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叫岗

2020-12-16 21:27 阅读 126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我当兵的时候,部队流行这样一句俗语:“当兵不当副班长,夜岗不站二班岗”。

为什么说当兵不当副班长呢?意思是说当副班长一是没啥权利、二是杂事太多,就是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

而夜岗不站二班岗呢?这也不难理解,部队的夜岗一般是从晚上九点钟开始,每一班岗是一个半小时,也就说站二班岗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从晚上九点钟部队熄灯开始,也许你刚要迷迷糊糊睡着,就要叫你起来站岗,尤其再赶上个寒冷的冬夜,从十点半站到十二点,那种煎熬的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故事发生在我第一年当新兵的冬天,那天夜里我站的就是二班岗,那是一个罕见的冷天,即使穿着厚厚的军大衣都能冻的让人直打哆嗦。

当时站夜班岗都是两个人一起站,我和一起站岗的是一个老兵,从十点半开始度分如年的我俩终于熬到了十一点半。

按照部队规矩应该是提前十五分钟叫岗,也许是那天的老兵看我实在是冷的厉害,他就让我提前回连队暖和暖和,并嘱咐我等到十一点四十五再叫下一班岗。

千恩万谢之后,我近乎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进连队,班级里实在是太温暖了,战友们熟睡的鼾声还有空气中弥漫的脚臭气味,都让我觉得是那么的享受。

我看了一下表,距离叫岗还有十二分钟,于是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心里提醒自己,千万别让自己打盹,以免误了叫岗的时间。

可是怪事发生了,我现在都无法解释当时我怎么就那么困,刚坐下身体就不听使唤的趟在床上,而且瞬间就进入了梦乡。

我梦见我回到了家,奶奶就站在院子里微笑的等着我,我很惊讶,因为我心里清楚奶奶在我当兵不久就已经去世了。

奶奶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扎着一条蓝色的老式围巾,他的目光显得特别的有神。我心里很纳闷,奶奶活着的时候眼睛一直不好,到了晚年几乎是看不见东西的。

此刻的奶奶显得格外的精神,她站在院子里喊我:“快点进屋,暖和暖和。”

当时我心里一直在嘀咕,奶奶已经去世了,她让我进屋那肯定不是阳间的屋子,我进去是不是就回不来了。

奶奶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没事,奶奶就是想你了。”

奶奶这样说我心里就更加害怕了,我支支吾吾的说:“奶奶我得回部队了,我一会还得叫岗呢,误了岗我就得挨批评了。”说完我转身就跑。

奶奶在身后对我喊:“你慢点跑,没事耽搁不了、耽搁不了。”

听完奶奶这句话,我突然就觉得自己一下掉进万丈深渊,再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部队的起床号声把我叫醒,睁开眼睛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心想坏了,昨天晚上肯定是误了岗了,我赶紧起身,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自己就是这样衣服没脱的睡了一夜,我急忙找到昨天和我一起站岗的老兵,他惊讶的看着我问我干嘛,从他表情我能看出仿佛一点事情没有发生一样,我试探的问他昨天晚上叫岗是不是出事了,他说:“没出事啊,下一班都是正常去接的岗。”

我赶紧找到昨天应该接我们岗的战友问他们昨天夜里谁叫的岗,他们的回答让我毛骨悚然,他们竟然说昨天晚上分明就是我去叫的岗。

这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但我始终没有和别人说,我知道即使我说了别人也会觉得我在胡说八道,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梦到过我的奶奶。

No tags for this post.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鬼叫岗 | 布达拉宫
分类:灵异事件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