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触屏里的鬼

手机触屏里的鬼这天小陈和小丽在街上牵着手散步,还时不时甜言蜜语,让其他人投来都是羡慕的眼神。当然他们是一对恋人,小时候小陈和小丽两人便是同桌了,从小两人彼此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小陈便对小丽表白道:有一天我们去了天堂,我依然能照顾你,你愿意被我照顾吗?...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便单膝下跪。小丽从,鬼段子分享:女友多次闹分手,让他身心疲惫。这一次她意外身亡再也回不来了。不久后,某夜女友QQ闪动,发来视频申请,打开竟看到女友在地狱中,因生前任性伤人而备受煎熬,需要他在三年内每天说一千句我爱你,方可解脱。他柔声道:“就再溺爱你一次吧。”三年后,他养了一条小猫,乖巧顽皮,不再刁蛮任性。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这天小陈和小丽在街上牵着手散步,还时不时甜言蜜语,让其他人投来都是羡慕的眼神。

当然他们是一对恋人,小时候小陈和小丽两人便是同桌了,从小两人彼此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小陈便对小丽表白道:有一天我们去了天堂,我依然能照顾你,你愿意被我照顾吗?...

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便单膝下跪。小丽从嘴里羞涩的说了句:我愿意!表白一年之后两人便结婚了,小陈对小丽可谓是\"百依百顺;把小丽当成是白雪公主一样疼爱,因此小丽觉得自己能够遇到这么一个疼爱自己的人一辈子也就没遗憾了。...进入正题吧!

走着走着小丽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一个男子坐在小板凳上,身旁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几个红色大字,\"低价出售手机,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用鲜血写上去的。

我要去那看看,亲爱的!小丽用带着撒娇的语气对着身旁的小陈说。

小陈听到小丽的话之后顺着小丽指向那里的手便领悟了。走近一看此男子戴着一个鸭舌帽,全身脏兮兮的,看到我们走过来似乎有意的把帽子压低遮住面孔。

\"你好?请问你这是卖手机吗?小丽礼貌的问道。是。鸭舌帽男子的浑浊声音让两人听了浑身不舒服。

小丽瞄了一眼地毯上的手机,似乎是卖完了,整张地毯就一个苹果手机了。

小丽拿起地毯上的手机端详了一遍,外壳金光闪闪的拿在手上手感也很好,就是触屏上有一条裂痕,这手机多少钱?小丽问道。

五百。小丽一听价格就嚷着要买。

小陈一听价格也激动了,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五张百元的给那男子,那男子低着头接过钱连多少钱看都不看就塞口袋里了这让小丽感到很奇怪。

我怎么感觉这人怪怪的?小丽把心中的疑问低声说给小陈听。小陈就没这么多顾虑了,管它呢!能买个这么便宜的手机还有什么说的?

小丽听完也觉得小陈说的有理也就没多想了,拿到手机之后两人发现天色已不早了,便打算回家。

而二人便没看到在他们转身后那男子一抹冷笑...走了没多久突然从一个巷子里跑出一个头发散乱衣服也破烂不堪全身散发着臭气的乞丐只见那乞丐跑到小丽面前抓住小丽的手大声吼道:赶紧把那手机扔了!

不然你们会后悔的!此时街上的人都好奇的看向这边,小陈见状立马反应过来拉开乞丐的手吼道:滚!再不走我报警了!乞丐见小陈不听劝告便跑进茫茫人海中不见了踪影...

小陈见小丽站在原地不动弹,显然是受了惊吓。

小陈立马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被我赶走了。别怕,有我在呢!说着把小丽抱入怀里。小丽有了小陈的安慰便从惊吓中慢慢回过神来了。走我们回家。

小陈温和的说道。二人回家打开房门之后小陈着急的把小丽推倒在床上,慢慢的脱下了小丽的衣服...小丽在脱下还没做前问了句:你会永远保护和照顾我吗?哪怕有一天我有危险你会不会不顾性命保护我?

小陈被小丽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给吓到了,但随即回答道:会的。

小丽一听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二人便亲热了起来...第二天一早放在床头的手机一条短信叫醒了二人,小丽拿起手机一看,随即吸了一口凉气.......

赵学良大清早摸着楼道里黑糊糊的铁栏杆,回到了住在八楼的家门口,妻子柳梅则一直跟在身后嘀咕着抱怨道:\"这手气也太背了,再不准去打这些臭麻将牌了,一个月下来输的钱,都够我打上几对金耳环了。\"

赵学良一边用肥大的身躯靠着门,从裤腰上取下钥匙开门,一边回过头来不耐烦地骂柳梅道:\"你能耐你不去打啊,每次打完就这磨磨唧唧的,别人一喊打牌可跑得比谁都快,昨晚又是一通宵,又输了吧,你怨谁啊?\"

开了门赵学良在门口脱下大头皮鞋换上拖鞋走了进去,这时柳梅从身后开了灯,抬眼一看大厅里的挂钟,柳梅一惊说道:\"哎呀,都七点好几啦,快去喊儿子起床上学啦!\"

赵学良没好气地回头柳梅骂了一句:\"你就知道喊儿子上学,不知道早点回来给他做早饭啊?\"说完摇了摇头趿拉着拖鞋向儿子的卧室走去。

柳梅在赵学良身后翻着白眼不搭理他,只自顾自地换上拖鞋进得屋来。

开了儿子赵小强的卧室门,赵学良在门口轻声喊道:\"儿子,起床啦,该上学去了。\"

床上没一丝反应,窗外的光线射进来成条纹状的投射到床铺上,赵学良又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儿子是睡在床上的,于是又大声喊道:\"强子,别睡了,快起床。\"

床上还没有反应,赵学良有些奇怪了,随手把门边的卧室的电源开关打开,电灯明明灭灭地闪烁了好几下才终于亮了起来,借着这道光亮赵学良定睛地看了一眼床上,可就这一眼看去,赵学良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下来,瞳孔迅速放大,很快,浑身颤抖不止他拼尽全力惨嚎了起来。

他惊恐的叫声冲出了窗户,飞向了天空。

他们楼下的街道上稀稀疏疏的人流突然就顿住了,人们驻足在街头集中向一幢居民楼上方仰望着,因为他们刚刚听到从里面传出了一声惊叫......

陆羽探长端着一杯速容咖啡走进了办公室,一抬头发现他的助手魏明正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等着他。

陆羽喝了一口咖啡,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空出手来缓缓地按摩太阳穴,昨晚他睡得很晚现在头还有点沉。

\"有大案子等着我们去办?\"陆羽闭着眼睛问道,因为一般情况下魏明是不会这么早就来等他的。

\"其实我觉得这只是一例普通案子而已,但不知道上面为什么就要你过去看一下!\"魏明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那就说明它并不普通。\"陆羽面无表情地回道。

\"什么案子?\"陆羽追问,声音低沉却有穿透力。

魏明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抬起头来说道:\"头儿,时间很紧,我们边走边说。\"

上了陆羽的那辆黑色丰田越野车,魏明快速地把车子发动起来,然后从驾驶座上方的反光镜看了一眼坐在身后的陆羽,终于清了清喉咙说道:\"今早,住在城东的赵学良夫妻俩打完通宵牌后早上回家发现他们的儿子赵小强惨死在了自己的卧室里面。据说死因很怪异,所以让我们赶快过去看一下。\"

陆羽没有说话,只是将眼睛眯了起来,他那黑色的方框眼镜上面折射出慑人的寒光。

\"赵小强现年才16岁,在一所中学里面读初三。\"魏明补充道。

陆羽将一只手半捂在嘴前,问道:\"死因怪异,怎么怪异?\"

魏明顿了一下回道:\"这个具体还得我们到了现场看,我也不是很了解,但好像死者是被人捂死在床上的。\"

陆羽下意识地把手放了下来,没再说话,而是从外衣兜里摸出一包巧克力豆随手丢了一颗到嘴里慢慢地嚼了起来。

陆羽跟魏明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封锁好一阵子了,死者赵小强的家住在第八楼,在当值警察的引领下,陆羽迅速地跟着爬上楼去。

还没进屋便听到屋里面传来噪杂的哭闹声,这种场景陆羽几乎每天都在经历,这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进了屋,里面已经站了很多人了,有死者的亲属,也有维护现场的警察。

\"陆探长!\"屋内的警察见了陆羽点头呼道。

陆羽微微点头回礼,然后便直奔死者卧室去,魏明紧紧从后面跟了上来。

卧室里面一股血腥味,再一看地上到处都是血,床单上也染满了,红得刺眼。

\"不是说死者是被捂死的吗,怎么有这么多血渍?\"陆羽疑惑地问道。

此刻死者尸体还躺在原处,眼睛死死地睁着,里面充满了恐惧,而嘴巴也大大地张着,陆羽定睛一看心里不由一惊,只见在死者张着的嘴巴里只有满口血污却没有一颗牙齿,再仔细一看地上零散着撒落了一地的牙齿。

没有人回话,而此刻他也不再需要人回答,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死者发现死亡的时候,现场就是这个样子,死者是被人捂死的,但死后又被人残忍地敲碎了所有牙齿,凶手不明,杀人动机不明,杀人手法高超,现场除了死者穿过的拖鞋印之外再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痕迹。\"

一旁的工作人员跟上解释道。

\"果然很怪异!\"听完工作人员的话魏明不由得感叹道。

陆羽没有说话,眼睛透过玻璃镜片来回地在屋内扫射着,眼神敏锐而犀利,卧室的窗户开着,但卧室里面光线依旧很暗。

无边的暮色从四面八方围过来,沉沉地挤压在这片未知的山头,之所以说是未知,是因为在小蝶她们拿着的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一望无际的林海像一阵涌起的黑色波涛连绵向远方,与天际的殘霞交织,焚烧成灰。

有风吹过,惊起满天乌鸦,乌鸦的哀鸣叫起了满坡的荒凉。

杨光宗拿着那张小小的棱角已经磨花了的地图站在中央,其它四个人则紧紧围着他站成了一个半圆。

\"听着,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的具体位置,手机也没有任何信号,但是大家不要慌,我们还有充足的粮食,露营的工具也完好无缺,只要大家保持足够的耐心和镇定,我们会走出这个鬼地方的!\"

杨光宗的脸色很严肃,显然在这只五人探险队里他扮演的是领导的角色。

杨光宗的妻子若兰紧紧地贴在他的身旁不住地点着头,即显示出了对丈夫的依赖也表现出来了对他的信任。

小蝶则是一脸苦相,嘴上报怨着说:\"早知道会这样就不来。\"

剩下的两名男子则显得轻松得多,身体健壮的夏松耳朵里塞着耳塞,MP3里放着喧嚣的摇滚乐,头还跟着不住地扭动显然没把杨光宗的话当一回事。而另一名叫罗强的青年则干脆不耐烦地打断了杨光宗的说话道:\"哎,我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啊,大家出来玩不就想寻个刺激嘛,你看,现在多刺激啊!\"

罗强环视一下四周然后说道:\"天马上就要黑下来了,听着,我们最明智的方法就是迅速爬上山头,然后在晚上从山顶上向下看,寻找什么地方有灯火的存在,要知道,找到灯火就说明找到人家了,这样我们才有活路。\"

罗强的一席话说得众人眉开眼笑,这的确是最有效的办法了。于是一行五人背着包裹迅速向山顶爬去,在他们周围是越来越深邃的黑夜。

由于背着不少包袱加上地势陡峭所以一行人走得很慢,而让大家没想到是最先爬上山顶的居然是纤弱的小蝶。

\"哇,快看啊,快看啊,山那边有灯火哎!\"刚爬到山顶站稳没多久的小蝶突然就大声叫了起来,她双脚不停地跳着以此来表达她内的激动之情。

\"是吗,那太好了。\"闻言大伙都加快了脚步一脸欣喜地赶到了小蝶的身边。

顺着小蝶指的方向大家果然看见了对面山脚下零星散落的几盏灯火,从灯火的分布情况来看,那里应该是一个小村庄,但这已足以让大家欢呼雀跃好一阵子了。大家相信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他们很快便能走出山去了。

\"好的,还等什么,大家打起精神来,现在就向那个小村子出发吧!\"杨光宗向众人挥着手喊道。

奔波的疲累和久久的迷茫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大家都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也许在这些探险爱好者心中,兴奋的不仅仅是找到了走出深山的希望,还有的便是对这个隐藏于神秘深山中的村落的好奇。

一失踪谜案敲开通灵侦探社门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太太,她在一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颤微微地来到了陆羽探长的面前。

\"快请坐,老太太。\"助手魏明迎上前将一个软垫椅挪到了老人的身后热情地招呼道。和所有门做生意的一样,顾客就是上帝,陆羽开的这家私家侦探社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有什么事吗,朱太太?\"陆羽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位老太太,她是落霞市有名的富妇人。

\"我想让你帮忙找我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朱太太一脸担忧地说道。

\"嗯,你能把事情说得更详细一点吗?是失踪了还是怎么一回事?\"陆羽问道。

\"失踪了。\"朱太太的语速很慢,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表情很痛苦。

\"失踪,你把事情经过讲一下吗?他们失踪的时间大概是多久?失踪前有什么异样反应都给讲出来好吗?\"陆羽很仔细地问道。

\"他们一周前说要和几个什么友出去旅行探险,之前说好的每天要打个电话回来给我报平安,一开始每天我都还能收到他们的电话可是从前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他们的音讯了,我好担心啊,这两天吃不下睡不好,我怀疑他们是失踪了还是遇上什么困难了。\"说到这里,朱太太的表情显得激动起来,她那一头白发跟着身体一起颤动不止,血管突出的瘦手在那已被皱纹挤压得深陷的眼角边抹起泪花来。她抬起眼来对着陆羽垦求道:\"陆探长,我知道你是个很优秀的侦探,你能帮我把儿子找回来吗?多少钱我都给得起,你想要什么报答竟管开口就行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