依此义,故说菩萨受律仪戒后,所有诸善名为摄善法戒」,原来这句话有这样的味道,有这样的意义的。「实则菩萨三种净戒同时正受」,这个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在受戒的时候是同时受的,并没有先后的不同。「下自当说」,下面的文会说到这里。

  「又非菩萨具自种性自发大心,要先别受余乘律仪,然后方许受余二戒」,这是简别。不是「菩萨具自种性」,菩萨有菩萨的种性,自己发了无上菩提心,「要先别受余乘」先别受声闻乘的律仪,「然后方许受余二戒」不是这样子,不是这个意思的。「又律仪戒菩萨所受虽与余共,然不得名声闻独觉律仪」,又这个「律仪戒菩萨所受虽与余共」,菩萨所受的律仪戒和声闻七众弟子所受的是一样的。「然不得名声闻独觉律仪」,可是不可以说这位菩萨他不名为菩萨,他是声闻独觉的戒,不是,不可以这么说。因为他发无上菩提心,他是属于菩萨律仪,还不是相同的,这就是不共的意思了,「唯名菩萨律仪戒」。

  日二、征

  此复云何?

  前是这是标出来什么是摄善法戒,就是说出来一个大义。「此复云何?」这样的摄善法戒的内容,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呢? 这是「征」。下面第三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积集诸善」,分三科,第一科是「引摄」。这个「善」,他不是自然有的,要你自己努力创造才成就的,所以叫做「引摄」。要引发出来,你要努力创造才能成就,所以叫做「引摄」。分三科,第一科是「自所引」。

  日三、释(分二科)

  月一、积集诸善(分三科)

  盈一、引摄(分三科)

  昃一、自所引

  谓诸菩萨依戒住戒,于闻、于思、于修止观、于乐独处,精勤修学。

  这是「自所引」,你要靠你自己的努力才能创造出来这样的摄善法戒。这下面详细说出来究竟什么是摄善法戒。

  「谓诸菩萨依戒住戒」,发了无上菩提心的菩萨,他受了菩萨戒;受了菩萨戒,他的心就是以戒为依止处,这个心是他安住的地方,叫做「依戒」。下面说「住戒」,就是不失掉,不违犯这个戒法,就是持戒清净的意思。这个「依戒住戒」之后,「于闻、于思、于修止观」,要努力地做这件事。「于闻」,就是去学习佛法。「于思」,学习了文字的佛法之后,内心还要专精思惟。「于修止观」,有闻思的基础之后,还要坐禅的,要修止观的。在什么地方修止观呢?「于乐(ㄌㄜˋ)独处」,或者是「乐(ㄧㄠˋ)独处」,就是欢喜独自一人在一个地方住。「精勤修学」,就是努力地去修学止观。这就是菩萨的摄善法戒。

  看这个《披寻记》:

  「依戒住戒至精勤修学者:此显积集诸善之因依止律仪戒,安住律仪戒,是名依戒住戒」。这个「依戒住戒至精勤修学者:此显积集诸善之因」,这里面显示出来菩萨修学善法的一个因,一个根本的因。什么是根本之因呢?就是「依止律仪戒,安住律仪戒,是名依戒住戒」,就是你修学闻思修以戒为因,以戒为根本,是这个意思。「即是前说受律仪戒后言义」,就是这句话的意思。

  「于善说法深生敬重常乐听闻,无有劳倦」,先解释这个闻。对于这个善说法这件事,「深生敬重」深深地生起来恭敬心。「常乐听闻」,常是欢喜去学习佛法,听闻佛法的。「无有劳倦」,他不会说:「我辛苦了,我要告假!」没有这回事,无有劳倦。「亦无厌足」,也没有满足的时候。「是名于闻精勤修学」,这个于闻精勤修学、于思精勤修学、于修止观也是精勤修学,应该这么念这个文。

  「随所闻法乐欲思惟,乐欲称量,乐欲观察」,随所闻的法,随顺你的因缘,你听闻的是《佛遗教经》,你听闻的是《阿含经》,或者是《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随所闻法乐欲思惟」,听闻了以后,自己欢喜思惟其义。那么这个「乐欲思惟」,思惟这个尽所有性;「乐欲称量」,称量这个如所有性,可以这么说。「乐欲观察」,就是进一步深入地去观察尽所有性、如所有性。「乃至广说有八种相」,前面的〈力种性品〉说到这件事有八个相貌。「是名于思精勤修学」,这是说于思精进修学的相貌。

  「于法正修略有四相」,现在解释这个于修止观的这个地方,有四种相貌。「一者奢摩他,二者毗钵舍那,三者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四者乐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是名于修止观精勤修学。义如力种性品说(陵本三十八卷十九页)」,〈力种性品〉说到这件事。我们已经学过了〈力种性品〉,陵本三十八卷十九页那上面说过了,我不知道各位同学记住没有?这第一个相貌是奢摩他,第二是毗钵舍那。这个奢摩他、毗钵舍那分开说,等到第三个相貌奢摩他和毗钵舍那就放在一起了,第四也是放在一起,这是它有一点差别。

  「一者奢摩他」,那么第一个奢摩他,就是初开始学习静坐时候的境界,就是欲界定,就是九心住的这个境界。「二者毗钵舍那」,第二个是毗钵舍那,就是思惟法义。思惟法义这个时候,他为后边止和观放在一起说,前边两个是分开说,什么原因呢?就是你心里面寂静住的时候,你不能够去思惟法义,你一思惟法义心里面就动了,就是没有寂静住了。寂静住是寂静住,思惟法义是思惟法义,它们两个不能够同时在一起活动,是分开的,那这就是在修欲界定的时候的境界是这样子,这是第二个相貌。

  「三者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把这个止观合放在一起,这就是从欲界定进步到未到地定了。进步到未到地定的时候,你心里面你成就了未到地定,在未到地定里修毗钵舍那。就是修观的时候,同时也有止,它们可以在一起,所以这个文就是把它们放在一起讲了。但是修的时候,也还是前后修;就是你也可能愿意先修观也可以,先修止也可以。先修奢摩他,就是未到地定现前了,心里面寂静住。寂静住,你这个时候有多少定力,当然你愿意一念不生明静而住,八个钟头可以,十个钟头也是可以,那么然后再修观。修观,你愿意修十分钟也可以,修二十分钟,修一个小时也可以,那么这时候它们两个是在一起的,这是在未到地定的境界。未到地定的时候,就是有轻安乐了,这是第三个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

  「四者乐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这时候应该是到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了。这个时候这个定力也很高深了,智慧也高深了,你这个法味深厚,所以心里面快乐,在用功修行的时候心情快乐,所以「乐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在这个未到地定,也是很快乐,但是是初浅的,那个定力还不够特别深,但是也是不错了,那么这是有这样前后的差别。这个「乐修习奢摩他毗钵舍那」,初开始得色界定的时候,虽然止观是同时的,但是还不能说止观双运,要再进一步的时候,才可以说止观双运;止观双运的这个时候,就是得圣道的时候了。若声闻乘的修行人,这时候要得初果了;若是大乘菩萨呢,到了这个程度的时候,就是得无生法忍的时候了,在这里得无生法忍了。

  这个小乘佛教,『菩萨不深入禅定,不断烦恼』,的确经论上有这个话。大乘佛教,我们在《大智度论》上也好,现在我们学习的《瑜伽师地论》和小乘佛教有点儿不同,就是大乘菩萨自己也要深入禅定,还是要断烦恼的。这个在《大智度论》里边,龙树菩萨呵斥小乘佛教:你自己若不断烦恼,你来行菩萨道,你能受得了吗?菩萨道那么难行,你能受得了吗?若是你得无生法忍,有清净的般若的力量的时候,你这个忍力够,你能不退转于无上菩提,能有这个境界。而这一段文,就是菩萨修这个摄善法戒的时候,要由欲界定、未到地定,到色界四禅,要断烦恼的,有这个味道。「是名于修止观精勤修学。义如力种性品说(陵本三十八卷十九页)」,在那个地方有说到这里。

  「若见若闻阿练若处山岩林薮边际卧具一切处所,便作是念」,这就解释下边的这句话「于乐独处,精勤修学」,解释这个「独处」。「若见若闻阿练若处」,若是这位受了三聚净戒的菩萨,他若是自己看见,或者听人家传说:某某地方,那地方冷啊,那地方高寒,是个「阿练若处」。「山岩林薮」,那是一个高山,是一个岩,岩石上面。「林薮」,这地方还有很多的树。「边际卧具」,那地方就是苦啊!你的衣食住都不如在城市的比丘那么享受,没有那么好,所以叫「边际卧具」。这样的「一切处所,便作是念」,这个菩萨他心里面这样就想了。「是处安乐出离远离」,这地方太好了!「出离远离」,能修出离道,远离人世间的污染。「常于出离及远离所,深生爱慕」,特别欢喜这个地方。「至远离处思量自义」,菩萨就到这个地方来了!到这地方来干什么呢?「思量自义」,就是思量这个圣道的道理。「不为诸恶寻思之所缠绕」,那么这个就是他义。不为这个恶寻思,这些染污的寻思所缠绕,他的心从恶寻思里边解脱出来。「是名于乐独处精勤修学」,就是这么意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