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间故事支离破碎 ”的故事

2021-10-14 00:14 阅读 17 views 次 评论 0 条

三姐妹
已经是冬天了。
在这个北方城市,每天早上第一次开门,总会看到一个地方的霜露。
学校外面有一条小河。 周末做完作业,会和陆希去河边逛逛。
有句话说得好,该来的总会来,没有办法掩饰。
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到了路堤的拐角处,天已经黑了,路灯投下微弱的光,我像往常一样拦住了陆希。 转过身来,隔着马路,可以清楚地看到学校外面的墓地。 小琳出事后,我总是莫名的害怕看到那里,因为自始至终,我心里都有一个疑问:雪雪去哪儿了? 推荐微信:aigushi360
在她被挖掘出来的坟墓里,除了写着萧琳的话的手帕什么也没有。
人无生,死无尸。
就在我们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几声清脆的少女笑声传了过来。
我听到声音,四处张望,却找不到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但陆希先是说了一句:他们一点都不冷吗?
我顺着他的目光,在不远处的河堤入口处,发现了三个正在水中嬉戏的女孩。
一个长发女孩冲到另一个短发女孩面前喊道:你听错了,这是我的。
看来两人是在抢一些有声读物的恐怖鬼故事。
短发少女避而远之,喊道:晚上还给你。
不,我不习惯。 长发女孩不宽容。
剩下的女孩静静地坐在她身边,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正在打架的两个人。
三个女孩都沉浸在水中,隔着一段距离,透过过来的昏暗路灯,我看不清她们的脸。 虽未入冬,可我披着外衣站在堤岸上,更别说泡在河水里了。
你好! 你不冷吗? 陆希忽然冲他们吼了一声。
女孩们停了下来,同时看着我们。
长发少女赶紧躲到另外两个少女身后。
她们都穿着衣服,她的出现也不是躲着偷看,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和惊慌。
三个女孩,两个男人,五双眼睛在四合的暮色中碰撞在一起。
几秒钟的尴尬之后,女孩们慢慢地上了岸。
对不起,我们只是路过。
我赶紧把陆希带走,怪他鲁莽。
我不认为看到女孩游泳有什么道德问题,但我心里有一种预感,这三个冬天泡在河里的女孩一定有问题。
但我没想到的是
先生,请留下。 走在前面的女孩拦住了我们。
回头一看,三人已经站在我们身后了。 因为离得很近,所以我能看到他们的样子。 她们都很漂亮,应该是姐妹。
刚刚玩耍的两个人站在身后,看上去不到二十岁,手拉着手,警惕的看着我和陆希。 前面那个叫我拦住我的女孩年纪大了一些,表情自然。
一个可怕的厕所鬼故事。 一个可怕的鬼故事的短篇小说。 三人的衣着,都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自我介绍,我叫梅艳。 女孩见我和陆希紧张的看着她们,笑着转身指了指身后的两个女孩。 这是我的两个妹妹,蓝颜和朱颜。
美兰居竹,好名字。 我也客气的笑了笑,心想,现在是独生子女的年纪,家里怎么还有三姐妹?
你怎么了?
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他们。
三个女孩面面相觑,然后,姐姐美妍试探性的问道:你知道两位先生的名字吗?
这时,吹在河堤上的风吹在他的脸上,给人一种寒冷的冬天的感觉,旁边的陆希下意识的裹上了外套。
这一幕,恐怖结局的过程和搞笑的鬼故事,给了我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叫李路凡,这是我弟弟李路西。 我没有隐瞒。
话音刚落,身后的朱颜和蓝颜惊恐的对视了一眼,紧张的拉住了姐姐美颜的手:她们姓李,鲁字。 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哈哈,李先生,不要惊讶。 美妍顿时回神。 我的两个姐姐喜欢大惊小怪。 刚才我们也在参观堤坝。 没想到妈妈留给我的手镯掉了。 我们不在乎温度,就下水钓鱼。
果然,蓝颜和朱颜都带着银手镯,美颜却没有。
大哥,我们回去吧。 这时,一旁的陆希紧张的看了我一眼。
那么,李先生见。 天气太冷了,我们也先回去了。 梅言接了陆希的话,转身带着两个妹妹走到了另一边。
等他们走远了,才发现三人的身影极不协调。 要么腿太长,要么身体太短; 要么手太细,要么脖子太粗。 他们走路的姿势都是一瘸一拐的,似乎腿长不一样。
三个女孩都残疾了吗?
河上的风从三姐妹的方向吹来,我仿佛从里面闻到了肉体腐烂和淤泥的味道。
只见陆希一副不敢开口的表情:怎么了?
那两个女孩,蓝颜和朱颜的手镯,和小琳的女儿小薇的手链一模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关于“中间故事支离破碎 ”的故事 | 布达拉宫
分类:恐怖故事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