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后妈

神秘后妈王小五的父亲把王小五的后妈娶进家门的时候全村人都在王小五家门口准备看热闹,后妈进门的时候刚刚六岁的王小五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这个爸爸刚娶回家的新媳妇露出愤怒的表情。\"来,小五,这是你的新妈妈,你快来看看。\"王小五跑出房间,头也不回的跑到了爷爷奶奶的屋里。王小五的爸爸尴尬的笑笑,不知所措。反倒是王小五,鬼段子分享:男孩为了情人节给女孩一个惊喜,偷偷溜到女友家里将蕃茄酱涂在脸上并批上白大褂,在厨房的镜子前呲牙咧嘴的做鬼脸,结果把自己吓到了,决定还是换个惊喜,等女友回来后把自己做的傻事情跟女友讲,没娱乐到她反而让她脸色铁青,哆嗦的说道:“我家厨房从来就没有什么镜。镜子!”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王小五的父亲把王小五的后妈娶进家门的时候全村人都在王小五家门口准备看热闹,后妈进门的时候刚刚六岁的王小五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这个爸爸刚娶回家的新媳妇露出愤怒的表情。

\"来,小五,这是你的新妈妈,你快来看看。\"王小五跑出房间,头也不回的跑到了爷爷奶奶的屋里。

王小五的爸爸尴尬的笑笑,不知所措。反倒是王小五的这个新后妈没有往心里去,\"孩子嘛,这么小你怪他干嘛。\"然后穿好一身脏衣服打扫起了屋子:\"小五的母亲走后你就没打扫过吧,还天天喝酒,小五的母亲在天上看着都不会乐意的。\"

看着这么懂事的新媳妇王小五的父亲又是欣慰,又是觉得王小五不懂事。

片刻后,新媳妇放下扫帚准备休息一下,王小五和爷爷奶奶出现在门口。

新媳妇刚要开口叫爸妈就被王小五的爷爷奶奶打断了,\"两年前你来过我们家。\"新媳妇擦擦手小心翼翼的说:\"嗯,我,是王小五母亲的表妹。\"

当王小五的奶奶看到新媳妇的肚子已经大概五个月后忍着愤怒问王小五的父亲:\"孩子他妈刚走了没有两个月,生病也就一年,你就和这个女人搞上了?\"

王小五的奶奶也不管看笑话的人在哄堂大笑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拿起扫帚准备打这个新媳妇。

\"妈,你听我解释,妈,有话好好说。\"王小五的父亲拦在中间也是着了急。

王小五的奶奶一下拦过王小五眯起眼睛,颇有一家之主的架势,王小五的爷爷这下都不敢声张。

\"好,那你解释解释。\"王小五的奶奶抚摸着孙子的头说到。

王小五的父亲叹了口气,把看热闹的村民关到了外边,身体挡在王小五奶奶和新媳妇中间,说到:\"妈,还有八天就是小五娘走后的第二个月,小五娘临咽气的时候我跟她约定好在小五娘投胎之前我们一个月见一次的。\"

小五的奶奶吓的一哆嗦,一巴掌打过去:\"你给你妈娶个狐狸精的儿媳妇还编造个故事唬住你妈,姐姐走了搞妹妹,能耐的你,我就小五他妈一个儿媳。\"

说完小五的奶奶就要带小五走,但是小五的那个后妈拖住小五却死活不让小五走,\"我姐姐临走的时候嘱咐我一定要看好孩子,我能跟我姐沟通,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妈,您走吧,有啥事尽管叫我们过去。\"

新媳妇一到这个家就做起了主,也不管礼节的下起逐客令,小五的奶奶气鼓鼓的看看还在挣扎的小五还是走了出去。打开大门后看热闹的那些大妈更是议论纷纷。

之后的时间日子照过,新媳妇对小五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个样,但是小五总是不领情,小五的父亲对这个新媳妇更是疼爱有加。

有的时候小五的这个后妈自己出门买菜买东西的总是自己一个人有说有笑的,打第一次有人看到小五后妈自言自语以后,小五后妈精神有问题,小五后妈不是人类等诸如此类的风言风语流传开来。

第八天的晚上小五的爸爸真的趁小五睡着后偷偷带着小五的后妈溜出家门,走到了小五娘的坟上。

他们没有注意小五的奶奶正躲在不远处。

小五的父亲到了小五娘坟上后坐到地上抹起了眼泪,小五的后娘艰难的跪到地上安慰了一下小五的父亲后自己轻轻摸着肚子,把手划开一道口子滴在坟上一滴血,又念念有词。

躲在远处的奶奶的惊讶的捂住嘴看着这一切。

过了不久,小五娘的坟渐渐裂开,小五娘从坟里出来先是临终前消瘦的样子慢慢恢复成正常人。

\"妈,我知道您就在这附近,您出来吧。\"小五娘向远处喊道。

小五奶奶无奈走出来,小五娘叫着小五后妈的乳名说着:\"云子,辛苦你了,照顾好丈夫,照顾好爸妈和小五还有你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妈,对不起,我临走前也没跟你说就私自给他们定下了,我也对不起云子和丈夫,但是能让我信得过的只有我妹妹云子了,云子怀了丈夫的孩子也是我撮合的,虽然你们没跟我说,但是我知道这个不太平。\"小五娘静静的说着。

是的,这个家真的像小五娘说的一样,这个家中的人在小五娘嫁进来之前家中所有人都不能出村,出村必死,但是小五娘嫁进来后没有了什么问题,只是小五娘不能再出村。虽然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小五娘却因为小五奶奶病重出村找医生而得病。包括小五娘也是本村人从外边带进来的。因为这个原因小五奶奶对自己的这个儿媳妇疼爱有加。

\"妈,我知道您舍不得我,但是云子她一样会和我一样帮助你们的,是不是啊云子。\"\"嗯嗯,姐姐说的是。\"云子连连点头,云儿的奶奶这下平静了许多。

\"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们一次,那说说云子这么年轻却宁愿嫁一个鳏夫。并且在孩子娘走之前就怀上我儿子的孩子。\"小五奶奶看着所有人,似乎接受了云儿在好奇的问着这个问题。

\"妈,我是自愿的,姐姐救过我的命,为了姐姐我愿意照顾你们一家人。\"云儿坚定的说到。

\"孩子,委屈你了。\"听到这里小五奶奶没有继续问下去,泪水忽然喷涌而出,抱住云儿不肯撒手,断断续续的说到\"孩子,以后谁敢欺负你,娘和他没完。\"

不知不觉小五奶奶哭晕在坟前,第二天。

云子跟在小五奶奶后边散步,村里有人指指点点小五奶奶就大声说:\"她跟小五妈都是我儿媳,欺负她就是欺负我老婆子。\"

小五奶奶本来就是泼辣出名,这下大声一吼眼睛一瞪便没有人敢再大声说,都知趣的回家了。

\"我说云子,下个月去看小五娘的时候叫上娘啊。\"小五奶奶轻轻拉着云子的手说到。

\"妈,姐姐她已经去阎王那里报道了,孩子爸还不知道。因为她私自安排我们在一起所以不能投胎,那天晚上见过我们第二天就去了,妈,我不该瞒着你们的。\"云子已经哭的梨花带雨,小五奶奶没说什么丢下了云子一个人回了家。

后来小五家的日子过的很平凡只是一家人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里边过完了一辈子,至于他们怎么生活的无人知晓,有人曾经偷偷看过里边,不像有人住过的,就好像这是一个已经荒废了上百年的屋子。.

K大的校园在这个深秋的薄暮显得有些凄落。略带寒意的秋风中,隐隐夹杂着落叶枯草衰败的气味,落日的余晖勉强从西边洒下一片黯淡的橘红,给这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高校,蒙上了一层令人感怀的忧郁。

对于刚进大学不久的冯薇来说,校园里的一切都令她感到新鲜。虽然已经入学两三个月了,但今天才是她第一次真正面对这所高等学府。

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呼吸着令人舒怡的新鲜空气,感受着梦想多年的大学校园的气息,这个18岁的女孩蓦地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冯薇顺着小路向南,径直来到了坐落在校园西南边的礼堂。这座礼堂的历史,同学校一样悠久。当年它是那么的风光,如今却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妪,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冯薇是慕名来到这座礼堂的。听高年级的同学说,这座礼堂在二十多年前曾发生过一次大火,将K大著名的校花沈默念烧死在了里面。据说沈默念当年是K大\"舞蹈联盟\"社团的当家花旦,在每次演出芭蕾舞剧\"天鹅湖\"时,都毫无争议的饰演公主奥杰塔。

冯薇虽然对芭蕾舞不是很懂,但她有一次在帮着学校整理旧档案时,无意中看到过沈默念当年演出的照片。那是一个漂亮的令人有些窒息的女孩。舞姿优美,充满活力,照片上沈默念的那个\"哥朗得让得项日代\"(大的撩腿动作)令人惊艳,始终在冯薇的脑海中浮现着。她把那张照片偷偷的藏了起来,夹在了自己的小相册里。

当她距礼堂的大门还有十几米时,看到路边竖着一个白色的牌子,上面用醒目的红色颜料写着四个大字:学生止步。

冯薇愣了一下,不明白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看着近在咫尺的礼堂,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她继续向前走去。

礼堂破败的大门上挂着一把生了锈的大锁,四周的窗玻璃像是被人用油漆刷过一样,每一扇都是漆黑如墨。冯薇绕着礼堂转了一圈儿,想看看里面的情况,但令她感到失望的是,窗户上没有一丝能够让她向里面窥视的空隙。

\"你在这儿干什么,没看到那个牌子吗?\"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突然从冯薇的背后传了过来。冯薇吓了一跳,浑身激灵一下转过身,看到在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身形佝偻,满脸络腮胡子的老人。

\"我、我只是随便看看。\"望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有些诡异的老头,冯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对方那令人有些心悸的目光中,似乎隐藏着一种她这个年龄读不懂的沧桑。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在看到冯薇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诧异,深邃的目光在冯薇的脸上停留了十几秒钟。

\"冯、冯薇。\"

\"这个地方你以后最好不要来了。\"

\"您、您是......\"望着老头那张苍老且略显僵硬的脸,冯薇嗫嚅的问道。

\"园丁。\"老头的目光终于从冯薇的脸上移开了,用手往西南角指了指说,\"我在这里摆弄那些花花草草,顺便照看这座礼堂。\"

\"您在这里干了好多年了吧。\"虽然老头的样子似乎并不很友好,但冯薇还是忍不住问道,\"您知道沈默念吗?就是当年被烧死在这个礼堂里的那个跳舞的女孩。\"

\"不知道。\"老头的身子晃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天快黑了,你最好赶快回宿舍。\"老头说完,一瘸一拐的向西南角那间砖房走去。

\"冯薇,你去哪了?\"室友何娟冲走进寝室的冯薇说,\"刚才\'斗地主\'三缺一,找了你半天。\"

\"是啊,这天都黑了,不会是跟某个帅哥约会了吧。\"一旁的毛倩和张颖也起哄道。

\"我去了那个礼堂。\"冯薇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同窗说,\"就是当年烧死沈默念的那个礼堂。\"

\"你胆子可够大的。\"何娟吃了一惊,而后一脸神秘的说,\"你们还不知道吧,据说那个礼堂闹鬼。\"

\"不会吧。\"毛倩用手捂了一下嘴。

\"消息绝对可靠。\"何娟一脸的神秘,咽了口唾沫说,\"据一位资深学长说,自从沈默念当年被烧死后,每隔三年就会有一名女生死在那个礼堂里。而且,每个死的女生,脚上都会穿着一双白色的芭蕾舞鞋。\"

\"真的假的,你可别在这儿妖言惑众,我幼小的心灵可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听了何娟的话,毛倩的小脸都吓白了。

\"你们爱信不信。\"何娟看了一眼毛倩说,\"据说每到午夜,礼堂里就会传出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有人还曾看到在礼堂的舞台上,有一个女孩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三年前,一名叫吴芳的女生就死在了那个礼堂里,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脚上就穿着一双白色的芭蕾舞鞋,而今年正好是第三年。\"何娟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你的意思是,今年又该有人死在那个礼堂里了?\"毛倩猛的打了个哆嗦。

\"张宝啊,你快给我老娘开门,在里面睡得跟死猪一样!快开门,快开门!\"包租婆模样的肥婆在门外扯着嗓子喊道。。

已经躲着门外的那个肥婆一个星期了,张宝觉得也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逼急了那个肥婆,说不定会找人把门给砸了,于是故作模样的打开了门,一边还打着哈欠问道,\"房东阿姨,有什么事情啊?\"

\"什么事情?你看看今天都几号了,还不交房租啊?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啊?想赖在老娘这里啊!\"门一开,肥婆房东便破口大骂。

\"阿姨,你也知道我们这些来城市打拼的人,日子过得的确是很着急啊,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啊!我马上就交房租了,求求您了,阿姨,您就行行好吧!\"张宝低声下气的哀求道。

\"宽限?我都宽限你一个星期了,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要是再不交房租的话,我可找人把你的东西全都扔出去!哼!\"说完话,肥婆房东便横着脸走了。

\"去你的!死肥婆!\"张宝气愤的骂了一句。

一台电脑,一个行李箱,这就是张宝在这个城市里所有的家当了,\"哎!\"他无奈的感慨了一句,来到了这个城市打拼了这些年,什么都没混上,一个星期前,公司大裁员,他不幸的上榜了,就在这一个星期里,他跑了无数的公司去求职,可惜都没有得到录用,看来他是真的待不下去了,便收拾好东西准备另谋他生了。

\"砰!\"的一声,张宝狠狠的关上了房门,去你的肥婆吧!以后再也不用听你的杀猪声了。

\"咕咕!\"走在大街上,张宝的肚子不自觉的叫了起来,忽然想到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饭呢,于是便随意找了家快餐店坐下来吃饭。

\"先生,请问你吃点什么?\"服务员走过来问道。

\"炒一碟土豆烧牛肉吧!\"张宝准备离开这个失望的城市了,既然是临走前,怎么也得吃好点啊,于是便大气的点了一盘他爱吃的菜。

\"先生,还需要点其他什么的吗?\"服务员似乎是在有意提醒客人多点一点菜。

这大夏天的,天气炎热的厉害,望见隔壁桌的客人在推杯换盏,\"再来一瓶啤酒!\"张宝口渴的厉害。

\"好的,先生,请您等会!\"服务员似乎得到饿了满意的答复。

一顿饱餐之后,张宝觉得无比的惬意,俗话说,吃饱好上路,张宝今日儿就搭火车回老家了。

摸了摸兜里,顿觉一阵汗颜,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了,张宝感觉自己这是准备逃难回老家啊!

\"先生你好,请问您吃好了吗?\"服务员似乎看到张宝吃完饭,便走了过来问道。

\"咳咳!\"张宝装腔作势着,\"吃好了,多少钱?\"

\"先生,一共是五十五块钱!\"

五十五!大城市的水平就是高啊!高的让人顶礼膜拜啊!\"好,给你六十!\"张宝无奈的掏出了钱。

服务员似乎是想要小费,还在望着张宝,有些尴尬的张宝无奈的笑了笑,\"给欠了,麻烦找钱吧!\"

\"哎呦!\"服务员一脸嫌弃的样子跑去找钱了。

\"什么东西!嫌大爷我没钱啊!就算有钱也不给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哼!\"张宝低声的埋怨着。

\"小姐!去清水县的火车票!\"转眼间,张宝便来到了火车站买票。

\"清水县的,三十块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